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法门2

2009年2月22日 | 作者: 刘镇源 | 152 浏览
字体 -

佛法主要是讲心之法,所以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门无内外,法无上下,心无大小。

纯印老人一生所示现,即是修心证果之法。她老人家有许多法语,当时不了解,现在才弄明白。对贫富问题老人讲:“贫富无差别,家大业也大,最终有业无家。此理世间人看破的太少了。”对烦恼问题老人家讲:“世间本来无烦恼,烦恼全是自己找,凡事不走心,就没有烦恼。”烦恼哪来的?走心走来的。一天天地胡思乱想打妄想,顺境生欢喜,逆境生厌恶;得到了满心欢喜,得不到伤心难过。欢喜心、厌恶心都是烦恼,在烦恼中一天天混日子。一切都要顺其自然,不要走心,走心在佛法讲叫做攀缘,攀缘心一起,清净心即灭。要随缘度日,随缘不攀缘,不管顺逆,安心于现有的生活、学习、工作环境,不要让环境左右自己的心。时时做到“随缘勿攀,随遇而安,常发菩提,佛号不断”。菩提就是觉悟心、智慧心、真诚心、清净心。黄念祖老居士讲“菩提心是大慈悲、大愿力、大智慧”。藕益大师讲得更为确切:“发愿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成佛的心就是菩提心。”发愿往生即为大心,大心就是菩提心。菩提心就是无我,无我相、无我执,也就是般若智慧。

何谓智慧?下一个定义,可能不确切。分别诸法相称为智,洞达诸法性即为慧。法相有分别称智,法性无分别称慧。分别一切法叫做智,不做分别想就是慧。心经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分别“色受想行识”是智;明了“色受想行识”是缘生,缘生无性,无性则空,了不可得,此为慧。智指有而言,慧指空而说。事相上虽有,但“有而非有,非有而有”;理体上虽空,但“空而不空,非空而空”。犹如虚空,虚空空不空?空也。但虚空之下空不空?山河大地,宇宙万物,连须弥山也在虚空之内……此即有而非有,非有而有,空而不空,非空而空。明此即为妙智慧,真空含妙有,妙有显真空。金刚经讲的“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不取于相为有即智,如如不动即空为慧。其根本即理事一如,性相不二。亦即菩萨所修“随缘不变,不变随缘”,随缘者是有为智,不变者为空是慧。

智慧从清净心中生,清净心是智慧的母,清净心是智慧的本。这次在五台山,在佛菩萨的加持下,有七、八副残缺不全的对联,我见到后闭起眼睛念佛,马上就给对了出来。师父听到后走过来说:“阿弥陀佛!一字不差。” 有一块乾隆皇帝题写的匾额有三个字是开山祖师加上去的,几百前的事情有谁知道,师父听到我讲也马上走过来给大家证明。哪来的智慧呢?清净心生般若,清净心就是智慧。有的人读了许许多多经典,如果给你写出上联中的三个字,你能不能对出整幅对联?绝对对不上。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无量劫来的妄想、分别、执著染污我们的真如本性,你还嫌垃圾不够,还要往里装。不要再装了,要往外扔。放下放下,经典也要放下,经典看多了增长所知障,所知障障碍你生不起般若智慧。应该专下心来,用声声佛号清洗这些垃圾,擦试这面镜子。大圆镜体自性本具,现不出来怎么办?“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老实实,一门深入,日久天长,尘垢渐渐消失,镜体必然现前。

有的同修一听很不服气,“四弘誓愿讲‘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按你这样讲,‘法门无量誓愿学’还要不要呢?”“法门无量誓愿学”当然要!但它有前提,必须要先“烦恼无尽誓愿断”,烦恼断尽之后才能“法门无量誓愿学”。四弘誓愿第一个就是让我们“众生无边誓愿度”,众生包括所有的有情、无情众生,我们度得了吗?我们连小乘的修行成就都没有达到,现在去度非把众生度到饿鬼道不可,因为贪嘛!贪什么?贪法。贪法也是贪!必须要先“烦恼无尽誓愿断”,当我们成为大菩萨摩诃萨的时候再去度众生,现在度不了。如何“烦恼无尽誓愿断”?只有老老实实一门深入。一品无明都破不了,前提没有达到就想一步登天,根本不可能。等到前三条统统具足,最后才能“佛道无上誓愿成”。

小乘佛法主要是讲“苦集灭道”。世尊初转度五比丘之前,憍陈如等五位陪太子出家的同伴见太子饮牛乳浆,以为太子道心退转,离佛而去。佛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悟道,之后就到鹿野苑去度五位同伴,讲“苦集灭道”四圣谛。从最初的僧伽“五比丘”开始,佛讲“苦集灭道”讲了十二年。为什么讲十二年?教学必须要从小学开始,小学课本学完,再教中学,一步一步往上修学。所以现在就想学法门,绝对是愚痴人所为。“不怕不见性,就怕不成佛”。一定要成就之后再学无量法门,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当生成就。当生成就有一个标准,我们这件“衣裳”脱掉以后有把握不再穿上,一定要有这个保证,没有“身”这个包袱了,才能算是成就了。纯印老人讲:“人活着就是老换衣裳,一件不如一件,越换越脏,越换越破……”

我是勉强得的人身,因为前世也是修行人,但没能遇到特殊的法门。张居士可以给同修们看看我以前照的那张照片,照相时我戴的是墨镜,因为以前我的眼睛怕见太阳光,结果照出来以后,出现一位身材高大的出家二僧,不是本国的,而且墨镜变成了大白镜子。现在我弄明白了,前一世为什么没有成就?肯定不曾遇到净土念佛法门,想凭自力达到业尽情空甩掉这个假身、这个包袱难啊!可见现前当务之急,就是以佛号修清净心,以佛号证菩提、开般若,唯有老实念佛,一心念佛,修学其他法门我们的根性不行。

上午我讲“八宗并立,导归净土”,禅、密、律、净、天台、法相唯识等等这些法门确实都好,好比一座大厦,必须要用八根大柱子来支撑,一根柱子支撑不起来大厦。所以我提倡“八宗并立,导归净土”。修密,密净双修;修禅,禅净双修……一定要老老实实念佛,当生才能成就,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声佛号,唯有佛号入心才能解决生死大事。要修清净心,清净心显露,真如本性即现前。

我现在除了念阿弥陀佛以外,别的什么都记不住。有一次我写老伴的名字,写完“佟”字后剩下那两个字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老伴说我学佛学傻了。家里的事我也不管,张居士知道,我小女儿后天结婚,我出来这么多天肯定也帮不上忙了。临走时她一再跟我讲:“爸爸,我结婚那天您可一定要回来呀。”我对她说:“你这个爸爸已经不是你的爸爸,而是你的同修了。”老伴说我没有感情了,我说要感情就去不了极乐世界。该放下的一定要放下,“儿孙自有儿孙福”嘛。确实,我对儿女的情义基本上完事了,但对我们居士、学佛人我舍不得。修行人必须要断情识、断淫欲,不断不能往生,生死大事解决不了啊。

在此对年青居士们也讲一讲,我们大乘学佛人是从心地起修,小乘学佛人是从事相上起修。怎样从心上起修?事情可以做,心不要贪着心不要动。万万不能有贪欲之心,佛讲“淫欲心不断,轮回不已”。众生所以轮回的根本就是淫欲之心。为什么断不了?不了解事实真相。我们人身哪里有干净的地方?父精母血,种子不净;来处就别讲了,来处也不净;九孔常流不净之物,八万四千毛孔排泄不净之物……另外,色身生存的环境也不净,五浊恶世,心时时被染污,无量劫来的妄想、分别、执著,贪嗔痴慢疑的习性,以及念念贪求的财色名食睡等等统统不净……诸多的不净,都是从淫欲心中生出来的,这是我们不能成佛的根本原因。所以淫欲心必须要断。最好是夫妻双修,如果夫妻不能双修,也不要影响夫妻感情,事可做心别动。同修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不要搞的家庭不和,我们学的是大乘佛法,大乘佛法是从起心动念上修。万法心想生,心一定要清净,心一想就破戒了,要转心。佛法就是以心为宗,千万要把心看住。

