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法门1

2009年2月22日 | 作者: 刘镇源 | 169 浏览
字体 -

心地法门1–犟牛老居士

诸位师父、诸位同修、诸位善信:

今天来到老爷庙和诸位结法缘,这是老爷庙四位师父有修有证的感召,可以说福德、因缘具足。说句老实话,我确确实实安排不下时间到这里来。在吉林市,我们做了一个大型的放生法会,原先预计来三百人,以后增加到七百人。我说千万千万不要再透露了,因为现在大型集会的确不很方便。结果去了多少人呢?一千七百多人,可谓是一次大型的放生法会。我们放生了四万多块钱,有乌龟、水蛇、各种鱼类……在法会当中也出现了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吉林居士为我安排了三天的道场,可这三天我一天也没有讲。以前在吉林已经讲过二十七场了。今天我们能来到老爷庙,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果严师和果谛师在一起共修六十年,这里实实在在是一个和合的僧团。我去过很多寺院,像果严、果谛两位师父这样六十年相依为命、共修共证,我还没有遇见过。第二个原因,是他们的心量非常大。本来这座寺院不是很大,供养也不丰厚,但当他们知道香海寺比这里更艰苦,而且是座古寺院,几位师父就把香海寺的功德单贴到自己的寮房,让大家发心往香海寺邮寄供养。这样的大心、这样的六和感召我必来不可。

说到六和,我们今天就先讲一讲六和敬。首先跟各位讲清楚,除了念佛号以外,我是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但是理解一点我就讲一点。在当今僧团之中能够做到六和的极少极少,真可谓是凤毛麟角。做到六和非常不容易。

第一个是“见和同解”。这是六和的基础,道场能不能和合,主要在见和同解。这一点确确实实很难做到。现在有的道场两位同修在一起还打架,都是各抒已见、互不相让,到最后没办法,只好各修各的,分道扬镳。没有道场怎么办?再建一个。所以我们对老寺院一定要尽心护持、尽力扶建,对新建的呢?要慎重,因为弄不好就可能是破和合僧。你给他创造条件,让他另立山头,这不叫破和合僧吗?

如何能做到见和同解?不同的见解怎么才能相同呢?放下,放下,再放下,把放下的念头也放下就相同了。放下什么念头?见解。你的见解放下,我的见解也放下,这不就相同了吗?见和同解只有用这个方法才能真正做到。果严、果谛两位师父在一起共修六十年,意见怎能没有过分歧,见解又怎能始终是一致的呢?就连我们自己的思想见解有时还相互打架,两个人的见解又怎么能始终相同呢?那么用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见和同解。放下见解,每个人都放下见解,佛的见解我们也不要去管,全部都放下。放下就是佛。放下一切、放下念头、放下观念、放下见解……放下了,净心即现前。净心现前即是如来、如来境。如此即为见和同解。把见和同解这一条落实,其他“五和”就好做到了。

第二个是“戒和同修”。现在一提到戒律,就容易使人产生误解,以为佛法戒律太严,进佛门恐怕受不了,而把好多想要学佛的人都关到了门外。实际什么是戒律呢?如果用世间法给它下一个定义,戒律就是道德。什么道德?做人的道德。如果你有才华、有技能,甚至有职位,官职很大,但如果没有道德,你决不会被人们所尊重。人们尊重的是什么?尊重的是你的道德,你的品行。对有钱有势的人,即使职位很高、权力很大,如果没有道德,人们必然敬而远之,身后指你的脊梁骨。没有道德就没有尊重。人们所尊重的是你的人格,而不是你的权位和你的财势。

古时候有这样一件事。有一位宰相非常有才华,皇帝很器重他。他就想,皇帝到底器重我什么呢?是器重我的才华,器重我的为人,还是器重我宰相这个职位呢?为了印证皇帝到底器重他什么,他在某一天就到皇宫内院宝库里去偷宝。第一次,侍卫一看是宰相来拿就没有理会;第二次,侍卫就感到有些疑惑了;到第三次,侍卫就把他抓住押送到了皇上面前。这样的情况是要被处当斩的,所以他就对皇上讲明自己偷宝的初衷并不是家里缺这些东西,而是想看看皇上对我这么好,到底是器重我什么?“通过这件事情,我才真正明白,皇上不是器重我的才华,也不是器重我的地位,而是器重我的道德、品行。我犯偷窃失去了道德,侍卫也就不认我是不是宰相,抓起来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戒律就是道德。所以入佛门一提到戒律,一般人就害怕,其实是因为不太明理。所谓戒律就是守规矩,守佛门的规矩,守世间人的规矩,守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做生意要守国家的税法,做事情要尊重各民族的礼仪,要入乡随俗,就是要做好人,“存好心、说好话、办好事、做好人”。这就叫守戒律。守戒主要是从道德上起修,道德在哪里?道德的根本在于修心,一切都要从心地上转。今天有一位很有名望的老居士找到我,讲他在有些场合不方便穿海青,他问不穿海青能不能修行?我说穿不穿海青没有关系,但是不修心不行,修心管用,海青穿不穿不重要。

我们有些同修,往往在进入佛门受过三皈五戒之后,就说自己有了二十五位善神身旁护佑。可为什么有许多同修皈依这么多年,我就没看到他身旁有善神护佑呢?什么原因?因为他的心没变、心没转。心不做转变,还是自私自利、贪嗔痴慢、五欲六尘、名闻利养,善神怎么能护佑你呢?善神护佑你一天天地捞外财、争名利呀,要这样护佑就真把你护佑到饿鬼道上去了。别说善神不来法护佑,诸佛菩萨也毫无办法,想加持也加持不上。因为佛菩萨的心是清净的,他的频道是个“0”,而你的频道是个“5”,你用“5”频道去对佛菩萨的“0”频道,那能显出像来吗?根本不可能感应道交。如果佛菩萨的心是“0”,你的心也是“0”,你和佛菩萨的心一对,零的境界马上现前,感应道交嘛!一定要明白,法在心而不在相。

顺便讲一下什么是皈依。皈依就是入佛门,何谓入佛门?大慈悲心是也。你有大慈悲心,你算真正入了佛门;你没有大慈悲心,你还不能算是入佛门,你手中拿的那个“小红本”只不过是个样子,也不会有护法,肯定没有。我到处去弘扬纯印老人的修行方法与老人的德行,所到之处,纯印老人的法缘非常殊胜。为什么如此殊胜?因为她老人家一生从来不想自己,专门想别人。另外她广行布施,法布施做得非常广益,所以老人家的法缘深厚。凡是给她老人家办事,总是觉得非常容易。比如给她老人家出书,我就在老人像前说:“要给纯印老人出书了,现在要结缘了。”我化缘怎么化?就坐在家里化,那真是山南海北呀,十万八万的很快就来了。因为老人布施得多,舍出得多,所以她得到的就多,来得就快。

