我行我素

尘土的高贵——试论高梁诗歌的精神内核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383 浏览
字体 -

尘土的高贵 ——试论高梁诗歌的精神内核

高梁在《太阳》一诗中写到:”我知道尘土的含义,我只要内在的洁白”。一年多前我从读到这句诗后开始留心高梁的诗。近日读完我能在网上找到的高梁所有作品,整体印象竟然又回到这句诗。

高梁当过石匠,放过羊,种过地,开过书店, 做过报刊发行。红尘滚滚,他从尘土中走过来,还在走下去。他最知道尘土的含义:忙碌奔波,善良懦弱,委曲求全。按照高梁的说法,我们生活得“比青草还要弱些”, “比尘土还要低些”。

平庸的生活,平庸的我们。在生计的奔波中,高梁却“以诗歌为伍”,“只要内在的洁白”。在通读高梁近年的诗的时候,让我惊异的是这个语言平实多样的诗人,却让“高贵”这个词高频率地出现, 如:

“天空把它的精神传达给我 /它的高贵、旷远和洒脱”(《蓝天 》); “什么样的诗歌如此高贵/让人类仰望”(《一张白纸 》) “它使人这高贵的东西,忍辱负重 /抛弃思想 风调雨顺就感谢上苍 “(《庄稼》) “诗歌变得琐碎/因为诗人不把自己看得高贵 ”(《诗人的聚会》) ”一滴滴的露水 /圆润得就像耳垂/它使我出身卑微/却喜欢高贵“(《露水之忆》)

这正透露了诗人的一种情结。高梁诗歌的题材从不超过自己的人生体验。他只写自己,写目力所及的周围。他所谓的“高贵”丝毫不带贵族色彩,它来自卑微,来自尘土的内核。这种高贵不是一种生活方式,而是一种精神境界。不是外向的炫耀,而是内省的光芒。持有这种高贵的诗人,其形不怨不艾地混迹与芸芸众生中,其心“有千尺高的寂寞”。以其心境划分,或者“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或者“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它让我们理解到人可以有这样一种活法,即我们与世俗可以同流而不合污,追求生计和追求精神可以互不矛盾。

正是这种平民化的高贵,使高梁的诗有一种特殊的感染力。它们不矫情不煽情,却往往让读者心驰神往。从尘土的低调出发,它们体现的境界让你遥望但不觉其远,仰望却不觉其高。它们让你明白无论三教九流,只要心存此念,人皆可以为尧舜。他们让你觉得,无论我们在滚滚红尘中活得如何灰头土脸,我们仍然可以坚守自己的精神家园,保持内心的洁白。

2007年12月14日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