有同修问佛像要如何安放最为恭敬。佛是教师,我们是学生,供佛像不必非要坐西朝东、坐北朝南的,只要地方干干净净,挂在哪里都可以。最好是把佛挂在心里,“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二六时中佛号不断,这不就把“阿弥陀佛”挂在心里了吗?我现在就是把“阿弥陀佛”挂在心里,有时同修看到我连早晚课都不上,实际我上没上呢?不但上了,连睡觉都在上。我在这讲着话,心里却一直在念阿弥陀佛,你说我哪天没上早晚课呢?二六时中每时每刻都在上早晚课。但同修们一定要上早晚课,如果达不到这个程度,还是要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从相入理慢慢薰修。

我曾经说“念佛法门是不回向的法门”,真是不回向的法门,它特殊就特殊在这里。同修们只要念佛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七宝池中就会生出一朵莲花,佛号念得越精纯,莲花越茁壮越光艳。这莲花是怎么生的?是念阿弥陀佛生的,不是念回向文生的莲花。如果你不念佛号,改学其他法门,这朵莲花就会渐渐枯萎。西方极乐世界一切真常,唯有七宝莲池中的莲花有变化。但是回向肯定也对,回向就是把我们在娑婆世界积攒下的资粮寄存到西方极乐世界,所以说回向也对,不回向也对。没有对和不对,对不对在心而不在相。

纯印老人曾经对我讲,为人处事一定要走中道。但她不是挑明了对我讲佛法、讲中道,她说:“你当上干部了,记住一定要尊老爱幼,要‘走得正,行得端,三条大路走中间’。”这句话就是告诉我们做事情要走中道。其实佛讲中道也是方便,并不究竟也并不圆满,因为有中就一定有两边,佛讲中道是对修学大乘佛法的菩萨们讲的。古德有一首诗形容走中道,如果能明理,中道也不让我们走。

海藏多罗一叶舟,不居两岸不中流。

一篙撑出虚空外,惹得春风笑点头。

这才是圆满法。“海藏多罗一叶舟”。海藏多罗就是指大藏经典,多罗就是贝多罗页,古印度最早的经典都是用贝多罗叶抄写的。大藏经典有如浩翰的大海,在此大海中,有一只像小树叶一般大的小船。这小船如何走呢?“不居两岸不中流”。不走这边,不走那边,还不走中间。那可怎么办?“一篙撑出虚空外”。篙就是撑船用的竿子,这一竿子撑到什么地方呢?一真法界。虚空外就是一真法界,十法界不呆了。什么“篙”这么厉害?阿弥陀佛名号,这句咒语就这么厉害!“惹得春风笑点头”。到了西方极乐世界,那里的大菩萨摩诃萨们见到我们非常高兴,非常赞叹,也非常欢迎!

这首诗就是告诉我们修行之路,一定要专修专念,当生成就。具体怎么修?有一首偈子。这首偈是我在一次法会之中无意讲出的,我自己并不知道,有一次我到一位居士家,看到他家墙上有这一段文字,他给变成字画了。我读了之后很赞叹,问他这首偈子是谁写的,怎么写这么好!他们逗我:“这首偈子境界高不高?是不是高人写的?”我说真是高人。因为底下落款的字小我看不见,他就给我念:“一九九七年,录犟牛居士法语。”我一听吓了一跳,说:“你可别往我身上乱安!我九六年才入佛门,哪里说过这首偈子,绝对不是我说的。”结果他拿过录音带倒到那地方一放,真是我在那说呢……

这首偈肯定不是我所说,是有人在说,我只不过是个传话筒。现在有师父把它称作“净土宗修行秘决”。我念一念,同修们自己体会一下。“口不论是非,行不介入社会,身不沾恶缘,心不离弥陀。闻而未闻无烦恼,见而不见少是非,事事变化心无住,一心只求真智慧”。

“口不论是非,行不介入社会”。是九九年出的问题,而早在九七年,就已经有人告诉我们“行不介入社会”。“身不沾恶缘,心不离弥陀”。什么是恶缘?电视、广播、报纸、小说都是恶缘。要远离恶缘,心想阿弥陀佛,口念阿弥陀佛,身专礼阿弥陀佛。念佛有好多同修不会念,念佛不管出声不出声,耳朵都要听得清清楚楚,我睡觉时佛号听得可清楚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要这样一声一声听清以后再把佛号句句入心。“闻而未闻无烦恼,见而不见少是非,事事变化心无住,一心只求真智慧”。

净土一定要这样修。当然我知道这首偈肯定不是我说的,我哪有这个智慧,那时我刚入佛门一年多。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在福建皈依的佛门,到七月份受了五戒,过了三天又受了菩萨戒。我是什么事都走得快一些,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做了糊涂居士,要么怎说是三宝愚人呢,什么也不懂。受了菩萨戒以后,我才真正开始念佛,到现在皈依整整四年,念佛还不到四年。但在老人走后四个月,我就开始和同修结法缘,还没入佛门我就讲了“犟牛初悟”,引经据典地讲了四个小时。我是听我自己讲的“犟牛初悟”才开始真正学佛的,因为那里面将如何修行、如何念佛,末法应注意的事项全都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次给师父带来了“犟牛初悟”,同修们可以听一听,我就是根据这个学佛的。我知道,我纯粹是个传话筒。这之后我听过我的老师,没见过面的老师净空法师他老人家讲的《无量寿经》一百零七盘磁带,以后就没有时间听其他的了,这跑那跑的没有时间了。

真智慧是念阿弥陀佛念来的,念得心清净,智慧就现前了。去年阴历九月我们去香海寺参加观世音菩萨开光法会,我们去了十二个人。当时有一位七十五岁的邹桂英老居士,大家可以看看照片,这是她往生前一个小时照的,当时她念佛已经功夫成片了,就是用呼吸念佛。她有七个孩子,没有一个信佛,她跟我们说:“在这往生多好,家里往生没有把握,都是我的冤亲债主。”我说:“你想得挺好,想在哪往生就在哪往生呀?”开光法会后我们又到通榆念佛堂跟同修结法缘,那个念佛堂是国家批准的,当地民委的一位主任也在场。在讲的过程中,我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送往生的场面,往生者躺在三圣像下面……我顺嘴就告诉他们:“这个念佛堂很了不得,最近一、二天将有一位居士往生,走得很殊胜。今后这个念佛堂会接二连三地有很多菩萨往生。”当时有好多居士问:“犟牛居士,你说的是谁?男的女的?”我说是谁不知道,肯定在一、二天之内有往生的。

我们念佛修一辈子求的就是往生,但有的居士一听就害怕了,“往生就是死啊,我现在活蹦乱跳的……”就互相猜疑。有位老居士过来了,“我现在六十多岁,是不是我呀?”我看出来他很害怕,就告诉他:“不是你,你不求往生,佛不会找你的。”别看有的同修表面修得挺好,内心怕死怕往生,怕扔掉这个色身找不到那个大蟒蛇身,这样的人骗不了佛菩萨,往生无份。我们吃过中午饭,邹桂英就抢着在三圣像下照相,“给我留张照片吧!”这张照片洗出来之后,她的身体四周都是红光,她跟张居士合照的那张张居士没有跑光,而她照的两张都“跑光”都是红光,这是她往生前一个小时照的。我们来到开通车站买完票到站台等车,因为我穿的衣服不多,我就靠在墙角背风。那天送站的师父和居士们很多,这老太太一看到我就从人群中走出来,到我跟前后往我左肩一靠,抬头冲我笑一笑,突然一低头跪下了。我想老居士你在站台上下什么跪呀,我用手一扶,她嘴角的口水已经流下来了……当时我就明白了,我想老居士你真是聪明啊!把这身臭皮囊交给我来处理,你真有智慧呀!我的智慧赶不上邹老居士,我要是一跪就能往生成佛,我早就跪下了……