现在有好多同修在这些问题上不明理,不敢发心,生怕我布施出去,将来怎么生活呀?虽然入了佛门却不明佛理,修行人只有通过随时随地布施,才能将无始劫来的贪嗔痴习性与无明的烦恼碾碎。佛就是让我们明了三轮体空之道,舍得舍得,大舍大得,小舍小得,不舍不得。只管舍,不求得,得是为了更多地舍。财富是舍不掉的,如果一舍就没有了,那么因果律就被改变了。舍财得财富,舍法得聪明智慧,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所以我们同修领了“小红本”之后一定要发大心,发大慈悲心,对一切众生都要慈悲,有大慈悲心就是入佛门。要予众生以乐,要替众生受苦。

这次去五台山看到师父们修行的环境,当时我就淌眼泪了,我说:“师父啊,你虽然佛号没连成片,可你在这样的环境下修持一生,肯定成就!”因为佛告诉我们“以苦为师,以戒为师”,他在五台山那么苦的环境当中自然就守戒了,就是想让心外驰也不可能,因为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在寺院里所谓的见到人,也就是间隔两三个月有一两个人在门前一走一过,所以心地非常清净。这样天天与室外的风声合鸣,与殿宇的佛像为伴,饱餐人世间没有的清苦,又怎么不对娑婆世界产生厌离之心吗?人生无常也就看得很清楚了。在北台,师父给我们煮的白开水比茶水的颜色还浓,里面全是细小的草叶、灰尘,那是把雪水融化以后煮的开水。山上的寒风总是呼呼地刮,风吹得人连站都站不住,我们上山时总要时不时地趴下来抓住大石头,免得大风把人掀下去,就这么厉害。

我们同修受了五戒,受了菩萨戒以后,就可以搭佛衣了。什么是搭佛衣?并不是说你受了五戒、菩萨戒就可以“搭佛衣”,身上搭的那件佛衣是表法,未必真的管用。真正的“搭佛衣”是柔和心、忍辱心,是给与众生乐、解救众生之苦。忍辱心即修忍辱波罗蜜,没有忍辱不能精进。经云在娑婆世界修忍辱一天,等于在极乐世界修行一百年,因为极乐世界环境太好了,没有修忍辱的条件。我们有好多同修不明白这个道理,总是埋怨自己家庭的环境不好,说老伴不支持我学佛,儿女也反对。要我说,反对你就反对对了,不支持也不支持对了。为什么?他们为你创造修行忍辱的条件,他们才是你真正的善知识。在这边修一天等于在极乐世界修一百年,你会不会利用?对真正的修行人来讲,顺境也好,逆境也罢,都是修行人的好道场。“境缘无善恶,得失在自心,只要心如如,觉性化六尘”。这就叫搭佛衣。不明白这个,你穿上那件佛衣也不见得有护法。二十五位护法哪来的?五戒,戒杀盗淫妄酒,你受持一条即有五位护法,受持两条即有十位护法……并不是说一入佛门,二十五位护法就全来了。有没有在心,而不在事相,这些道理一定要搞清楚。

搭佛衣,最后要成佛,此为“坐佛座”。什么叫坐佛座?并不是天天读诵大乘经典,那叫错解如来真实义。“坐佛座”是要明白诸法空相,不证空性,你不是坐佛座,不会有成佛的机缘。

我们这个人身即诸法空相,你要把它当作好东西就坏了,它纯粹是众生做恶造业的根源。一天天为了它杀害众生保养自己,为了它能健康长寿,什么坏事情都肯干,为了它得到所谓的安乐,什么坏场所都敢去。这个“诸法空相”我们有没有把它看空、看开?但看空、看开并不是有意要去折腾它,今天撅胳膊,明天卸腿,不是这个意思。要利用它,利用这个假的身体修出我们的真身。能够明白诸法空相了不得呀,这是具备“坐佛座”成佛的起码条件。

六和敬的第三个是“身和同住”。所谓身和同住,“身和”是不为自己这个身而搞分别,看开自己这个身;“同住”,我理解并不是大家住在一起睡觉,“住”在什么地方呢?住真实之慧,住真实之利,住真实之际。这叫身和同住。稍稍感觉别人有碍自己这个身,就会产生分别、产生烦恼、产生无明,就不叫身和同住了。

第四,口和无诤。也就是佛讲的善默然,善护口业少说话,口不要有争议。“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这叫口和无诤。

第五,利和同均。我看“利和同均”的主要矛盾在居士身上,破和合僧由谁来破呢?主要是居士破和合僧。“这是我的皈依师,那不是我的皈依师。有好吃好穿的供养我师父,不是我的皈依师父我管不着。”这样做就不是“利和同均”,而是影响僧团的团结。一定要做平等供养,凡是吃的东西都送到斋堂,穿的呢,一个人供养不起许多位师父,怎么办?我们大家一同来供养,这样做在供养方面就平等了。主要是在平等心,平等心是真正的清净心。千万千万不要有分别心,分别心是攀缘心。诸位可要注意,用分别心供养,弄不好就是破和合僧,其罪报在无间地狱。无间地狱就是没有头、不间断,永远不断地受苦受报,所以在供养方面千万千万要注意。

再一个,意和同悦。意是思维、思想、心地,这个“意”始终都是欢喜和悦的。

这样六和的僧团,佛陀在世的时候做到都很难,佛在世时也有不守戒的比丘啊!但我们要知道,六和敬不仅仅是为出家人所制订,四位居士在一起共修就可称为僧团,这个僧团也应该执行六和敬。所以一讲到“六和”眼睛就盯着师父是不对的,我们居士有一个非常容易障碍往生的毛病,眼睛专门盯着别人,就是不看自己。“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这才是我们修行的标准。老张好坏与你老李毫无关系,你修你得,他修他得,不要眼睛总盯着别人专门找错。尤其是对出家师父,他修得好坏与你无关。如果他是正修正念,你可以亲近他;如果他不是正修正念,你不去亲近他就是了,决不要议论是非。为什么?因为“破戒比丘亦可为人天之师”,他代表三宝!在释迦佛不住世的情况下,他能代替佛来接引众生。要说我这个犟牛居士,别说我修得不好,就是修得再好也只是个居士,代表不了三宝。但是师父他可以代表三宝,所以决不要对出家师父议论是非。

现在有好多居士们的小团体,在这方面出现许许多多的问题,看到以后实在令人心痛。今天组织起来给师父搞莫须有的罪状,到处邮信,非要把他撵走不可,明天换个师父来,接着又搞。你们干什么呢?在造无间地狱的因!师父修得好坏、破不破戒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修你自己的,他不能代替你往生、成佛、开悟。只有自己去修,自己去证,自己去悟,自己去行,自己去解。这一点同修千万千万要注意,不注意可不容易修出去。

