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素

那些花花那些草 —— 老宅记事

2015年6月5日 | 作者: 许晓鸣 | 1,587 浏览
字体 -

那些花花那些草 —— 老宅记事 

老家四川古宋的宅院近二十年前被地产商拆了。我于是只有故乡,没有故园。每次回乡都会在原址徘徊很久。我知道眼前这些混凝土的高墙,已经堵住了 一片树叶归根的退路。 

除了记忆深处,那里去寻这样一个宅院?在生活百般艰难里,父亲费尽毕生心力打造了这个园子,四处引进异乡的花草,除了体现他的情趣之外,一定还承载了他的某种梦。早年家境的贫困,他曾经放弃了已经展露出来的音乐天赋,放弃了一个少年对远方的梦想。不这样解释,我实在不能把那些四季繁复却百无一用的花花草草,与他几十年的艰辛生活协调起来。 

我时常在冥思重建一个这样的园子。前院是花草,后院种菜。进门左手边是一个集水灌溉用的井,井旁是一棵嫁接的沙田柚。进门右手,一定得有一株白兰,高二丈余,日日遗香幽远。顺墙往深处走,是几株紫薇,色彩各异,但编织为一体。花开百日,成祥云瑞气之状。侧边是几株山茶,不求花常开,但求叶常绿。一株珠兰,密细的花香充溢晨昏。余下的园子,各种闲花随意间杂,无需名贵,但必然荟萃南北。偶尔也有些花从外地移来,不合时宜地气 ,萎靡不发、也任它长着。在记忆深处仍然鲜活的,总该有指甲花(凤仙花)、扶桑、茉莉,杜鹃花、夜来香,春兰、夏蕙、含羞草、大丽菊、栀子花、芍药等等吧。菊花专辟一隅,有十几种不同的花色形状。 

前园与前院之间,该有一矮墙相隔。矮墙一身都是青苔,中空填土,顺序种有昙花、金鞭兰、仙人掌、铁树等等富有异乡情调的花草。其间的兰草蕙草,是几里外的温水溪林中寻来的。昙花第一次开放时,倾了半个小镇好奇来赏花的人。 

前园之中,在白兰和紫薇之间,还得建一个鸟屋,长方形,宽丈余,高出一人。里面间养八哥,画眉,鹦鹉、黄鹂。不需调教,任其鸣叫。还得有一个水泥做的鱼缸。里外都是青苔。中间的假山,是从附近山洞覓来的钟乳石。石山上有黄角树,其根如盘龙。 

小镇多故交,四邻来往无碍。盛夏日落后乘凉,前院人进人出就像公园。夜来香向晚而开,和着蚊香味,香烟味。小镇日子过得平缓, 话题不多,乘凉很多数时候只是相对静坐。蚊香燃尽,人也就散了。 

该讲讲后院了。近屋是乘凉的坝子,顶上有葡萄棚。除石桌凳之外,边上还有秋千,以及健身用的单杠和爬杆。葡萄成熟的季节,白天挥之不去的是那些小鸟,晚上频繁来访的是几个亲属小辈 ——他们的动机都一样。熟透的葡萄首先要分送小镇上几位长辈故交。 

往外是菜园,稀稀有几棵广柑树。靠角落有一棵本地柚子。围墙一人多高,是碎石加石灰泥垒成。墙上长满爬山虎藤。我曾试图考证爬山虎即为薜荔,很失败。为防顽童翻越,墙顶种有金鞭兰和其它带刺的植物。顺墙是竹杆做的疏篱,爬满丝瓜藤、苦瓜藤、豌豆花等等。种菜如果合乎时令,见风见雨会疯一样长。吃不完,自然会与四邻分享。如是者日日月月。 

不能不提后院墙根处的几箱蜜蜂了。有他们忙碌,园子就不显得倦慵,尤其在夏天午后。蜂箱旁边是几棵佛手柑。据说花开之后,如有人在其面前做握拳状,结果会随人形。 

居前院和后院之间,高人一等的,就是那些鸽笼了。一行排开,怕是有十几个单间。用竹片和竹签分隔开,分门进入。鸽子的等级是能放飞的距离。记得一只叫“灰麻”的信鸽,放飞过郑州。信鸽的好歹,要从眼睛里看。父亲有几个由学生到好友的信鸽爱好者,时常在一起用放大镜研究鸽子眼睛。我凑上去看过一次,像星空一样让人炫目迷乱。还听说鸽子身上绑一个风哨,飞翔时会发出幽长的声音。父亲不准,说鸽哨会引来鹞子或鹰的攻击。 

老宅本无名。后来红卫兵抄家,被冠名“许氏公馆”。那时候社会乱,学校都关了。无处可去,庭院深深,深了几许?很多年我们许家兄妹几个都在园子里打发时间。家里有一些讲园艺的书,养蜂的书。本来很乏味的书, 在园子里对照着读,书就成了活字,和周围的事物一起生动起来。 

2015年5月28日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清明适度 says:

    我猜想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园子 ,那是心灵可以得到释放的地方。

  2. 2.许晓鸣 says:

    清明适度朋友,你讲得很好。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精神家园。

  3. 3.loneshepherd says:

    很美的散文、很好的梦想。 也许可以考虑把梦想变为现实。

  4. 4.许晓鸣 says:

    回复loneshepherd

    我计划退休后主要时间种菜种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