随后大家就把她拉回念佛堂去了,到了那不偏不倚,正好停放在三圣像下面。真是清净心生般若,没有时间和空间,往生的场面提前就知道了……我们的所知障太重,知道的太多了,大垃圾筒早就装不下去了,我们还舍不得往外扔。佛讲“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佛可没讲“唯读大乘经典方可得解脱”,佛没这样讲过。“读万卷经不如念一声佛”!我听“犟牛初悟”里有这样一句话,我知道这话不是我讲的,是有人在讲。古大德也告诉我们,“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我们同修聚到一起,真正的念佛人可以看得出来——无话不谈佛法,不讲家常事。现在家里来客人,我宁愿去小黑屋打坐睡觉也不跟人拉家常。家里人说我变了,没有情了。确实变了,因为情识不去不能往生,真如本性现不出来呀。情识的具体表现就是我相,我相是什么?这个人对不起我,那个人瞪我、讽刺我……这个人想当初给他那么多好处,现在怎么如此亏待我……我相障碍我们的道心,情识挂碍着我们修不出去。

日常要少说话,“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高峰老人有一首插秧偈:“手持稻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稻秧”就是阿弥陀佛名号。田是心田,阿赖耶识。要时刻往心田里插“阿弥陀佛”这棵秧苗。中午在斋堂有位老居士问:“为什么我的妄想总是去不掉?”我告诉你,有去掉妄想这个念头,这辈子妄想也别打算去掉,往生也不可能。并不是你不能往生,是这个念头障碍你往生,必须要去掉个念头,往生才有可能。妄想和菩提本来是一个。迷的时候叫妄念,悟的时候叫菩提,这是自性起作用,把妄念去掉,菩提也就没有了。去掉妄念这个念头本身就是妄念,以妄去妄,去一生二,一个妄念变成两个了。越着急上火越没有用,绝对去不掉。因为妄念是分别心分别出来的妄念,是凡夫心,要转心,把心一转就是菩提。怎么办呢?诵经时不管出不出妄念,经照样诵,出就出不去理它;念念佛出妄念了,也不要理它,还是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念念佛睡着了,睡着了好,醒了接着再念……这样顺其自然就好了。

这就是马鸣菩萨讲的“本觉本有,不觉本无”。觉悟的心本来就有,不觉悟的心本来就无。本来没有的能把它去掉,本来就有的去也去不掉。要转,转妄想烦恼为菩提。怎么转?不要有转的念头,“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念头起来不可怕,就怕顺着妄念越走越远,佛号提不起来就麻烦了。要马上觉悟,提起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样就不是“觉迟”,而是觉悟很快了。容易昏沉就去睡,睡醒了就不昏沉了。我现在天天昏沉,刚才在后面坐了一小会儿,睡了一大觉。困了你就睡,睡不离念,念还可以睡。就这样顺其自然地修,别寻思“别人都功夫成片了,我怎么不能连片、不能精进呢”?有这个心,恐怕一生佛号也不会连片,这是妄念。一定要明白,念佛就是老老实实地念,“弥陀弥陀直念去”,功夫不好没关系,慢慢就会纯熟,到“佛号念得熟”就好了。也别管念得对不对,念得如不如法,如不如法不要去问别人,问你自己的心。

有的同修一起妄想就埋怨,“又胡思乱想,我的心怎么回事呀……”你的心在哪里?哪里有你的心?学佛学来学去学出个“心”来,它在哪里?你把心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也好给你修理修理。不是妄念多吗?让大家给你洗一洗。哪里有心?心无体无相,有而非有,非有而有。不要再找这个心了,别说你找不到,二祖慧可大师也没有找到。他要安心,达摩祖师说:“把你的心拿来,我给你安上。”二祖说:“觅心了不可得。”达摩祖师说:“与汝安心竟。”不要再找这个心,不要再搞分别,管他出不出妄念、昏不昏沉,只管老老实实念佛就好。念佛是由“有念入无念,有生入无生”。遇到如此殊胜的法门再修不出去,末班车、末班船没有你的份,今后再想坐车坐船也不会再有。一百多年前纯印老人来到娑婆世界,为度我们住世这么多年,走后又将她净心修持的方法托付给其子犟牛来传播,你遇见了,有如此殊胜的因缘,但你不上车不上船怪谁呢?

纯印老人一生所表之法就是菩萨修学的六度。第一个是布施,她把从娘家带来的金银手饰全部布施出去救人。记得在伪满时期,因为没有粮食吃,马路上经常死人,那时叫路倒。对那些家里揭不开锅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纯印老人见到了就把手上的金戒指拽下来,“快把它拿去当了,去换些玉米面。” 都知道肯定是死当,不可能赎的回来,所以人家不敢接。“我当了以后赎不回来怎么办?”老人说:“这东西没有用,吞到肚里能把人坠死,玉米面有用,能活命啊!”就这样,金银手饰全布施出去了。我参加工作以后,家里的生活渐渐好起来,我老伴和她的孙男孙女年年都给她做新衣裳,而当老人走的时候,她的衣服包里只有两件洗了又洗、补了又补的旧衣服,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她经常说旧衣服好,穿起来感觉舒适、柔软,还总是告诫我要惜福惜福……

记得她年轻的时候,相面先生说她寿命不会超过三十九岁,海龙普积庵的妙善师第一次见到她也说她不能超过五十五岁。我那时候太小不懂事,但老人年轻时肯定现的是短寿相。而老人也由此为我们示现了惜福的果报,由于布施,老人转变了短命的面相,她活了一百零九岁。她不但财布施,而且还法布施,总是随缘随分地给邻里街坊的人“讲法”。她讲法和我们讲法不一样。记得一九六七年文化大革命,我被打成顽固到底、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党内没有我了,像一口没用的废物,我被“吐故”下放到海龙一个偏远的农村。我从十六岁就参加工作,这一下子要去劳动改造“扛锄头”,把我愁得都不想活了,因为我连苗和草都分不出,怎么看它俩都长得一模一样。还要去放牛,可我不会喊口令,左拉右拽牛也不跟我走……老乡们真是善良,他们白天帮我把牛赶到山沟里吃草,晚上再帮着把牛赶回来。

看我这样一天天愁眉苦脸的,老人家没事一样,照常扭扭地跑到邻居家唠嗑去。农村的跳蚤多,有位老太太七十多岁,连牙都没了,她摸到一个跳蚤后随手就把它放到嘴里咽了下去。老人家看到后就说:“唉,看来众生中最恶毒的就是人,你这老太太,一只跳蚤咬你一口就生这么大的嗔恨心,非要它一条命把它活吞了。你知道那个跳蚤是谁吗?那是你前世的姐妹。”大伙围在周围哈哈大笑,“老太太您真会说笑话,哪有跳蚤是人的姐妹的……”他们跟我一讲,我回家就对老人说:“我现在死的心都有,您就不要再跑到外面去跟人瞎说了!”现在想一想,那只跳蚤也许真的是她的姐妹。老人家就这样到处“法布施”,让人们生慈悲心,不要杀生。我看农场园时上面发给我一把老猎枪,我心里非常高兴,因为下放以后孩子们过得比老乡还苦,老乡们还有土豆、白菜、萝卜吃,我们可怜得就是窝窝头沾咸盐水。我就扛着猎枪在场院里来回转,想打几只家雀给孩子解解馋,但不知怎的,我手中的猎枪从没打响过。

有一天,一位邻家的老太太看见我扛着猎枪回来,她就问:“老刘啊,鸟打着了吗?”我说:“别提了,这些年光做干部了,猎枪这东西还真不会用,一到我手也不知怎的就是不响。”老太太笑着对我说:“你知道为啥不响吗?你们家老太太把火药一点一点地全都滴上水了,别说你,谁也打不响。”我一听,怎么这老太太专门跟我作对……所以我这一辈子杀生的事很少。记得十几岁时我和小伙伴们去抓蝈蝈,人家的蝈蝈从来拱不开笼子,而我抓来的蝈蝈专门会拱开笼门往外跑,哪次都是一宿起来后就见不着了蝈蝈。我急得一哭,老人家就劝我说:“别哭了,蝈蝈把你编的笼门拱开后自己走了。”现在想想知道了,老母猪也许能拱开猪圈门,哪有蝈蝈能拱开蝈蝈笼子的?