我们说的往生有三种缘。第一种缘是随着业力往生,重业先牵,哪个重哪个先起作用。就好似天平似的,恶业重就堕三恶道,善业重就生三善道。纯印老人经常讲:“人这一生就是穿衣裳、脱衣裳,换了一件又一件,一件比一件脏,一件比一件破。”每次听她这样讲我就跟她辩论,我说:“你坐在家里就知道在那‘换衣裳’,有件大事你知道不知道?”她说:“还有比‘换衣裳’更大的事情吗?”我说:“怎么没有?吃饭是大事,人要不吃饭就得饿死,换不换衣裳碍什么事?!”她一听笑了,不吱声了。现在才真正明白,“换衣裳”是换掉我们这个色身!她说“一件不如一件,一件比一件脏,一件比一件破”,今生我们好不容易得到人身,那么来生我们能不能生天,能不能成佛?难哪!佛告诉我们,要从起心动念上修,不改心换心下次我们肯定得不到人身。

这次我们在五台山明月池,我过去一照,看到井里有个小太阳,太阳里头有张大方脸,长个大鼻子,身上还穿着海青。我一看,“怎么你又跑这来了?算了不照了,咱俩早就见过面了。”早在三年前我就见过“她”,在同修家照相时照出来的。纯印老人家告诉过我:“亿万人当中得人身的就你一个,以后你就知道了。”以后照片洗出来才知道,前世我是个修行人,但修来修去没能修出去,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人身。现在好多同修不清楚“生死事大”这个大问题,一天到晚还是在争不急之务、争人我是非,把“大事”都扔到脑后去了。

第二个,是随着习性而往生。习性就是我们无始劫来养成的习性。无始劫来养成的习性是什么?妄想、分别、执著,贪嗔痴慢疑,我相、我见。就随着这些习性转世,随着这些习性往生。你贪的习性重就堕落到饿鬼道,嗔恚的习性重就堕落到地狱道,愚痴不明理、不辨是非就堕落到畜生道。现在有好多人还在培养新的习性,在这里我一路上还没有看见,在大城市,有好多人都在培养小猫、小狗这个习性。给小狗打扮得可不得了,都穿小缎子做的衣服、鞋子呀,天天抱着,比对他祖宗恭敬得还厉害。培养这个习性,将来入小狗道,转生肯定进狗窝。因为往阿赖耶识里就装这条狗,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放在心上。你装狗的习性,你还不钻狗道啊?这就叫随习性而往生。

第三,是随着念头而往生。什么念头?我们天天念佛就是在培养、坚固这个念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心里天天想阿弥陀佛,口里天天念阿弥陀佛,身体天天拜阿弥陀佛,“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我们将来就随着这个念头往生,往生你就是阿弥陀佛!这个“阿弥陀佛”不是天上生的,也不是地上长的,是我们真如本性当中本来就具有的。阿弥陀佛就是每一个人,阿弥陀佛就是我,我就是阿弥陀佛。佛性本自具足,无需外求,无需外取。千万千万要明理,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外求外取,不知道回过头来找自己的本心真佛,而天天跑到外面去找铜塑木雕的那些假佛。哪座寺院佛像大就到哪座寺院去朝拜,拜来拜去,以假佛障真佛,迷失了自己的佛性。要说道场好,我看老爷庙这个道场好,这里清净,供养不多,师父很清苦。但是师父们的心量很大,他们给我们表法六和敬,这非常难得呀!

顺便讲一讲什么叫道场。在去年下半年,国家扒了许多庙,也推了好多的佛像,有很多佛门弟子对此持不同意见。其实国家所取缔的都是些什么地方呢?旅游景点,这些地方根本见不到修行人。你上我这拜大佛来,得给我多少多少钱,通过大佛来发财。给你推了不对吗?对。那叫有场无道,没有道光有场,光有大佛像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所以国家取缔是对的。寺院的大小,佛像庄严,藏有多少大经,有多少单僧人,不是主要的,也不能说这个寺院就是三宝地。这个道场,有几人念佛就有护法神。一个寺院不仅仅是上早晚课、作法会,这是其中一小方面。主要是有人经常弘法,让人真的明白道理,知道修自性佛,明白念佛的方法、供佛的意义。事事让人觉悟,使人破迷开悟,而不是从相上烧多少纸,供养多少钱,向佛像求灵验。能让众生明理,这个寺院、道场就有佛宝。道场内这个团体必须修六和敬,人人平等,不看对方过,专找自己不足。这样的道场肯定清净,净而不染,心真诚,感应好。对佛的教诲要真信、不疑惑,有求必应,但要如理如法。自度在度他中,度他即自度,人人都要去掉自私自利之心。

下面我把纯印老人的情况再跟各位讲一讲。

我能进入佛门,多亏纯印老人的度化,如果没有她老人家度化,我就是无间地狱的材料。我二十六岁就做政工干部,没和任何宗教打过交道,在我印象中这些全都是迷信。现在我给自己以前这个念头下一个定义,那时候我认为别人是迷信,其实我是什么呢?改一个字,也是迷——迷性。把我自己的本性迷了,不知道自己能成佛,不明白“众生即佛,佛即众生”这个道理。尤其在以前有职有权的时候,我曾把佛像砸了不少。下属的领导干部本人不信佛,但只要家属信佛供佛,我就把他的职位撤掉,让他去当工人,就这么霸道!我的亲属家供佛,我抄起佛像就给扔到楼下,他阻止说“那是佛”!我说:“没你事,佛不是不得了吗?让他来找我!我不怕。”所以我这一生断人慧命,犯下的大恶业不少啊。幸亏纯印老人走了以后度化了我。

纯印老人是自带法号。她在出生时母亲难产,她的父亲(我的外祖父)是位中医大夫,无可奈何下就坐在院中的一棵大银杏树下睡着了,梦中见到一位穿着红色袈裟的老和尚,手拿一方金印,投到他的怀里,告诉他:“快把这颗‘纯印’送到屋里去,因缘非浅!”等他醒来,她的夫人(我的外祖母)生下一女,这女孩就起名叫“史纯印”。老人家有两个姐姐,一个叫桃树,一个叫杏树。桃树开花就叫桃树,杏树开花就叫杏树。一百多年前的女同胞因为受歧视,一般是没有名字的,唯独纯印老人有大名,这是她自己带来的。

我和纯印老人共同生活了六十四年,我今年七十岁,我从来不知道她有这个名字。她在往生前坐了整整二十一天,不吃不喝,就是打坐。到第十一天,屋里除了我没有别人,她睁开眼睛,把我叫到了床边。“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我说:“您怎么想起问这事,您哪有名?户口本不写的是刘史氏吗?”她说:“连我的名字你都不知道?我叫史纯印。”我一听很是奇怪,这名不是芝不是花的,我就问她:“怎么叫史纯印呢?”她就给我讲了她出生时的情景……然后她又跟我讲:“人家都称呼你姥爷为四先生。”我说:“怎么叫四先生呢?他排行老四吗?”她说:“不是,他是独生子。”“独生子怎么叫四先生呢?”她说:“我们家姓史,史先生、史先生,逢年过节都‘死’先生(东北方言),犯忌讳,所以就叫四先生。”我一听讲得也有道理。她老人家为什么要交待这个呢?就是为我入佛门以后好弘扬她所示现的修行方法。现在才明白老人为什么讲四(释)先生,凡是由他方来的佛菩萨,到我们娑婆世界都要姓“释”,因为娑婆世界的教主是释迦牟尼佛。所以她的真名叫“释纯印”。

