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雲法師開示—念佛三昧摸象記擷錄

2010年12月9日 | 作者: 刘镇源 | 242 浏览
字体 -

懺雲法師開示—念佛三昧摸象記擷錄

http://www.bfnn.org/book/books2/1468.htm#a03

現在講講念佛三昧摸象記擷錄。這是有閉關的高僧大德,自己沒有作,而請印光大師作的,念佛三昧摸象記,這在《印光大師文鈔》裡有,是印光大師代表他人作的。這種文章很難得呀!講的都是念佛三昧中、心中那個意境、怎麼能得念佛三昧呢?這個方法尤其要緊。

「歲在丙午,予掩關于慈谿之寶慶寺。謝絕世緣,修習淨業。值寺主延諦閑法師,講彌陀疏鈔于關傍。予遂效匡衡鑿壁故事,于關壁開一小竇。不離當處,常參講筵。」在丙午這一年,這是閉關的這位大師,並不是印光大師閉關,說是予掩關在慈谿– 浙江省慈谿縣,有個慶寶寺,謝絕世緣,修習淨業,把世間的俗緣都謝絕,而專心修習淨業。寺主→方丈和尚、住持,請諦閑法師,講《阿彌陀經疏鈔》,在他老人家的關房旁邊。予,他老人家自己說,就學匡衡鑿壁的故事,在關房旁邊開一個小窗戶、小孔,「不離當處,常參講筵」,就能聽見講座講經。其樂呢?「從茲念佛,愈覺親切。佛號一舉,妄念全消。」這是功夫的話。那個感受呢?「透體清涼,中懷悅豫。」我們怎麼體驗呢?閉了關、專心念佛,專心念佛又聽《阿彌陀佛疏鈔》,就是很契機了,一聽之後,舉起佛號再一念,妄想都消除了,透體清涼啊!徹底的清涼而沒有煩惱→悶哪、熱惱。中懷就是中心;悅豫→歡喜。簡直像甘露灌頂,觀音菩薩的甘露灌頂一樣。醍醐沃心 ,就像佛給我們說法,說到最高那個法就是醍醐,我們心哪,泡在滋養的醍醐裡頭,那多好,多滋養呢!其為樂也莫能喻焉,這個樂簡直沒法說、沒法比呀!沒法形容。

「一日,有客詣關而問曰:」有一位來客,來到關房問我說:念佛一法,吾已修持二十餘年,于生信發願修行,非不真切,我也是真實懇切這樣下功夫,而業障深重,終未能到一心不亂境界。窺吾根性,看看我的根性啊,只可帶業往生,得一心不亂、念佛三昧往生很難啦!可以帶業往生而已。雖然念佛三昧不是我今生所敢希求的,可是呢?期能得的方法,和所得的念佛三昧那個相–心理現相、那個境界,師其為我言之,您能給我講一講嗎?予曰:三昧的境界,唯證才能了知,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沒證,焉能宣說,我怎麼說呢?客固請不已,客再三請:您老人家慈悲,務必給我開示開示、講一講。這時候推辭不掉了,不得不說了。予曰:

「若論其法,必須當念佛時,即念返觀」,就在念佛的時候要觀照,觀照什麼呢?觀照這一句佛號,專注這一句佛號,毋使外馳,心不要往外跑,就觀照這一句佛號。念念照顧心源,這一句佛號就是心源,念念相連、照顧心源。念念,從開始就專注在一句佛號,開始一念那是心源。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住色聲香味觸法而生心,那個心,一去念佛,那是心的本源。心心契合佛體,一念一念那個心都契合阿彌陀佛的本體→無量光明、無量壽命。這是我契合阿彌陀佛那個本體,那麼念念照顧心源,念念觀自己那一念無生,無生而生再念佛,念念的心就心心契合無量光明、無量壽命這個本體→本覺理體。「返念自念,返觀自觀」,這個諸位體會,返念自念,返過來念頭自己念佛;返觀、自己觀自己念的這一句萬德洪名,觀自己念佛的心,念出來這一句萬德洪名→佛號。「即念即觀,即觀即念」:在念的時候就要觀;即觀即念,觀的時候還要念,不要不念。「務使全念即觀,念外無觀」:務必使全念佛的這一心,同時就觀我念佛的佛號;念外無觀,我念佛的心以外沒有觀,就在念中要觀。下兩句呢?「全觀即念」:我全付的精神,全心在觀, 同時我全心就在念;我觀我念佛以外,沒有別的念頭→「觀外無念」。觀和念,這時候就像水和乳一樣,「尚未鞫到根源」,還沒有到家。這個水乳,普通說,大家和合一同修行像水乳一樣,那個意思,是水和水合,不是水和乳合。水和水合,還是如此;乳和乳合還是乳。要講和合,大家六和合修行,增加多少人,都是一樣,沒有第二個意見,心裡都像水一樣,同見、同行、同願。乳呢?添在乳裡頭,也都是乳,不是水和乳合。那麼,觀和念這時候還沒達到根源,須向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萬德洪名上,重重體究→體會、參究,切切的下功夫。「越究越切、愈提愈親」:越去追究、參究,越覺得懇切、親切,愈提起來,愈覺得親切,如母憶子。「及至力極功純」,到了用功用到極處,功夫純一不雜的時候,「豁然和念脫落」,忽然間,這一念脫落,「證入無念無不念境界」,無念,沒有能念所念;無不念,任運自然地,念念都在念,證入不念而念、念而不念這個意境。「所謂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念,即如如佛。」我想著百丈禪師的法語是「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啊,這個妄緣,就是過去的妄想,現在念佛的時候,又從心裡帶出來了,這個妄想就是虛妄的因緣,從心起來了。要說是妄念呢?我但有念佛這一念,不要其他的妄想雜念,離開妄想雜念,當下就是如如不動的佛。如如佛,頭一個如也可以說是「像」,就像如如不動的佛。「此之謂也」,就是這樣。功夫至此呢?「念佛法得」,得了念佛的方法。「感應道交,正好著力。」還往前念不停。

