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素

分类:别人看我 的存档信息

《明报》专题报道:晓鸣网上赋诗激励新移民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576 浏览

《明报》专题报道:晓鸣网上赋诗激励新移民 ————————————– (记者曾茜.原载北美版2004年8月16日)  「鄉愁是一種美麗的感冒,只屬於蒼白的貴族/我的耕植者的血統,不允許我錯過季節/我由衷心贊歎那些與我一樣勤奮的人們/按照本能生長,孤獨地創造快樂……」  最近有一首詩歌,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許多原本對詩歌並不感興趣的中國新移民,亦紛紛傳抄、跟貼發表感想,皆因這首詩… (阅读全文)

高梁: 晓鸣《来临》一诗读后感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369 浏览

晓鸣《来临》一诗读后感 作者: 高梁 自朦胧诗后,诗歌开始走了弯路。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虽然都有好的作品。但是民间写作降低了写作的门槛,使诗歌在口语化的大旗下,充斥着大量非诗作品;知识分子写作又进入了技术性的死胡同。在技巧掩盖下,诗歌空洞化,感情边缘化。 诗歌天然地是个性化写作,纯粹是个人行为。但是号称个性化写作的诗人,却视传统诗歌如敝履。正是在… (阅读全文)

山城子: 读晓鸣的诗,说怀念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365 浏览

读晓鸣的诗,说怀念 文/ 山城子 晓鸣先生早年曾插队四川省兴文县,知青吴家祠。知青不是职业,仅是一段短暂的内陆河。它喧嚣一时的流淌,给邂逅于斯的瘦弱青春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和影像。个中人的怀念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了,而且又不可能不深切。晓鸣先生的《怀念吴家祠》就是深切得让人鼻酸眼烫的怀念,欲罢不能的怀念,萦徊一生的怀念。 怀念,怀念,怀而念之。它本是… (阅读全文)

何均: 读晓鸣《北美枫》第2期两首诗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396 浏览

晓鸣,我于酷我—北美枫网结识的第一位朋友,且四川老乡,交流平易,倍感亲切,窃以为有长兄风范。因此,我较为关注其作品,从中获益匪浅。近读《北美枫》第2期刊发其《给父亲送行》《父亲、我和儿子》,均与父亲有关,我从标题窥见中国人生命链条的衔接与传承,读之颇有感触,便信笔涂鸦,望能抛砖引玉。 一、父亲形象“低到与本质一样高”。 父亲,沉甸甸于每人心中。他是力量… (阅读全文)

杯中冲浪: 《晓鸣》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372 浏览

《晓鸣》 那鸡一叫,母亲就用簸箕盛粮食 先给你一根,再给我一根 碾棍 哥啊,我困,我说 我一说困,你就撅屁股,像匹小毛驴 那地球做的碾砣 不推自行,旋出呼呼的风声 谁知这一使劲,你就把自己推到了海外 这碾砣做的地球呵 哥在北美,弟在国内 一根碾棍走在黎明 一根碾棍走在黄昏 2006-1-22 (阅读全文)

新移民的强音————《移居》读后感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481 浏览

作者: 采菊东篱 知道晓鸣,是从一段对话开始。那一次,我和女友去超市购物,随手拿起一份地方报翻看,读完后,我和朋友说:“很久没有见‘男子汉’了,今天倒看见一个。” 女人么,对男子汉特别有好感,女友抢过去一看,好失望!嘟着嘴道:“看上去并不Handsome 么!” 我说:“男子汉不是指英俊,是表现一种气质、一种精神力量。” 那首诗,配有晓鸣一张很模糊的小照。 几年来,我一… (阅读全文)

【明報專訊】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437 浏览

【明報專訊】明報記者 曾茜 (原载《明報》2006年4月10日) 「我的孩子要上7年級了,自律、自覺性較差,希望能找一個學習風氣和文化氛圍比較好的公立學校,你能給我建議嗎?」  「一直關注您寫的多篇孩子教育的文章,很有啟發,我想送孩子進私校,希望學校能管得嚴一些,不知您能否推薦這樣的學校?」  每天晚上,許曉鳴平均都要花上一個小時,解答上述網友提出的種種教育問題… (阅读全文)

何兆龙: 是真名士自风流 — 我所认识的晓鸣

2008年5月6日 | 作者: 许晓鸣 | 789 浏览

是真名士自风流 — 我所认识的晓鸣 文/何兆龙 (南音) 初识晓鸣,是因为在网上读到一份有趣的简历: 晓鸣的简历 总结:一个人的丈夫,两个人的父亲,三个人的弟兄,许多人的朋友,自己的敌人。 经历:泥瓦工、农民、微生物学家、环境生态学家、土木工程师、化工工程师,最终最不幸成了电脑软件工程师;另外,毕生是一位诗人和民主进步事业的支持者。 不常旅行但经常搬家,祖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