纯就是净,纯就是心,纯就是性,纯就是理,纯就是体。“纯”就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永远是这样。“纯”即两个字——心、性。只有心性才真正不生不灭。这个心是什么样子呢?无体无相,无处不有,无处不在。看不到又摸不着,但是有没有呢?真有。比如我们讲电,电有没有?肯定真有。有那你把电拿来给我看看,谁也拿不到,无相,但它又确确实实是有。其实在我们的生活环境中,在物体和我们的身体中也都同样存在着电,只是我们看不到。心就像电一样,它确确实实是有。所以纯就代表心。

印就是法,是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也就是佛家讲的三法印。还有就是诸法的真实相,也就是实相印。实际她老人家来到我们娑婆世界一百多年,所传的是什么法呢?以心印心之法。如同五台山一位老和尚讲:“纯印这两个字若真正搞明白,一生受用不尽。”用什么方法修正自己的本源心?以心印心:“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用这句佛号来修。

世尊示现涅槃已经三千多年了,正法时期,戒律成就;像法时期,禅定成就;末法时期,净土念佛成就。佛在世时为戒律成就,你只要持戒就可以。正法是一千年,说五百年也行,法无定法。佛在经典上有时讲五百年,有时讲一千年,好像佛糊涂了?这是法无定法。人心能够保持佛在世时的人心,正法就保持一千年,人心要是变了,就只能保持五百年,没有定法可讲。什么叫正法?我给它下个定义,有教、有行、有证就叫做正法。有什么证?究竟圆满的果位。

像法也是一千年,像法时专门持戒已经不行了,要难一些,要修禅定。何谓禅定?外不著相为禅,内不动心叫定。《金刚经》讲的“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什么“如如不动”呢?心如如不动。现在有好多居士不明佛理,把心不动理解为身不动。没学佛之前家务事处理得挺好,买菜做饭家务全都管,这一学佛可倒好,一天天闭着眼睛念“阿弥陀佛”,身不动了。心呢?心在动。佛告诉我们心别动,身动没有关系,心一定要看住。用什么看呢?用“阿弥陀佛”这句佛号。洗衣服“阿弥陀佛”,收拾房间“阿弥陀佛”,炒菜做饭“阿弥陀佛”,甚至于切肉的时候也“阿弥陀佛”……你看这多好啊!你不要认为这是在切肉,“切众生肉可不得了,我是受菩萨戒的”,不要这样想。要用智慧去处理,这个时候佛号要念得更加悲切,往旁生众生的阿赖耶识里面灌“阿弥陀佛”名号,再为它回向,这就是方便、智慧。如果入到佛门以后你“如如不动”,里外家务事一概不管,什么事情也不干,家庭就不和睦了。把自己的家庭搞得紧张兮兮,别人见到还会有谁敢来学佛、入佛门呢?学佛根本在修心。一定要明白道理,身体照样动,心看住了就行了。

像法时期禅定成就。像法也给它下个定义:有教、有行、无证。这时候想要成就圆满的佛果位就很难很难了。有教,佛的教诲没变,还存在;有行,也还能依照佛的教诲去做、去行;无证,但要有证就相当困难了。无证并不是一个成就的没有,是说达到佛的圆满果位的肯定没有。

现在是末法时期,按照我们中国的算法,佛由涅槃到现在已经三千多年,按照统一的算法是二千五百多年,怎么算都是末法。末法时期什么成就?念阿弥陀佛成就。除了念佛以外不能成就,决定不能成就。

我这样讲,在各个地方也遇到过一些所谓的探讨。有一次就有几个人到我家里去了,“犟牛居士,你为什么要灭佛灭法?”我说我怎么灭佛灭法了?他们说:“佛讲经说法总共多少年?”我说四十九年。他们说:“佛讲经说法四十九年,讲了八万四千法门,讲了那么多的大藏经,你怎么只教人念佛?只教人持《无量寿经》、《阿弥陀经》?别的经典你怎么不弘扬?按你的路子走,大藏经岂不成了废纸一堆?释迦佛当初讲大藏经是不是没事干了?你这不是灭佛灭法吗?将来这些经典谁来管?”我告诉他们:“这些经典有人管,不用你管,你也管不了!”另外我问他们:“佛讲经说法了吗?”“佛怎么没讲经说法?”我说:“你们好好看一看,佛自己讲的,‘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你说佛讲经说法了,那叫谤佛谤法。”

我又进一步解释:“佛是根据众生心意识波动的感应,方自性流出,犹如圆镜,无人去照,镜则不显。佛性众生性本来是一性,毫无差别,既然性体一如,佛从性中流出之法,岂不是与我们众生性体流出无异吗?你要说佛讲了法,佛讲了什么呢?从思维里讲出来的吗?佛本自性流露,如来空寂性中,哪有念、哪有我说法之理?将如来、诸法如义之空寂体,视同凡夫所执的我、我所——非谤而何?”

“我们要真听佛的话,大集经中讲得清楚,‘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我们听佛话了吗?佛告诉我们不是一亿人修行,是亿亿人、是无量无边那么多的众生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就得念佛成就!我们到底谁没有听佛的话?”他们一听无言了。

但是反过来讲,对其他法门我们哪个也不能诽谤,都好,都是第一的好!不好的是什么呢?是我犟牛的根性不好,我修不了其他的法门。我现在提倡“八宗并立,导归净土”,哪个法门都好,但还是念佛最有把握。密宗好不好?密宗在法门当中可以说是第一份,即身成佛,虹光化体,当生成就,非常殊胜啊!但我这个根性修不了,那是初住以上的菩萨修的。禅宗好不好?禅宗也好!它用参话头的方法达到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但禅宗是什么人修的呢?经典中明明白白地讲“接上上根人”。你认为自己是上上根性,能像六祖惠能大师那样,听到《金刚经》中的几句话马上就能开悟,那你就去修。如果你读了一辈子《金刚经》也没搞明白,那你修不了。有人问:“要是这么说,那些参禅修密的出家师父呢?”出家师父什么根性你知道吗?你能说我们今天的道场就没有佛、没有菩萨吗?“佛陀时时在世,怎奈世人不识”啊!