老人家就是这样,处处慈悲心肠,处处做财布施、无畏布施、法布施。看见有农家小孩用水灌老鼠洞她就制止,灌蚂蚁窝她也不让,她说“那是一国的人”。就到处讲这些。所以老人已经给我们表了这个因果——财布施得财富,法布施得聪明智慧,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因为她财布施多,所以要给纯印老人印书,弘扬纯印老人的德行,需要五万肯定进十万,就这么厉害。老人要让更多的人相信“舍得舍得,多舍多得,不舍不得”。我们世间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不舍只想得,哪有这样的道理。

第二个,老人修忍辱。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因为老人的公婆只愿跟老人过,不想再去别处轮饭了,为这事我的小婶隔墙骂了她三天三夜,她呢?照样扎花。因为她是大家闺秀会绣花,没事就在小鞋面、枕头上绣朵小莲花。小婶在墙外骂,她照样绣花。我哥哥姐姐气不过要出去评理,她赶紧把门插上,“你们怎么能听见她骂人呢?我怎么就听不见哪……”就忍辱到这个程度。为什么要修忍辱?不能忍辱就不能精进,禅定也就更无从谈起。所以修六度波罗蜜一定要找到主要的切入点,把因修好,果自然而然显现。

第三个,老人修禅定。老人的禅定功夫远非我们世间人可比,因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从来不放在心上,真可谓是“外不住相,内不动念”。

一九五一年发大水,大水涌到海龙的街里,马路上的水齐腰深。我和同学穿着小裤头在马路上趟水玩,突然来了一阵大风把我刮倒了,刮倒就顺着水流儿涌到河中心冲走了。我的同学赶紧跑到家里去告信,我哥哥嫂子就顺着河沿连哭带喊地找我,可那么大的水能找得着吗?哥嫂又跑回家想问问老人家怎么办,老人可倒好,已经坐在炕头上“睡着”了,等睡醒了天也黑了。她说什么呢?“该活死不了,该死活不了。”好像这事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这一冲足有八里地,海龙奶子山有一棵斜长着的大松树,这洪水刚好没有没过这棵松树,我的身体就被这棵松树挡住了。挡住后就随着水流的冲来冲去,把我冲到了岸上。

现在我回想起这件事,人确实有中阴身,因为从我倒地的一刹那,“我”就跟着河里小孩的尸体在岸上跑,心里着急怎么不来人救这个小孩呀……等那小孩被冲上岸,我还记得“我”走过去趴到他的身边看他还活着没有,结果是我哇哇地吐水。我也奇怪,怎么我没掉到水里我却吐水呢?其实是我的中阴身出来了。到第二天早晨我从八里地以外爬回家,一听我敲门,老人告诉我大哥大嫂:“开门去吧,老三回来了。”你说老人家有没有定力。

我的小婶因为心性刁钻刻薄,所生的七个孩子只存活了一个姑娘,比我小三岁。因为在旧社会女人不生子为最大的不孝,我这位婶娘就找纯印老人要把我过房给她去做养子。按正常情况,像这样的妯娌之间早就结下仇怨了,可老人一听,二话没说,满口应允。我知道后不管怎样哭闹、不愿意,小婶还是高高兴兴地把我领走了。因为那时我们家最穷,我父亲在家行二,在海龙给人家做店员。老大是乡长,天天戴着墨镜、礼帽,提着文明棍,我小叔是奉天(就是现在的沈阳)大买卖家的一个大掌柜,人家家境都很富有。到了小婶家,我看她给自己的小姑娘拿铁盒装的饼干吃,我就馋得不得了,可我这小婶连公婆都不去供养,新要的儿子她就更不理会了。但小孩终归是嘴馋,我就偷着吃铁盒里的饼干,可偷吃两块也就算了,我却越吃越爱吃,一盒饼干不到两天就全叫我吃下去了。结果没过二十天我小婶就又把我送了回来,“你这儿子嘴太馋,偷吃我闺女的饼干,我可不养活他了!”老人说:“我知道你不会养活他,哪有妈不心疼自己孩子的,但我同情你没有儿子,既然你不要,那还是我要回来吧……”老人对自己亲生的儿子就是这么平平淡淡,好像根本就不拿你当回事。

我小时候有一天下大雨,一个低空雷把高压线击断了,其中有一根搭在了木电线杆的拉线上,我放学回家不小心触到了那根拉线,当时就被高压电击倒,七窍出血,大小便失禁。当时谁上前去救我大火球就把谁推个跟头,邻居急忙跑我们家报信去了。像这种情况家里的大人怎么也要出来看一看吧,她听到后却不慌不忙,照样上炕打坐“睡觉”。我被抬回来时已经就是一个死人了,我大哥想去找大夫,老人家告诉他不要找。“人被电打了,有命就活,无命就死,他也不是得病。我看他还没有断气,你们就把他放在地上吧。”到了晚上她让别人都去睡觉,她拿个坐垫坐在我头前睡大觉看着我,看啥呢?也许是害怕猫、耗子什么的把的鼻子咬去。我整整七天才缓过气来,她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因为这件事把我的整个学期都给耽误了,要不为什么说我没有文化呢。我是在国共两党拉锯的时候念过两年书,之后又在杂技团学了六年,所以我会杂技、会武术,年轻时走钢丝什么的我全行。回想起来我这一生的灾难非常多,现在明白了,过去世只修慧没有修福,所以今世没有福报。而且手头一又积蓄就得病,吃东西油一大了就从胃里往上反,生菜、豆腐沾大酱,我就是这样的口福。

记得写《纯印》这本书时,我大嫂一提到此事就忍不住流眼泪,我大嫂也已经往生了,而且走得非常殊胜。她说老人家无论对谁都非常慈悲,唯独对老三太狠心了,老三的死活好像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实际老人这是在给我们表法,这是什么功夫呢?禅定。因为因果定律无论如何是改变不了的,你就是大哭大喊大叫,该死该活你也无能为力。可世人就是爱哭爱叫,好像哭叫可以解决问题似的。所以老人的心始终是清净是无为的,而我们的心总是杂乱无章,妄念丛生,一念下去又起一念,如同大海里的波浪,连绵不绝,涌动不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做到这样,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什么环境都能使心如如不动,这是凡夫境界吗?

布施、忍辱、禅定,这就是纯印老人为我们侧重突出的三方面,六度波罗蜜修好这三条,六度全得。为什么呢?布施度悭贪,通过布施除掉贪欲之心,没有了贪心人一定守法、守规矩,即为摄心持戒,持戒亦在布施之中体现了;忍辱度嗔恚,嗔恚心没有了才能够精进啊,否则“一念嗔心起,火烧功德林”,不能忍辱,修行永远不可能进步;禅定度散乱,禅是摄心无念、净虑身心,并不是单纯打坐,禅定是般若的基础,般若是禅定的升华,有了禅定心一定清净,心清净则生智慧,般若现前。所以老人为使有缘众生在修持时有所遵循,重点示现了六度波罗蜜的方便法:布施、忍辱、禅定。以简概全,就是为使我们在修行中抓住主要的切入点。

这就是纯印老人为我们示现的修行方法。在老人走后的第五天夜里她对我说:“纯印即一切如来,一切如来皆纯印,不要执著于史纯印老人家一个人。凡是与纯印有缘人,绝非等闲……”

老人家讲得很明白:凡是听到纯印之法,听到纯印的名字,能够按照她老人家示现的方法去修,你不是一般人!无量劫来你供养过她老人家,她老人家是谁你去悟,是和我们娑婆世界最有缘的一个人……老人讲得很清楚啊,凡是和她有缘,读到《纯印》一书,知道纯印法,乃至听见“纯印”二字,这个人绝非等闲!

