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素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2010年6月25日 | 作者: 许晓鸣 | 1,066 浏览
字体 -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一 四川冬天暖和,很少下雪。我祖母说一生就见过两次下雪。75年冬赶上一次。城里的雪到地就化了。我和一位朋友很兴奋,走很远到山上去看雪。高山顶上有块平地,周围的雪被风刮过来都积在这里,又厚又软。我们那里见过这般美景,三下五去二脱得一丝不挂,在雪地上又滚又唱,闹了半天。原想荒山没人烟,没想到被谁看见了,第二天全镇都在笑两个傻小子。我脸厚没事,觉得很痛快。我那位朋友是斯文人。这一下斯文扫地,让他很久都觉得没面子。

                                           二 89年之后,心情沉闷得像在高压锅中,工作再也打不起精神。闲着也是闲着,一心学英语考出国。常去的王府井的外文书店,二楼皆营录音录像带,平时总弥漫着邓丽君的靡靡之音。1991年初的一天,我走进书店,觉得气氛不对。二楼交款处,一群人在抢着付钱,原来正在发售崔健的新磁带《解决》。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老崔的《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那个震撼,我当时就蒙在那里了。心一阵阵发紧,眼泪在眶里转。窗外是1991年的北京,大雪覆盖了一切生机。我在戒严的北京做过良民,在工作单位上做顺民,只有在父母面前才敢偶尔做做刁民。循规蹈矩,已经闷得太久了。在古筝吉它贝司大鼓的扭曲与纠葛中,心里一遍遍地应和着老崔的煽动: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

从此我住的小屋成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和《解决》的文化殖民地。虽然摇滚乐本质是反权威。

                                           三 能买到的崔健所有磁带都买了,能收集到资料都收集了。当听说台湾大学学生有个“崔健后援队”之后,甚至去北京图书馆把有关台湾大学的介绍也仔细读了。听了几百遍磁带之后,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在现场听老崔亲自唱。为了买《从头再来》崔健北京演唱会的票,我曾冒着大雪骑车到北京工人体育馆,除了路上摔了一跤,一无所获。

这愿望后来在纽约竟意外实现。1995年崔健带着他的专辑《红旗下的蛋》到美国巡回演出。在纽约的The Palladium剧院,我和成百上千的人同崔健一起嘶喊”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嗓子喊哑了,头喊晕了。当崔健在台上狂呼“摇滚乐就是我们的无穷欢乐”时,我心里冒出的竟然是一个病句:“摇滚乐就是我们的无穷委屈”。

                                         四  是的,摇滚乐就是我们的无穷委屈。谁的内心没有过放肆的渴望。再温和顺从的人,都有某方面与大众格格不入。但我们生下来就被要求守规矩。不管活得多么灰头土脸,都要尊师爱长,饭前洗手,进屋脱鞋,照像居后,入场噤声。我们被要求开会不打磕睡,上班不迟到早退,进公园不踩蚂蚁,在外不沾花惹草。受了这么多约束后,我们还得感恩那些制定约束的人们。摇滚乐是崔健的无穷欢乐,因为他为此出了名。而对于我们,摇滚乐只是我们的无穷委屈,临时被唱出来,扔在地下,狠狠踩上一脚。等待散场之后,一切依然照旧。

于是”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成了我们少年时真诚的愿望,青年时带来不幸的尝试,中年之后的梦呓,和老年后的笑谈。

2010年6月25日,  Toronto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1. 1.许晓鸣 says:

    附:《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 专辑:《解决》

    词:崔健 曲:崔健 演唱: 崔健

    我光着膀子,我迎着风雪 跑在那逃出医院的道路上 别拦着我,我也不要衣裳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肉,给我点儿血 换掉我的志如钢和毅如铁 快让我哭,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yiye–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yiye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yiye–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yiye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我没穿着衣裳也没穿着鞋 却感觉不到西北风的强和烈 我不知道我是走着还是跑着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刺激,大夫老爷 给我点儿爱情,我的护士小姐 快让我哭要么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yiye–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yiye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yiye–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yiye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

  2. 2.刘文武 says:

    即使现在来听,崔健的歌依旧带来震撼。 就中国摇滚而言,崔健可以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3. 3.舞在枫林 says:

    后来的摇滚歌手,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崔健的影响力。

  4. 4.许晓鸣 says:

    刘文武,同意你的结论:崔健可以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5. 5.许晓鸣 says:

    舞在枫林,

    摇滚的精神是特立独行。后来的那些摇滚歌手都只是在媚俗。从思想境界上没发和崔健比。

  6. 6.磨磨蹭蹭 says:

    我早知道你长了一脑门子的反骨,皮不过是顺民的软壳而已。

  7. 7.紫雨风弦 says:

    艺术要有个性才有生命力,个性无法逾越。。。

  8. 8.许晓鸣 says:

    磨磨蹭蹭,

    反骨是天生的,就像软骨是天生的一样。

  9. 9.许晓鸣 says:

    紫雨风弦,

    同意你的话。艺术灵性是个性的一部分。大多数的人靠后天的勤奋有所成就,但只能达到“匠人”的高度。真正的天才是可学不可及的。

  10. 10.ping day says:

    A gifted writer. It is so genuine and original. I like your writing very muc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