我们这次朝五台山,在北台顶上的雪窝子里,有个人一步一个头、一步一个头地从山上拜下来。因为风太大,说话根本听不清,他到我跟前时我就朝小赵比划,告诉他给这位同修人送些吃的过去。小赵拿了西红柿和黄瓜爬了过去,还亲自给那个人紧了紧围脖。以后我问他这个人长什么样子?他说没看见,面对面给他系围脖也没看清脸什么样,只知道是位年青小伙。他又问我:“大师兄,你也没看清楚吗?他往下拜的时候到你跟前,不是还跟你点点头打招呼着吗?”我说擦肩而过时是点头了,他的脸也确实都露在外面,但他长什么样我也没看见。而当我们往上走大约二十米之后再回头看时,这个人没有了。当时我心里“哎哟”一下子,以为是不是大风把他刮到山下面去了。

一上到北台我就问师父昨晚有没有在这里挂单的居士,他说没有。我又问早上有没有看见从这里往下拜山的人?师父说:“我这里已经是最高峰,这零下四十九度的大风天,在外面露宿也根本不可能。”因为高山缺氧,张居士差点在上山的路上往生,走着走着就想停下来打坐,一打坐嘴唇就发紫了。为什么在长征过雪山的时候,谁往雪地上坐就拿枪托打他,打他就是慈悲心。因为缺氧时心脏跳动得本来就非常缓慢,一坐下来这一静止,心脏干脆就不再跳动,就永远起不来了。山上的环境就这么厉害!所以这个人不可能自己在外面露宿,而上山只有这么一条路,从后面赶上来的张居士她们也没有一个人看见他。到现在回过头想一想,朝山朝山,朝山都往山上拜,哪有朝山从山顶往山下拜的?看来确实不是一般的人。

参禅那是上上根性,我们的确修不了,唯有老老实实念佛。总之,修学其他要做到业尽情空,业力、情识没有了才能走。我们呢?是带业往生,一品见、思烦恼(见惑八十八品、思惑八十一品)没断,一品无明烦恼没断就能和佛在一起,只有念佛法门行。就像练武术似的,想在地下一跺脚就飞身上房,这个功夫太难练成了。但不就是为了上房吗?那好办,佛给我们搬来一把梯子,我们只要顺着梯子往上爬,这个功夫好不好练?谁都能练,谁都能学,谁都会爬。见到佛以后,我们再练其他的功夫就容易得多了,就是这个道理。不是法门不好,是我们的根性未必契机,修持未必得当。所以我们要带业往生,凡夫生圣土!好比是初小的学生进入大学校园,学校里有大学生、有硕士生、有博士生,我们在里面慢慢熏染,渐渐地也成为博士生了。只要去得了就能一切成办,怕的就是去不了,这所学校最不可思议之处,决定不会退转!所以末法就是要用这个法门,唯有老老实实念佛名号。

你别看我学佛晚,我接触的人很多,像北京的联波活佛,藏教里面非常有名的活佛,他也告诉我要好好念佛,告诉我念佛法门是当生成就的殊胜法门。这次上五台山,那里的密宗道场很多,那些喇嘛们见面也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也是念佛。可见净土念佛是最稳妥、最方便、最有效的法门。佛法有个规律,“愈高深愈精要,愈简洁愈有效”!同修们用心体会一下吧。在念佛修持当中,我们要做到“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念佛要会念,念佛要是不会念也没有用。就是不要有分别,有所得的心绝对是错。般若智慧是怎么生成的?求不得、想不得、念不得,悟得、修得、证得。这要用心去体会,再往下就不好讲了,因为悟得悟得,说不得说不得。为什么说不得?因为真正的佛法要远离文字相、言说相、心缘相,古德所云“言语道断,心行处灭”。

要离言说相,要离文字相,一讲出来就不是佛法了。我们读经要用经,不要被经用,被经用那叫死读经,没有用。经典是佛的方便法,无字方为真经。要给你一张白纸,我们这个根性谁也悟不出来。我来到老爷庙结缘也是,本来不应该讲,讲就不是佛法,但我什么也不讲到这转一转就走,大家不骂我才怪呢。其实我要真走就对了,这是真正的佛法,一讲就错了,“开口便错,举念皆乖”。但是没有办法,不讲谁知道,众生和我一样根性低劣,就这么天天念佛也搞不明白什么叫念佛。如何念佛?无念而念为真念。没有念的念,也没有不念的念,也不要想这一天念了多少声,“弥陀弥陀直念去”,一天天地只管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有位老居士问我:“犟牛居士,我一天念佛号三万,念得够了吧。”我说够了够了。因为你就是这个根性,念佛总比造口业好,那就够了吧。这就叫“有念”,真正的念佛应该“无念”,还有念佛这个“念”就不叫念佛。无念而念为真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行住坐卧,心里头就装“阿弥陀佛”,不用去想“这得念阿弥陀佛、那得念阿弥陀佛”,不要有这些念头。“念而无念,无念而念”。

持戒也是一样,不要死在戒律上,无相持戒为真持戒。我给师父们拿来几本《金山活佛》,你看金山活佛,他没有持戒的相,但他确确实实是活佛,比济公还济公。走在大路上,一看见哪里有带字的纸,只要被他看到,就是大便用过的纸他也抓起来马上吃掉。他干什么?给你破文字相,为你表法。护法的居士们老得看着他,守在他两边挡着,不让他看见,因为他就像抓耗子似的,两只眼睛老是叽里咕噜地四下寻找。你给他钱,他揉吧揉吧就吃到嘴里去了,干什么?不让你贪财。因为这本书字小,我看不见,我的老同修给我念,我听明白他就是在给我们表这个法。济公喝酒吃肉,他吃瓜子皮、花生皮,看见阴沟里倒掉的米,他抓起来连泥带水地就一起放到嘴里吃,还不得病,就这么疯疯颠颠。冬天赤着脚,穿单衣裳;夏天套上大棉裤,披上脏棉袍,提里趿拉地穿双大棉鞋。这给你表什么法?表无相法,没有相。我们有分别,所以分别出来春夏秋冬,其实没有这些东西,是我们众生的分别心形成的春夏秋冬。

这回在五台山南山寺,一看到点燃的大红蜡烛,我就把北京居士都招呼过来,“我给你们表个‘万法心想生’的法,你们看大蜡烛的火苗能烧人,我看它是冰淇淋,我把它吃下去你们看一看。”那大火苗有这么高,师父也在旁边看着,心想这个人是不是会变戏法呀?不是。万法心想生,你要认为那东西能烧人,你拿过来往嘴里一放,非满嘴大泡不可。你想它不是火,是冰淇淋,它就非常非常地凉快。心静下来之后,我拿过大蜡烛,把火苗子一点一点送到嘴里……吃完以后,我说好凉快呀,同修你们也尝一尝吧,他们说我们可不敢尝……真是万法心想生,一点也不热,确实凉快。这张照片也不是我有神通,也不是我修得好,我只是想要到空中去看大佛,结果照片洗出来他就跑到空中去了。那是以后变的,当时照的时候也是在地面,离大佛还有十几公里呢。怎么跑到空中去的?意念力,也就是心力。心生法生,心灭法灭。