老人嘱咐我弘扬纯印老人的修行方法,我说:“我的眼睛看不见经典,怎么能够弘法呢?”老人对我讲:“眼非病,病非眼,心有病否?以耳代目。”意思是说你的眼睛没有病,毛病在你的心,“以耳代目”。我现在真是这样,用耳朵代替眼睛,而我所得到的真实法益都是全国各地同修供养给我的,因为同修们今天问我这个,明天问我那个……有几位同修专门参研《金刚经》,有一天他们来找我:“犟牛居士,我们探讨一下《金刚经》如何?”我说《金刚经》讲的是什么?你们给我念一念。他们就翻开经本念经文,这一念不要紧,我得到了许多东西。我说你别念了,我给你讲一讲《金刚经》吧……我这一讲,他们听得欢喜非常。法益从哪得的呢?他们给我的。

这次给老爷庙拿来的这套磁带是我们朝五台山时,我讲的二十条清规戒律,之后还讲了所有殿堂之内的对联,这套录音同修们以后可以听一听,这些对联讲述的全都是大乘佛法。事先我告诉我老伴专门抄对联,不认识的字你来问我,因为我发心讲对联,所以佛菩萨就护佑加持,残缺不全的字也能把它添上。现在让我再对一个我也对不上,因为没有佛菩萨的加持了。尤其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文殊菩萨是智慧的化身,乃七佛之师,久远劫前即已成佛,他有十种无尽甚深大愿。连他的学生都是佛,你说那还了得嘛,所以当时是谁在加持呢?肯定是文殊菩萨,我们普通人不会有这个智慧。而且师父听到我讲还马上走过来给以印证,“阿弥陀佛,一字不差!”要不周围的同修不信服呀,“大师兄顺嘴出来的这些到底对不对呢?”所以每讲一处对联都有和尚出来给以印证。实际是谁给对的呢?文殊菩萨。我上北台时看见的那个人就是文殊菩萨,但我没看见他老人家的脸,可他确实显了相。

不但我可以看见文殊菩萨,哪位同修到五台山都能见到文殊菩萨,只是他所显的相不一样,要等你回家后琢磨琢磨才会知道。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凡夫见到佛菩萨也是凡夫,而菩萨看众生都是大菩萨,佛看众生都是佛。我们确实没有智慧,回家后好几个月才想起来,朝山拜佛都是从山下往山上拜,哪有从山上往山下拜的呢。当我再回头见不到这人时我还想他是不是被大风刮下山去了,还后悔为什么没去扶他一下,把他送到背风的地方,因为他当时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为这事我还感到挺忏悔,责怪自己的慈悲心哪里去了,为什么没去帮助他。现在我回想一下,见到他的那个地方是处平坦的山坡,根本不可能被风刮下去,可这个人一转眼就没有了,山上的师父也没有见过他。

所以像纯印老人这样的大菩萨在我们身边有许许多多呀,只是他们示现的身相不一样,有现出家相,有现居士相,甚至有的现恶人相,因为在恶人堆里也有菩萨在度化有缘。佛菩萨是“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纯印老人家和我共同生活了六十四年,我也没看出她是位再来人,我只觉得这老太太一天到晚净说糊涂话、颠倒话。对恶人她怎么讲呢?“恶人和善人的心本来都是一样的。”我一听就顶撞她:“恶人是什么心,善人是什么心,怎么能是一样呢?”她又说:“我说的这个心是看不见的心。”我一听真把我气够呛,“心还有看不见的心?杀猪宰羊时哪个心看不见哪?!”她笑一笑,不再往下解释。确确实实,诸佛菩萨时时刻刻都在想办法度众生,甚至连释迦牟尼佛都应化在世间,但他不会现释迦牟尼佛的相,可“佛菩萨时时示世,怎奈世人不识”啊!

纯印老人家已经告诉我们一定要这样起修,她一天天坐着“睡觉”,往那一坐就不再吱声,脑袋拔得溜直,而且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老人在干什么呢?现在想想她肯定是在净心念佛!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上山捉蝈蝈,一步踩空掉进一个破朽的棺材里,爬出来以后把我吓坏了,到晚上睡觉时老是做恶梦一惊一炸的。老人问清怎么回事后对我说:“今后凡遇到急难恐怖的事情你就喊——‘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快来救我,弟子有难’!喊三声,观世音菩萨马上到场相救。”我们现在称“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她那时说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她接着又说:“如果情况不是很危急,可念三声阿弥陀佛,每念一声,用手从额头往脑后用力摸三下,这时候你的本源之火窜起七尺,一切邪魔外道、妖魔鬼怪都要远离你三十里以外。”念佛她只跟我讲过这么一次,以后她没再讲过。所以老人一天天的打坐干什么呢?可以肯定是在念佛。因为无论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三世诸佛无不安住在念佛三昧之中。

还有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我二哥六、七岁那年,家里穷得断粮了,老人让他到十几里外的我二姐家去借粮。因为途中要翻过一座大山,山上不但荒坟遍布,里面大橡树林被风吹动的响声也很吓人,我二哥害怕,说什么也不敢去。老人就悄悄告诉他:“我教你一个咒语,你一路用心念着它就不觉得害怕了。”什么咒语呢?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吽”。教完还特别叮嘱他:“这个咒语教给你,对任何人都不要讲,讲出来不但不灵,还要减寿!”这是在老人四十岁左右时教出去的咒语,什么时候知道的呢?前年我二哥看见我家墙上贴着这几个字,他不认识,问我是什么。我说:“这叫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吽。”他一听喊了起来:“你怎么敢把这几个字说出来?!”我觉得奇怪,“怎么你知道这个咒语吗?”“我七十多年前就会……”七十多年以后,他才敢把这件事讲出来。

老人家有好多的谜现在解不开,像九八年发大水,早在九五年她往生之前就讲过了。“大后年中国有好多地方发大水,人得死不少,庄稼也要减产好几成……”那时刚过完春节,我就对她说:“你一天到晚坐家里就知道胡说八道,大后年的事你都知道了,你还成神仙了呢?”老人一笑不说话了。记得一九七六年吉林的陨石雨一下来,她就说:“毛主席、周总理还有一个大官要走了。”那时候我正在挨批斗,吓得我赶紧把她的嘴堵上了:“这话可千万说不得!如果传出去,我这‘走资派’非得活活让人打死……”她不服气,说主席就是要走了嘛。老人对谁都不说死而说走,结果这年主席、总理还有朱老总真的走了。你说这都是怎么回事,确实是个谜。

纯印老人睡觉时打这个手印,双手合十放于枕边腮侧。有时候还这样,掌心、劳宫相贴,两只手并拢相握,现在知道了这叫禅定印。而打坐的时候老人常常用金刚印,把大拇指掐到无名指的根部后攥拳,但有时候她把大拇指伸到中指和无名指的中间露出一点头来,就这样两手结印后随便一放,这个印叫什么不知道,我给它起一个名字——纯印。这个手印在经书里找不到,而她还确确实实经常这样用,但可以肯定,将来肯定会有人把它解开。老人走了以后,我们家房门上出现过许许多多的手印,张居士知道,用碱水洗,用什么也擦不掉,现在没有了,整整出了三年。而且有时出,有时不出,学佛以后我才知道这是佛家的手印,所以一出来我就看着,真是各种各样的手印……纯印老人已经把当生成就之法传到我们世间,我们一定不要辜负老人的一片悲心。

为使末法时期的有缘众生都能做到正修正念,不被外魔干扰,下面我讲一讲佛在《大般涅槃经》里讲的四依法。末法时期的众生不懂得四依法,修行很容易出现偏差、生起邪见,而且很可能有了偏差自己还不知不觉。

第一点,依法不依人。佛为什么把“依法不依人”放在“四依法”的第一位?因为这是众生最容易犯的毛病,“这位是五台山下来的师父,那位是西藏来的大师……”佛说依法不依人,现在人常常是依人不依法。识别法不要从人上观察,如何判定呢?佛法八万四千法门,归纳起来总共有三点。第一,因果法。佛讲因果通三世,违背因果律的绝对不是佛法,无量劫的因再过无量劫也不会消失,必然显现在将来的果报之中。所谓有因必有果,今生造作善业,来世享受乐果,今生造作恶业,来世必受苦报。因果关系不但我们佛家讲,道家、儒家也讲,儒家有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第二,因缘法。因果实际上应该叫做因缘果,因能不能结成果中间有一个媒介、有一个条件,缘就是条件,依他而起即为缘起。单缘不结果,必须诸多因缘和合方能生诸法,此即缘不聚,法不生。如果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起心动念万万不可有恶的念头,如果没有恶缘,就不会产生恶果。一切法必须依托一切条件而生起,也随着所依的条件来变灭,佛讲:“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法不孤起,遇缘而生。因缘法是佛法的总纲,不信因果则不是佛弟子,等于破了三宝。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件事说起来也非常遗憾,在我们那有一位大善人,也是佛门的大护法王永江。这位同修财布施修得非常好,所以财富来得也快,不论做什么生意,只要他经手肯定挣钱。在东丰有一个砖窑厂,好长时间没有人经营了,因为谁经营谁破产。后来王居士把他买了下来,也没怎么投资,只是用梁柱什么的把砖窖加固加固就开工了。说来也怪,这里产的砖比别处的每块贵一分钱,可房产商都愿意来这买他的砖。王居士对佛门贡献很大,七座寺院盖大雄宝殿的砖他全都包下了,一年布施的款物将近十万,而越是这样布施他的财富来得越快。按理讲这样的人不应该得到恶报,但五十一岁正当壮年,突然得了肝硬化,从发病到去世没超过六、七个月。我得到消息时正在北京,因为他是佛门的大护法,为建寺院不遗余力,所以北京有七个寺院连续做了七天法会为他做超拔。他吃素有许多年了,按正常来说不会得肝病,可这样的大善人为什么会得这样的果报呢?就因为在其中有一个缘不好。