其相呢?這是得了念佛三昧之後,那個心理得現相,「如雲散長空」,雲都散了,萬里無雲,長空一碧啊!親見本來的自性天,「青天徹露」。這個「天」是天命謂之性那個天,天然本具的第一義諦天,徹底地顯露出來了,親見本來面目了。「親見本來」→一念不生;「本無所見」,這一念是空,所以無所見。無所見才是真見,有見就隨塵了,隨法塵。第六意識,看見自己心中過去的業障影子,有見就隨塵了,這個塵是法塵。到此呢,「山色溪聲,咸是第一義諦。」這時候,外面的境界,鬱鬱蔥蔥、碧綠的山色;溪聲,溪水流的聲音,都不離這一念無生,咸是第一義諦,無生而生。這是依報的聲音。正報,「鴉鳴鵲噪」,烏鴉叫、鵲雀吵,都是最上的真乘,都是第一義諦,第一義諦就是最上真乘。「活潑潑應諸法」,靈明不昧,活潑潑地,色法現–色聲香味觸;心法現–眼耳鼻舌身意,現出種種的法,都能應付上。應法而不住在色聲香味觸法、眼耳鼻舌身意上,不住一法。「光皎皎照諸境」,很明亮的、皎皎地,什麼境界都能照得到。「而了無一物」,而不著。

語其用呢?「如旭日東升」,就像早晨太陽才出來,圓明朗照啊!語其體呢?「猶皓月之西落,清淨寂滅。」用是活潑潑的,依體起用;用了歸體呢?是寂寂靜靜的,像皓月往西邊落下。我們有時候早晨,很早起來作早課,看見月亮在西邊要落下去,那和月亮才出來不同,和旭日東升也不同,是皓月,月亮很光明,在西邊要落下去。這是體的意思,清淨寂靜。照耀那是用,這是體,所以是西落、寂靜、清淨寂滅呀!這是體的意思。那麼「即照即寂,即寂即照」,這個寂說是止,照就是觀。「雙存雙泯」,寂照同時具足,同時還不執著、不勉強、不用力,而自然地,即寂即照,即照即寂,雙存雙泯。「絕待圓融」:寂照不二、寂照一如。寂照不二就是圓融;寂照至極歸作一如,就是絕待,沒有對待。「譬如雪覆千山」,就像下雪呀,各處山上都是一片白雪。「海吞萬派」,江河呀、溪水,流到海裡頭,都成海了,就是一色,就是一味,沒有兩樣。無罣無礙,自在自如啊!

論其利益呢?「現在則未離娑婆,常預海會。」雖然沒離開娑婆世界,已經到了蓮池海會了。「臨終則一登上品,頓證佛乘。」頓證佛乘,名詞叫乘ㄕㄥˋ,這個意境和佛那個意境相同了。「唯有家裡人,方知家裡事」,唯獨家裡的人,達到家裡頭,都是一家人,達到那個境界的人,才知道那個境界的事、家裡的事。「語于門外漢,遭謗定無疑。」你和門外漢講一講,說家裡怎麼好、怎麼好 ,他說:你儘胡亂講,沒這款事情!打妄語!一定遭他們毀謗,不用疑了,一定要遭毀謗的。這一段哪,是念佛三昧的境界、一心不亂的境界。又因為印光大師境界高,印光大師文章也好,寫出來的也就特別好,我把它擷錄起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