净土宗是当生成佛的法门,末法修行唯有念佛。念佛要销归自性,与自性相应,与自性不相应就不是念佛,不是修行。什么是自性?清净心。心不要有杂念,心生杂念,念佛就不会得力,要做到“一声佛号一声心,声声不离自性觉”。佛门曾经有一个故事。有位老修行修了一辈子,命终时被阎王爷用铁链锁到地狱里去了,他很不服气,大喊冤枉。他对阎王说:“你不能锁我!”“怎么不能锁你?”“我是念佛人!”“你念佛念了多少年?”“念三十年了!”阎王立即吩咐小鬼把他念的佛号用大口袋装起来,装了好几大口袋,然后让小鬼把这些佛号放到风车里面摇。结果这一摇,呼扇呼扇地全都飘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是真正的佛号。念佛三十年怎么佛号全都是瘪籽呢?与自性不相应,和妄想连在一起了。那个真佛号是怎么回事?有一次他参加寺院的法会,下台阶时不小心崴了脚,“阿弥陀佛”!就这一念是真的,其他的全都是假的。

念佛与自性不相应就没有销归自性,这样念佛就不会得力。所以念佛要无念,无念而念为真念。怎样达到无念而念?后面我要讲,今天恐怕讲不完,明天讲吧,既然我来了,就一定教会大家达到这个境界。我学佛四年,四年来我睡觉都在念佛,我现在把讲话停下来回光返照,我的心还是在念阿弥陀佛。如果不是纯印老人把我度到佛门,如果我念佛达不到这个境界,你就是用八台大轿来抬我也不会去。为什么?耽误我一生成就,我不会干傻事情。我现在到处跑到处结缘,因为我知道我肯定往生!

我从入佛门以后有了好多变化,过去严重的冠心病痊愈了,严重的气管喘息好了,严重的胃溃疡、结肠癌、神精衰弱也完全康复了。记得我从四十多岁的时候就白发苍苍,那时人们都说我六十多岁,现在我七十岁,人们说我也就五十多岁吧。靠什么?就靠净念相继,净心念佛,老实念佛。可见这一声佛号可以改变命运,一声佛号可以转变体质,一声佛号可以转变环境和风水,一声佛号可以让我们成佛!等明天我跟大家讲讲念佛的体会,让大家都能够达到这个境界。契入念佛高深精要之处非常简单,一点就破,会了就成佛。净土法门本来万人修万人去,可现在为什么万人修只能一两个人往生呢?不明理,不会念。明理就简单了,就像纯印老人讲的:“心就是佛,佛就是心,人人都有心,人人都能成佛。”

老人在一九九五年正月十五晚上洗完身上以后,就开始不吃不喝地打坐,一直到二月初六,整整坐了二十一天。她老人家选定的时间非常之巧,她是猪年生猪年走,走的时候一百零九岁,周岁正好是一百零八。一百零八表圆满法。她坐了二十一天,二十一也是圆满数字,又表了佛家的圆满法。

我们上五台山时出现的两枚硬币也是二十一,所以到了五台山有人接有人送,做什么都有人管,别人进不去的寺院,我们稀里糊涂地往里闯,里面还有人接待,每到一个地方都是这样。朝黛螺顶时,他们沿着一千零八十级台阶往上拜,我扛着他们的大棉袄跟在身后,刚觉得沉时就走过来两位小姑娘,“老同修,您怎么扛这么多棉衣呀?”我说:“十二个人的衣服都在我这扛着呢。”“您扛得动吗?”我说确实扛不动了。两位小姑娘立即拿过去帮着我扛,我落个清闲,空着手走。走着走着从上面走下来四位喇嘛,这四位喇嘛年纪也不小了,小的也得有四、五十岁,他们大摇大摆地走着,看见我马上就闪到一边,躬着腰迎接,嘴里还念念有词,也不知说的是什么。我过去后就觉得奇怪,是不是喇嘛看见谁都说这些?我回过头看时,这四位喇嘛看见谁也不理,还是大摇大摆地走。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呢?确确实实,念佛功夫得力了,罗汉看见你都给你让道,这就是净土法门的殊胜之处。我从入佛门以后,一天天地就会念阿弥陀佛,经典我一样不会,所以我不敢上寺院,讲完我就跑,我怕做法会,因为早晚课诵我一概不懂。

我再讲讲清凉石的事情,从中可以看出念佛法门不可思议的力量。

清凉石是文殊菩萨一夜之间从东海借来的一块大石头,这块大石头有这间屋子这么大,石面很平,足能站下六七十人。在它底下还压着一块石头,看起来就像房檐似的朝外突出着,如果你心静,你搬一块圆石塞到两块石头的空隙里,然后蹲到清凉石下面用肩膀往上抬,石头抬动,小圆石就能掉下来。这石头有多重呢?他们说六七十吨,我看足有百十吨。北京张居士去过三次了,她有经验,她向上扛的时候念“阿弥陀佛”,结果“叭啦”一声,小圆石掉了下来。张居士以前是心脏二间瓣狭窄,也没动手术,就是念佛念好了。这位小居士姓李,他是最近皈依的,他的肺里长了个六点五公分的癌瘤,像鹅蛋那么大,一盆一盆地往外咳血,大夫说不能治了,他就老老实实地念佛求往生了。念佛两三个月,就开始往外吐血、吐烂肉,吐到最后这个癌瘤没有了。你说念佛法门好不好。

伊通有一位八十一岁的于桂芹老居士,堪称我们净土修学的楷模。这位老居士得的是晚期胰腺癌,在长春做B超确的诊,前些日子让我去送往生,我就在她家呆了二十一天,陪她念佛。原来她的肚子鼓鼓的,念来念去把肚子念没了,把胰腺癌全都排出去了,现在身体已基本康复,就是体质弱了点。她二十多天不吃不喝,只吃一点冰块,死心塌地地念佛求往生。

还有一位吕老居士,他十六岁开始学佛,今年八十多岁,得了胃癌,到长春大医院一检查,癌都长满了,大夫怕这么大的岁数做手术下不了手术台,就建议他的家人不要告诉他本人,抬回了家。这位老居士一个月只有六百多块退休金,也是位老铁路职工,但老居士一直偷偷地养活着一家三口。那家的男主人以前是种菜园子的,得了脑出血以后不能下地了,他的老伴和女儿又都是弱智,一家三口从此没了生活来源。老居士知道后,就偷偷地每月送去三百元钱,已经养活有七、八年了,谁也没有告诉。这样心地善良的人能得恶报吗?他回家之后就大口大口地吐血,我也告诉他要老老实实念佛,佛要我们去我们就往生,往生最圆满、最殊胜,佛如果让我们继续度人,我们就留在这儿多呆上几年。结果吐完血就往外吐烂肉,把烂肉也都吐了出来,现在老居士非常非常好。

大夫能治我们的病,但是医不了我们的命。唯有佛才是大医王。大夫治不了的病你找大医王,大医王给你治。弘一大师讲:“专一念佛,一心希冀往生西方,能如是者,如寿已尽决定往生;如寿未尽,虽求往生,而病反能速愈。”像我以前那一身的病谁给治的?大医王!所以我这一生要报答大医王,我所到之处就是弘扬大医王——阿弥陀佛之法。就本着三句话:一部经,一声佛号,一生成就!