这位王居士已经受了菩萨戒,但是有一样害了他,喜欢求神通。在东丰县有位老者能跟鬼神打交道,他一看这人这么有神通就拜了他为师,而且还写了黄表。从他拜师之后,他老伴就发现他精神不正常了,脸色一天比一天灰暗,等家人发现他的行踪后已经来不及了,无论怎么劝说,他就认准了那是他的师父。我们进佛门求受皈依时早已发下誓言:“皈依佛,永不皈依天魔外道。”既然皈依了佛门,而且还受了菩萨戒,怎么又可以皈依天魔外道呢,这么做戒体也就不存在了,戒体没有,护法远离。因为有此恶缘,以前造作的恶因很快起了现行,最终因缘相会,成熟了恶果。

我和他有三面之缘,在长春他临走之前醒悟了,流着眼泪告诉他老伴:“我这一步真的走错了,我现在就盼一个人能来,请犟牛居士和张居士快来送送我……”说完人就不行了。那时我们在北京,连去五台山的火车票都买好了,我一听到消息,赶紧退掉车票就要往回赶,既然他有这个念头我就一定要回去送他。但他老伴在和我通电话时把话说错了,她说:“你们不要过来了。”和我们通完话的第二天她告诉她儿子:“快去车站接犟牛。” 她儿子说:“上哪去接犟牛,我们听得清清楚楚,您不是说不让他们过来了吗?”我们是在退票以后又重新买了票,退票费还白搭进去一百二十元。等我们从五台山回来,他老伴一见我就好一顿哭啊,“我是让你们快点回来,电话里却让你们不要回来,都怨我呀,我怎么把话说错了呢?”我说:“不怨你,这是他的恶缘。这话不是你说的,是有人在障碍他,不想让他往生成佛。因为他加入到了仙鬼这些外道的行列,你怎么能左右得了呢?”

他老伴讲,王居士火化以后,她在梦中老是见到他跟着小黑人走,不管怎么招呼他也听不到……为了救度他,在岫岩王林甫居士的“一七”、他的“五七”这一天,我们吉林居士、梅河居士、北京居士连同他老家东丰的居士同时念佛做法会救度他们的中阴身。我在佛前发愿:“把我弘法的功德全部回向给他……”我这七十岁的小老头跪在地上一边念佛,一边痛哭流涕,大家的汗都是滴哒滴哒地往下流啊,就这样勉强把他送走了。确实送走了,那天佛堂里的高香烧到一半时不知怎的“呲啦呲啦”地开始冒火花,非常响,就像掺了火药似的那么厉害。而且那天也很奇怪,众多居士的佛号声融到一起听起来好像只有一个音儿似的,像是只有一个人在念,在这之后又闻到从外边飘进来源源不断的香气……还有一个印证,那天王林甫居士在出灵的时候面色红润,身体柔软放香,既然是同一个法会,应该有同一个结果。再有,他老伴在那天晚上梦见他高高兴兴、欢欢喜喜的样子往上升……

如果他不曾为佛门尽心尽力,他不会遇到这么好的缘,好几个省市的居士在不同地点同时念佛超度他。这也是他自己种下的善因善缘。缘有两种,一种是助缘,一种是破缘。助缘就是帮助我们成就的力量,好比一个人掉进海里,正在头出头没的时候,有人跑过来给你扔下一只救生圈。再好一点的助缘呢,就是过来一艘大船把这个人直接送上岸。我们送往生就是协助阿弥陀佛把往生者由此岸接到彼岸,所以念阿弥陀佛是最好的助缘。但遇到破缘情况就不是很妙了,比如我们想喝水,水还没到嘴边,杯子突然掉在地上打碎了。助缘一定要善于利用,破缘一定要尽力避免。

王居士到临终之前才忏悔,虽然有一些晚,但他不是在忏悔以后求阿弥陀佛快来接引,却只想着让犟牛、张居士赶快过来……一想这个就把往生大事给耽误了,你说你想我有什么用?你想阿弥陀佛呀!佛讲“忏悔则安乐”,忏悔以后死心塌地、老老实实地念阿弥陀佛,把以前的念头转过来阿弥陀佛就来接引了嘛。尤其是悔不该认那些邪魔外道为师,要知道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幸亏他平时有布施佛门这个大因缘,尽管遭遇到一定的困难和挫折,总算还是往生了,如果换另外一个人走不了啊。那么这些破缘以及障碍我们往生的恶缘经常在哪里出现呢?这些我们也要清楚,大部分是你的儿女和你的亲人。

今年二月份吉林圆明寺的住持请法,我到那里去结法缘。我刚讲完就被人抢跑了,真是抢跑的,几个大汉“押”着就把我扔汽车上去了。怎么回事呢?离吉林市好几百里有个关帝村,那里一共就两位受菩萨戒的老菩萨,本来修得都挺好,而这位老菩萨的恶缘是谁呢?他的子女。在医院刚一断气,儿女马上找到大夫骑在身上做人工呼吸,一看没缓了马上又给穿上衣裳,一刻不停地用大四轮子晃晃荡荡地拉到了家。到家以后再看这个人已经成拉弓射箭的了,呲牙瞪眼睛!中阴身还没等出来就这么折腾他,他喊他叫可是阴阳相隔我们听不到,结果显现了饿鬼、地狱道的相,满脸紫青。发现时人已经被装到棺材里了,儿女们见到以后害怕了。“在医院走的时候挺好啊,怎么拉到家里变成这个样子了……”赶紧找阴阳先生,可阴阳先生能解决的了吗?

我在圆明寺结法缘时,别人就告诉他们,说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最好先不要出灵,也许还有救,今天犟牛到圆明寺讲法最后一天,想办法把他请过来……就这样把我抢去了,车刚到村口她的儿女就把车拦住全都跪下了。待把棺盖一打开,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老居士脸色青紫、呲牙瞪眼,一副挣扎恐怖的相!我问他是念佛人吗?他们讲是,而且受了菩萨戒。我当时就断定肯定是在中阴身未出之前出的问题,一问真是这样。因为我这人修得不好,我就骂他们纯粹是老人的冤家债主,非要把他整到地狱里不可!我骂他们是老人的孽种他们也不吱声,还是跪在那里磕头。我就和张居士商量,没别的办法,咱俩豁出去吧……我俩就进到棺材里用特殊法门急救。当时气温是零下二十七、八度,我俩连棉衣裳都不要了,因为全村人都在旁边看着,阴阳先生也在场,如果能解决问题,也许可以度化全村的人,要不他们净信那些大神大仙。半个小时以后,我把他的儿女喊过来,他们再看老人的面相,眼睛、嘴巴全都闭上了,把胳膊拿起来也十分柔软……往生没往生呢?说句实在话,没有往生。但是也没走三恶道,走了人道。本来老菩萨生前修得很好,应该可以往生成佛,但他的儿女把他拽到了人道,还险些把他送到地狱道。看到这种情况我真是难过得掉眼泪啊,所以真正障碍我们往生的冤亲债主往往就是儿女和亲人。

