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素

拿约翰丹佛说事 —— 高高的落基山

2015年8月12日 | 作者: 许晓鸣 | 906 浏览
字体 -

image (4).jpg

拿约翰丹佛说事—— 高高的落基山

朋友一家渡假要飞丹佛,然后去落基山国家公园(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朋友多年是乡村歌手约翰 丹佛(John Dever)的歌迷。这次去落基山国家公园,自然有些朝圣的情结。

约翰丹佛出生在新墨西哥州,读大学在德州,演唱事业开始于加州,但他自己最喜欢的城市是科罗拉多的丹佛。甚至自己改姓为丹佛。他许多著名的歌都以落基山脉为背景。他毕生热心自然保护活动,多数以落基山脉为基地。 提到歌手丹佛,人们自然会联想到落基山脉,反之亦然。

朋友一家这几天在落基山国家公园远足,发回的信息是不够嗨,不够高,至少不如丹佛的歌《高高的落基山》(Rocky Mountain High) 里唱的那么嗨那么高。

当然如此。 这首歌七十年代初刚出来时不但让听众嗨,还让政客们嗨。原因是歌词最后两句 “Friends around the campfire and everybody’s high” (朋友们围着野营篝火,人人都嗨)让很多人不舒服。荒山野岭,有什么可以嗨的,是不是在聚众吸大麻?本来丹佛过去就有吸大麻的“污点”,又正赶上当时联邦传媒委员会禁止在文艺作品中宣传吸毒,他这首歌被电台禁放了很多年。这个争议后来甚至闹到国会。丹佛1985年在国会听证会重申,这里的嗨是朋友们被星光成影,流星如雨的夜景所激励中的欢歌笑语。落基山上夜色太美了,你们城里人居庙堂之高,那里能领会!

人们宁愿相信他,但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即使这首歌2007年成了科罗拉多州的州歌之后,在他故居附近为他建的纪念诗碑上,这两句歌词仍然失踪。有点滑稽的是,2012年科罗拉多州通过公民投票,成为全美首个大麻交易合法化的州。保守人士重新开始埋怨丹佛,这个逝去多年,曾让科罗拉多州视为骄傲的歌手灵魂不灭,影响了关于大麻合法化的公民投票结果。

看来国歌必须高大上,而州歌无需高大上就能让人嗨。每次重听《高高的落基山》,我总想到一个词“载欣载奔”。只要你曾经在落基山的荒野中过夜,你不得不承认,没有大麻也能让人嗨。

大概是1992年夏天吧。报纸预告了当晚流星雨的时间。几位朋友开车到郊野一个高处。没有月亮,星空明亮得能在地上投下人影。四周静极了,依稀有一些细微的爆裂,好像是周围地里玉米拔节的声音。流星划过天际,时而零星,时而成群,好像都从天空某个区域迸发出来。这样的星空其实世世代代就笼罩着我们,但我们中间很多人从来没有见过。文明太强大了,一个屋顶,几盏街灯,就能终生让我们眼盲,与星空隔绝。

当然更嗨的是野营。除了管理完善的国家公园,很多国家森林无人管理,允许自己择地安营扎寨。在森林中找一块开阔平坦的地方扎下帐篷。所有食品必须锁进车里,以防动物来袭。天若有晴,升起篝火,任随你大声喧哗笑闹,反正方圆很多里不会有其他人。有时骤雨来袭,风雨飘摇中的帐篷让人想起辛弃疾的词”吾庐小,在龙蛇影外,风雨声中“。在帐篷中想象其它动物在风雨中的困窘,又觉得文明很温暖。

高高低低的落基山脉,从加拿大西部到美国新墨西哥州,綿延数千公里。山脉穿串了十几个美国加拿大的国家公园,像大大小小珍珠。约翰丹佛音乐生涯中最辉煌的时期在此,他的歌有近二十余首以此为背景,他从事的自然保护基地在此。虽然他生不在此死不在此,但他的骨灰被散布在此。他的梦魂所系之地,也是人们怀念他,长久传唱他的歌曲之地。

2015年8月10日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许晓鸣 says:
  2. 2.终身难忘 says:

    多谢分享。非常喜欢约翰丹佛。

  3. 3.许晓鸣 says:

    谢谢网友终身难忘的赞同。他的歌热情明朗,让人觉得阳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