对我们居士来讲,修行千万千万不要搞杂了,一部经、一声佛号我们死心塌地念就可以了。对出家师父就莫论了,他们要接引众生,要表法,五堂功课就是表法。现在有好多居士在家持诵寺院里边的早晚课,我说这就不对了。什么时候参加法会你把这个本事拿出来,回到家以后就是一部经、一声佛号,佛已经告诉我们了,“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不要搞夹杂,绝对不要杂。出家师父也是一样,法会下来以后要念“阿弥陀佛”,行住坐卧都要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要入心,这样当生才能生就。另外,读经不要解义,有的同修说自己把《无量寿经》全都理解了,也都能讲下来了。我对他说:“你绝对没有理解,要是理解了你绝对讲不出来,你所讲出来的都是分别法,是用自己的凡夫心去测度佛的智慧海。” 会则会了,拟思即差。经典本来没有义,你偏偏强加一个义,那怎么能行呢?正因为没有义,经典才叫无量义。

我们回到清凉石。北京的张居士把石头扛下来以后我就想,一位女居士都能把石头扛下来,可这么重的石头就是累死我也扛不动啊。我就动了心机:“龙天护法帮助我一下,我要扛大石头……”我刚这么一想,还没等直腰呢,那块圆石就“叭噔”一下掉下来了!给我气得一拍大腿,爬了出来。我心说你们净帮倒忙,等我表演时你们再扛,我还没动地儿呢,你们怎么就给扛下来了……我的肩膀根本没有挨着石头,只是刚一想“帮帮忙”,那块石头就“吧噔”一下掉了下来,差点把我的腿给砸了!很显然这不是我扛的了,这丑出的,大伙都站在一旁哈哈大笑。后面的张居士也把它扛了下来,剩下的人一个也没扛下来。没扛下来就都撅着嘴,都不高兴,“怎么她俩能扛下来,我们就扛不下来呢?”我说:“都能扛下来,你们都到大雄宝殿去跪念二十分钟佛号。”念佛主要在净心。所以说佛号的力量不可思议,净心的力量不可思议,心净的力量是不可限量的。他们念完佛再回来,结果扛一个掉一个,扛一个掉一个,把他们高兴得不得了。

后来我也试验了一次,不找龙天护法,也没费劲就把它扛了下来。但是不学佛的人、不念佛的人,膀大腰圆的大小伙子,累得满头大汗,粗脖红脸地也扛不下来。凭力气绝对扛不动,那是一百吨重呀!靠人的力量绝对不行。六十多位游客挨个扛扛不下来,他们看我们一个个地扛下来很是惊奇,“这帮老少不齐,一个个看上去病病歪歪的,他们怎么有这么大的力量?”佛号的力量不可思议,在这里确实得到了验证。

因为时间很宝贵,纯印老人其他的灵异事就不讲了。她老人家来到娑婆世界一百零九年,我们主要是传播老人家的德性,是如何修证的。老人走了以后,她的寝室谁也不敢去,一进去就头皮发炸,汗毛直竖,后脊梁骨冒凉风。我想你走之前盘腿“睡觉”二十一天,把我折腾得够呛,走了以后还这么“闹鬼儿”……在第五天晚上,因为我的小姑娘害怕,她就跟我和老伴挤在一张床,我们那间卧室亮着灯,外面的客厅没有点灯。朦朦胧胧中,我听见有人召唤我的小名……这小名已经五十年没人叫了,我早就把它忘记了。召唤有三四声,我迷迷糊糊想起来了,“这不是喊我吗?”我赶紧走了出来,看见老人家在大厅里站着……

我现在称她为老人家,因为她已经不是我的母亲了,也确实不是我的母亲了,可怎么知道是她呢?因为她的耳朵大过常人之半,她在关内有个绰号,叫“大耳朵婆娘”,我认得她的大耳朵。以前她的身材小,但手臂很长,她的胳膊耷拉下来能摸到膝盖。现在呢?她老人家比我还要高出十公分,而且不是小脚,已经是大脚了。面相也就在三十岁左右,肤色白净,手指纤长,皮肤清透得似乎一碰就能被碰破,那长相绝不是爹妈生出来的,非常非常殊胜!她有一种无形的摄受力,叫人根本不敢去握她的手,我知道她是老人家,但不敢用手去触摸,她的身体散发着一种难以言述的威严……她用手一指,我就坐在沙发上了。

这次谈话大约四十分钟。老人家讲了我的前世,并给家里面每一个人都留下一句话,对我讲了四句。我知道这四句话不是对我讲的,是给我们所有学佛人指出的一条修行之路。哪四句话?“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远离名利,一心念佛。”我解释一下,“诸恶莫作”是自度,就是自修、自证;“众善奉行”是利他、度他。自度就是度他,自度必须要在利他的基础上。

最近有一位老居士跟我说:“我天天回向,但我不给众生回向,只回向给我自己,因为我的功德本来就很小,如果都回向给众生,我的功德肯定没有了。”存这样的心能不能往生?不但不能,恐怕还要进饿鬼道。贪哪!贪法贪功德。他说:“成佛之后我再把功德回向给众生。”我告诉他:“你成不了佛。”成佛首先要成就大心。心就是法,法就是心;离心无法,离法无心;心大法大,心小法小。《无量寿经》是了脱生死的大法,是中本华严,如果你的心是小心,只为自己求解脱,你读《无量寿经》也不会有用,对你不过是小学课本。如果你时时念念为众生,“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这样的心,即使不读《无量寿经》也把《无量寿经》全解了。心大法大,心小法小。修行人必须要发大心。只为自已,没有利他之心,你不是修行人。

双泉寺藏经楼现在落成了,有好多同修把建藏经楼的功德都归在我犟牛身上,殊不知我所做的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传话筒。那是全国同修捐的款,是他们省衣节食建起来的。有的同修卖了冰箱,有的同修卖了金银手饰,还有的老同修把临终钱都拿了出来……半年六、七十万,好多钱我都不知道是从哪邮来的。谁在化缘呢?诸佛菩萨,龙天护法。最主要的是纯印老人在管,因为纯印老人的舍利要供在藏经楼里,现在居士们发心要为老人做一个水晶石的舍利塔。纯印老人的舍利同修们都见过,它和其他舍利不一样,不只是一块光泽闪耀的结晶体,而且能随着瞻仰者的心境而现境界。有人看见龙,有人看见狮子,有人看见极乐世界图,有人看见三圣,有人看见观音,有人看见弥勒,有人看见古佛观音燃面如来……我一共看过两次,第一次放光没看见,因为眼睛不好,一放光我就淌眼泪。第二次我定下心神,看见一位穿白衣的观音大士在山顶上打坐。

这座藏经楼绝对不是我修的,同修们不要搞错,我要有这本事我天天化缘。在东北,有的大雄宝殿漏得不像样子,在五台山东台,我看到那里的大殿也漏顶,文殊菩萨被风吹雨淋。一看到这些我就忍不住掉眼泪,心里非常非常难受,但我无能为力,我要有能力我全管。找谁呢?找龙天护法,让他们管,他们确实管。但是有一条,无我。你把“我”字掺到里面他们不管,没有“我”他们管。