那次在关帝村我讲的题目是“信佛学佛的真实义”。因为这里的村民几乎家家都供大神大仙,我就讲了随习性而往生的道理,告诉他们家里供养这些众生,将来连人身都得不到,肯定要去狐狸窝、长虫窝里去投生,绝对往生不了,它们也不会让你往生。怎么办呢?如果同修的家里供着仙堂,你要给它们做皈依,让它们做佛门的护法,然后把牌位撤下烧掉就可以了。会不会有事呢?不会有事。你要跟它讲清楚,这么做不是厌恶、丢弃它,而是度脱它也能当生成就,跟我们一起老老实实念佛,因为唯有念佛能够了脱生死。“十地菩萨不离念佛”,要清楚念佛法门唯有十地以上的菩萨才知道,他们听闻这个法门当然也会高兴欢喜,不会找麻烦。好比一个人以前是一个居民组的组长,现在你使他变成了县长,无形之中给他提高了地位,他怎么能不高兴,找你麻烦呢?我们对所有六道众生都不要有厌恶、遗弃之心,要用慈悲心度脱他们都能当生成就,如果存这样的心,那么怎么做都对。

识别法的第三条是自性法。我们念佛念谁呢?不是念那些铜塑泥雕的佛像,而是念我们自己的真如本性佛。佛门里面根本不存在迷信,修行人如果不知修自性佛、开启自性妙智慧,而去他方觅佛、心外求法,永无成道之日。什么是心外求法呢?不自修自悟,只想着要借助外面的力量得以成就。心外求法者就是外道,就是迷信。佛一再告诫我们要破迷开悟,佛讲:“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你把佛的身相容貌当作佛,你永远见不到自己的本性。

我顺便讲一讲,佛家的这些摆设都是表法的,这里没有迷信,你若搞明白就能开智慧。香表什么?表戒定。三支香规规矩矩插得平直,表守规矩,持戒;定是指如如不动。戒定真香嘛。上香不要执著于上几根,上三根上一根表法都是一样的,上一根香可供万尊佛。供花和供果表因果,开什么花必定结什么果。善因得善果,恶因得恶报,有什么因必有什么果。花开得好,果实必结得丰硕;花被霜打,果实肯定也不会饱满。灯烛表无我相,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喻无我。光表般若智慧。所以我们念佛一定要与智慧相应,与清净心相应,念佛要销归自性。要明白无论点什么灯都是表法的,现在有些同修讲以前供佛都用油灯,现在点电灯肯定不灵,结果换成小油灯,把屋里熏得黑黑的,闹得家里人很不愿意,哪有这样学佛的。水表清净心、平等心。看到水马上就要提醒自己修清净心、平等心,清净心、平等心是因,有这样的因,才能得究竟圆满的佛果。

学佛的同修要注意,尤其是修行多年的老菩萨们,千万不要有贡高我慢之心。我们的花如果是恶花,谁也不敢摸,身上长刺,将来难免要得地狱道的果。也不要受过菩萨戒就谁也瞧不起了,一有法会就把别人挤到后面去,自己跑到前面趾高气扬的,这得什么果呢?阿修罗道的果。有什么因必得什么果。贪心进饿鬼道;持守五戒来世得人身,当然必须要从孝亲尊师做起。如果愚痴不明理,觉得自己天天供佛、拜佛,天天给佛送好吃的,佛怎么就不保佑我呢?用这种愚痴的心学佛供佛将来要走畜生道。

发四无量心(慈无量,悲无量,喜无量,舍无量)、修十善业生天道。许多宗教都讲生天道,其实生天道也不是简单的事。要勤修十善,要给予众生乐,而且永远都要这样去做。不是今天做错事了向天主忏悔一次,明天再做错事再去忏悔一次,这样做就能见到天主了?天天这样忏悔天主早就听烦了。何谓忏悔?对所犯下的罪恶,永不复起为忏,更不复作为悔。忏悔即安乐。不要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忏悔,万法心想生,为这一件事,你在阿赖耶识里种下三百六十五个恶因影像,恶业能不能消除呢?恐怕越积越多。这样做就是不明理。事情做错于佛前痛彻忏悔,今后再也不去做,这样就可以了。“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时时念念提起阿弥陀佛名号,这才是真正的忏悔。

修苦集灭道四圣谛得声闻乘果;修十二因缘得缘觉乘果;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六度得菩萨乘果。

最近有居士告诉我,说现在有好多同修家里都不供双手合十的观世音菩萨了,说这是观世音菩萨给我们顶礼,我们承受不起。哪有这样的事,都是众生着相不明理。观音合十是在表法,表什么法?十个手指表十法界,双手合起来表一心——十法界归于一心!菩萨是告诉我们要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这就是“十法界归于一心”。哪有菩萨给我们顶礼这一说,佛像实在讲就是佛的照片,不论铜的、瓷的、纸的还是木头刻的,都是佛的照片。我们恭敬佛的照片,就如同恭敬我们父母的照片同样道理。好多人都在相上修、相上求,修行不能精进还说佛法不好。我们知道极乐世界六尘都在说法,同修如果明理,娑婆世界六尘也在说法。

有位居士去我家,见到佛堂供大悲水的杯子盖着盖,他就说;“犟牛居士,你把盖子拿下来吧。”我明白他的意思,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叫你拿下来你就拿下来。我说你怕佛喝不到水啊,佛要是不盖杯盖就能把水喝完,不得把你吓死呀。供一碗水没有了,再供一碗水又没有了,你不搬家才怪。佛不会喝这个水,我们因为有这个色身所以才需要水。就因为我们习性未泯,所以当我们带业往生到极乐世界以后,一想到要饮食,饮食就立即显现在眼前,但出现以后你又想起自己现在已不再需要这些了,这样一想它又马上消失了。心生法生,心灭法灭嘛。

三圣像也是表法,左边观世音菩萨表大慈大悲,右边大势至菩萨表智慧广大。慈悲一定要用智慧来统摄,否则“慈悲生祸患,方便出下流”,没有智慧的大慈大悲不行啊。三圣中间的阿弥陀佛表我们的自性阿弥陀佛。谁是阿弥陀佛?到哪去找阿弥陀佛?我们的本心就是阿弥陀佛。古德有偈:“弥陀教我念弥陀,口念弥陀想弥陀,弥陀弥陀直念去,原来弥陀念弥陀。”念佛就是自己念自己。这是谁告诉我们的呢?佛告诉我们的,“弥陀教我念弥陀”嘛。

曾经有一位木匠到我们家去做活,他问我:“犟牛老师,我想学佛,可有人说我要请七尊佛,但我请不起那么多,您说怎么办呢?”我说:“请七尊恐怕不够。”他吓了一跳,“那得请多少啊?”我说:“七百尊、七千尊都得请啊。你听别人讲有这个佛那个佛,你可知道佛有无量,连微尘之中都有佛,你把哪尊佛丢掉也得跟你瞪眼睛啊。”他一听更不知所措了。我就跟他讲:“一尊佛就足够了,他是表法的,一尊佛就是万尊佛。”“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你把自己的心佛请出来多好!这是真佛。有些居士就是这样:“我和三如来有缘……我和观世音有缘……我和弥勒菩萨有缘……”其实你的缘哪里离开过你的心,你把自己的“心”挖掘出来,这才是和你真正有缘的“佛”。

这就是依法不依人。法是什么法?因果法,因缘法,自性法。凡是讲因缘果报,让你明自性证本心的法就是正法。反之让你东跑西颠地去到处找佛找法就是外道。同修千万不要从相上区分,要依法不依人。为什么不要依人呢?这是末法的法运决定的。将来天魔波旬灭我们的正法从哪下手呢?从四众弟子下手。尤其是出家众,佛涅槃之前天魔波旬曾经发誓,末法时要让他的弟子全部剃度出家,以魔法代替佛陀正法。我到各个寺院讲这些,就是要唤醒我们的警觉。有些出家师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天魔子孙了,一天天坐在寺院门口给人相面算卦,要么拿几个竹签子在人眼前来回乱晃荡,晃荡完后给人家下个定论,你应该怎样怎样去做……这是做什么呀?心生法生,佛告诉我们要从自己的心上转变。我们看《了凡四训》,心一转命运也就跟着改变了。最好的转变就是念佛。身体不好,念佛;家庭不睦,念佛;事不随心,念佛……唯有老老实实念佛。年老,时日无多,要念佛;年轻,黄泉路上无老少,更要念佛。能有缘听闻佛法,一定要老老实实念佛。

佛的法运是依报,正报是人心,共业所感的人心。我们现在的人心和过去人相比,浊恶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我们的共业已经岌岌可危了,共业感召的佛的法运也不会等到一万两千年了,我们有缘听闻佛法,再不老老实实念佛,不是愚痴就是狂妄。为什么纯印老人急急忙忙来到娑婆世界给我们表法一百零八年,老人家也是着急呀,让我们赶快赶快按照她所示现的法门起修。什么法门呢?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要把心稳住,修清净心,要从起心动念上修,要断恶修善,要放下自私自利,远离名闻利养。为社会、为国家、为众生,我们要当生成佛呀。当生成佛唯一的方法就是念佛。

四依法第二条:依义不依语。义是佛知佛见,语是语言。我们依照的是佛的教诲,不是语言。没有这一条,我不会到处走,为什么?如果必须要按照经典说话,可我看不了经典,那我就什么也不能讲了。但是我所讲的都是纯印老人家日常对我的潜移默化,老人一生所言所行无不是佛法,虽然语言有差别,但其义不变,以言显义,顿悟一心。如果没有“依义不依语”这一条,《六祖坛经》不能问世。这一点我就不详细讲了。

第三条:依智不依识。智是智慧,识是情识。不要用感情,不要用情识来学佛。今天有位居士问我他想出家行不行?因为我是个没有智慧的人,你不明白可我比你还糊涂,我反过来问他:“你说你出家行不行?”。我给他写了四句话,告诉他什么叫出家。第一句:身出家,心出家,为圣人。对出家师父万万不可小瞧!他的身出家了,远离愦闹;心也出家了,不染世俗,一心向道,这样的人是圣人,是真正的修行人!我出不了家,我没有那样的智慧,出家要怎样的人呢?纯印老人讲过,出家要“七世宰相福,三世帝王才”。在过去生中,要七次做过像总理那样的角色才能出家。所以我们不要动不动就妄言出家,“出家”以后还想着自己的儿女,想着自己的家庭,迷恋世俗中的名闻利养,这叫什么出家。一定要身出家心也出家。第二句:身在家,心出家,为贤人。这是对我们这些人讲的,身是在家身,心却看破世间无常,不再贪着财色名食睡,万事随缘,一心念佛,虽身在娑婆却早已将心寄存在西方极乐世界,这样的人为贤人。第三句:身出家,心在家,为伪人。这是波旬弟子,假的出家人。第四句:身在家,心在家,为愚人。这是愚痴不明理的世间人。

对这几种人怎么办呢?要“恭圣人,敬贤人,摒弃伪人,度愚人”。这里最可怕就是第三种“伪人”,假的出家人。但对这样的人我们不要理会,“默摈”远离他就可以了,将来的恶报终归要自己承受。对不明理的愚人我们要尽可能度他,但度人一定要有智慧,如果他见到我们学佛以后不仅身体一天天变好,家庭也越来越和睦,他来向我们讨教时我们再告诉他学佛的好处。不要今天到老张家,明天去老李家,一天天这讲那讲“你学佛吧,你学佛吧”,弄不好让人起反感,甚至把人家闹得家庭不和,难免不造口业谤佛谤法。真要那样我们就是帮人下地狱的“罪魁祸首”,肯定也免不了受恶报。

顺便我再讲一下有关寺院的事情,有些话寺院里的师父不好讲。我们在家居士一定要注意,寺院里的任何东西,乃至一草一木,我们绝对动不得!这是十方三世虚空法界的共有财物。如果你偷窃国家的财物,这个还好还好办一些,但如果你偷窃寺院里的财物,占这样的便宜你没有办法偿还,因为这是尽虚空遍法界的因果。上一次我到双泉寺,在给藏经楼上梁时我看到有人把刚出锅的大馒头满满地往大兜里装,“回家给孩子吃,这是福报,能消灾!”我心说还消灾呀,纯粹是在造无间地狱的业。寺院里的馒头能解饿,你家里的馒头就不能解饿呀?绝对不要找这样的便宜,绝对不能干这样的傻事!师父不给绝对不能自取,否则就是偷盗。你吃可以,师父给的我们拿走也可以,但后面该怎么办你自己去想。别总想着到寺院吃顿饭后一抹嘴就走,那样绝对不行。有些话师父们不便讲,一讲就显得师父太吝啬,有意吓唬我们似的。这不是吓唬啊!因果可畏,而且这个因果我们偿还不起!

我每逢到寺院,在这方面非常小心谨慎,绝对不敢占一丝一毫的便宜。上次我听说一件事情觉得非常可笑。某寺院有一次放焰口给饿鬼开喉,因为饿鬼的肚子非常大,可喉咙小得像针眼似的,饿鬼饿鬼嘛,没有吃饱的时候。在念完咒语把饿鬼的喉咙一放开,糖刚撒下去,还没等饿鬼吃呢,有人就把糖先扔到自己嘴里去了。你说像不像话,跟鬼抢食吃!还说吃这个得福报。我一听真感到有些悲哀,我不经常跑寺院的人都明白,你天天跑寺院还干这样的事,没等鬼张嘴,他先把那些糖果都揣起来,还说什么免得糟蹋了……这就是佛所讲的“灯下暗”,别看他天天不离寺院,他并不相信佛。但这样的人相信鬼、害怕鬼,因为佛菩萨太慈悲了,我们打他骂他他也不会起心动念,但鬼不行,你稍一招惹就要脑袋疼,所以他怕鬼,对佛菩萨从来不怕。确实很可悲,在寺院跟前的众生往往听不到佛法,只想怎样占便宜,不信佛说。如果有同修以前这样做过,也不要再去想了,因为过去不明理,如今在佛前忏悔,后不更造,然后给寺院放一些供养,过去的事也就过去了。一切唯心造,知道以前做错就可以了。所以学佛要用智慧,不要用感情,情识解决不了问题,情识是六道轮回的因。

四依法最后一条: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大藏经浩如烟海,法门众多,但佛说法本是因人因地应机而言,是根据不同众生开具的不同药方,所以有许多经典是佛的方便说。那么什么是了义经呢?佛讲:“言如来常住不变是名了义,言如来入法性者是名了义,无上大乘乃名了义。”了义就是讲的“诸法实相”,也就是彻底了达的意思。净土念佛法门,上下兼收,三根普被,横超三界,专中之专,顿中之顿,真中之真,圆中之圆,“十方诸佛所共赞叹”,实乃“一乘了义”也!所以对我们修学净土来讲,净土五经就是了义经典:《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观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普贤菩萨行愿品》。在净土五经中我们选其中一部持诵就可以。而在现前最当机者就是《阿弥陀经》和《无量寿经》。我们同修觉得这两部经哪一部对自己最契理契机,读诵时感觉亲切、欢喜,你就选哪一部就很好。这两部经一个是详说,一个是略说,实为同一部。最重要的是要把佛号提起来,要本着“一部经,一句佛号,一生成就”。

念佛一定要力争达到“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不假方便,自得心开”。我们要一心念佛,不要再掺杂其他别的法门了,这一声佛号已经足够我们用的了。五台山有一位云游的老和尚,他一看见“纯印”两个字就找到我,他对我讲:“修行人如能把‘纯印’两字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我再说几句,切记切记!我们学佛、修行人一定要守住三不:不求神通,不求感应,不求速成。这“三不”一定要记住。神通人人本具,如若单求,天魔定将乘虚而入,最后不能成佛,反倒会得癔病成魔。不要求感应,念佛时不要一会儿这有感应、一会儿那有感应的,只管把佛号老老实实念下去,心要做到如如不动。不求速成,别总想着“我怎么还不精进呢,佛菩萨慈悲加持我精进啊”……要知道欲速则不达,想要快反倒会停滞不前。只管耕耘,莫问收获,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为什么牛车表大乘佛法?牛车虽慢,决至究竟。我们每念一声阿弥陀佛,往西方极乐世界就前进一步。你若觉得牛车走得太慢,我还是跑起来吧,结果还没到达目的地,人已经累死在半路了。另外还有三不:不怀疑,不间断,不夹杂。总之,守住此六个“不”,佛号老老实实念下去就全妥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