昨天见到本慧师,我跟她说:“为什么藏经楼开光法会我没有来?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我的份。”我发愿是五十万,愿满缘就没了,就不要再强出头了。再出面那叫什么?名利。听法会上讲“犟牛、犟牛”的,多烦恼啊!我在佛前交完差,告诉我满愿了,再送一次纯印老人的舍利,今后的事情不再管了。现在我们的缘在香海寺,五六百年的古寺院,文化大革命时被破坏了,只剩一块古老的奠基石。但寺院里有七棵大古黄榆,化身成二盆粗的大蟒蛇出来了,这是护法在显相,古寺院确实有护法。所谓道场道场,什么是道?能让众生往生成佛,道场有道。不能让众生往生成佛,这样的道场就没有道。庙越建越大,越建越漂亮,没有道不行。听说老爷庙经常“打佛一”,以前搞不清楚什么是“打佛一”,现在才知道是一天一夜精进念佛。能组织同修们念佛,精进修持,这是有道,将来能往生啊!岫岩据我所知已经往生三个人了,有三位大佛在你们岫岩啊。

所以藏经楼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确实不是我起的作用。建这么大的藏经楼,没有诸佛菩萨加持,龙天护法护佑,想都不敢想啊。就得靠佛,靠龙天护法,靠哪个人都是瞎扯。我只去了长春、伊通、松株、阿城这么几个地方,连北京都没有去,结果全国各地都往这里邮钱。我也觉得奇怪。这不是龙天护法护佑是谁呢?在我们佛门有一条,没有个人的记功薄,绝对没有!把一些事情记到某个人头上,那是给他造业。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远离名利,一心念佛”。修行人最最可怕的就是贪着名和利。有人讲犟牛居士现在可了不得了,中国大陆几乎都知道你,广东、福建、上海、南京、天津、深圳都请你去;海外呢,台湾、新加坡、美国也都有你的录像,这回你可有名了。要说我有名,我的名叫什么?“犟牛”是我的绰号,你写信找犟牛,在中国大陆根本找不着。不但没有名,而且没有利,我学佛是越学越穷,越学越苦,生活也越来越检点。因为往各地邮录音带、录影带的邮费我都拿不起了,我所到之处也从没花过居士们一分钱,全靠这点工资,哪里能有利呢?但我现在得到了大利。我舍的那些微不足道,而我身体以前所有的病却全都没有了,过去我就知道攒钱攒钱,结果攒了一身病,现在不攒钱了,病反倒不见了。而我得到的最大利,是当生定能成就,生死大事我已经解决,这是最大的大利!我能得到这个大利,同修们也都能得到,明天我告诉你,你会了就有把握了,也能当生成就,决定能成就。让我们同沾法喜,同得大利!

修行人为什么要远离名利?名利可坏道人之皮,名利可破道人之肉,名利可蚀道人之骨,名利可损道人之髓。皮者戒也,肉者定也,骨者慧也,髓者无上菩提也。“皮者戒也”,有名有利,肯定不会守戒;“肉者定也”,不守戒当然不会得定,没有定必然不会成就;“骨者慧也”,无戒无定想得般若智慧根本不可能,清净心里生般若,贪着名利,怎么会有清净心,怎么能得般若智慧?“髓者无上菩提也”,沾染了名利,必定远离菩提心,菩提心广大无我,怎么会有自私自利呢?

这第四句同修们千万千万要注意——“一心念佛”!何谓一心?一心就是真诚心、清净心、发愿回向心。一心就不是二心,一心没有分别。今天搞这个法,明天又修那个法就是分别。我们同修修行不得力的原因,就是总有所求,“以有求之心修一切法,一切法皆不可得;以无所求之心修一切法,一切法皆可得”。“我怎么还没有把握往生?”“我的妄念纷飞,怎样来消除呢?”“念了这么长时间的佛,我的身体怎么还不好?”这些全都是有求。佛菩萨不是管家婆,他没有心。你有心,有心和无心对不上频道。不要求,求不得,不求可得,舍得舍得,把舍的念头也舍掉为真得!要修清净心,要一心念佛。纯印老人留下的这四句话就是为我们末法的有缘众生都能当生成就,她一生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表法,不这样做很难成就。

老人讲完话要离开的时候我起身跪下了,因为她的威摄力实在太强,即使微笑也见不到喜怒哀乐的表情。如同讨饭的乞丐见到皇帝似的,我连眼睛都不敢抬,只好跪在地上拽她的衣裳。她穿的是银灰色的海青,最上面是一巴掌宽白色的大领子,发髻上卷着,当中扎的是观世音菩萨像里所戴的饰物,那簪子也是白色的,不像骨头也不像是玉,还带着穗儿,她稍微一晃头,这个穗儿就来回摆动。我捏她的衣襟,感觉手指就像被涂了油似的那么润滑,而且有温热感,仿佛通电一样,看来这衣服也是宝啊!我这一跪下,她顺手在地上捡起一只皮鞋,照我的脑袋就打上了,“你这个犟牛,六十多岁的人了,还不醒悟,今天要不给你留点记号,你还以为是在做梦呢?”

这一打,我就感觉脑袋被打成两瓣儿了,小白骨头唰唰就落了下来……我“嗷”的一叫,马上惊醒了……怎么回事?我实际是在做梦。我从床上蹦起来,吓得浑身哆嗦,我赶紧招呼老伴,说:“快检查检查我的脑袋,我脑袋两瓣儿了!”我小姑娘也凑过来,“好好的,没咋的。”她这一说不要紧,我额头上“呼”地肿起一个大鞋底子印,把我小姑娘当时就吓哭了,“奶奶这是怎么的了,一辈子也没听奶奶说一句狠话,怎么走后打起爸爸来了呢?”

从那天起,我才真正不敢谤佛谤法了,她要不打,我还入不了佛门,还不会相信因果。以前她一讲佛,我就说:“你把佛找来,你要能把佛找来我就相信。我得跟佛探讨探讨,为什么世间富贵不一,有穷有富……”

再讲一讲我的绰号,从我记事的时候纯印老人就称呼我“犟牛”,什么原因不知道。入佛门以后才明白,佛门有三辆大车:羊车,鹿车,大白牛车。羊车表小乘佛法,鹿车表中乘佛法,牛车表大乘佛法。当然佛法只有大、小乘,中乘是方便说,表声闻、缘觉乘。我们看“犟”字的上面是一个“强”,下面是一个“牛”,“犟牛”呢,是后面再来一个牛。这说明末法时期的众生更加难度,一头牛已经不行了,要用两头强牛来度人、来拉车。确确实实,能闻到大乘佛法太难太难,纯印老人所传的大乘佛法即是以心印心之法。如何以心印心?一句阿弥陀佛名号,念佛成佛!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