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公最后的演示最后的神通

2011年3月22日 | 作者: 刘镇源 | 250 浏览
字体 -

作者:灯芯   文章来源:地藏缘论坛

从九华山回来就一直想把这个故事写下,但迟迟不敢动笔,怕的就是把一个无价的教诲写的淡然失色…

认识从福建来的广宗法师过程有点曲折,当中也带着些许的不幸。他第一天来的时候师父不在山上,知道我祖籍也是福建之后就用闽南语与我交谈,我离开家乡好多年了,难得听到闽南语,顿时感到非常亲切,但不幸的事发生了,寺院出了一宗意外;一个小伙子在停车场被车撞倒了,我、广宗法师与师兄忙着救人,后来我与师兄跟随救护车下山,也就没法送法师离开寺院,但在救人时法师的冷静与对三宝的虔诚很令人感动,他不停的在为小伙子诵念大悲咒。

第二天他又回来了,这次带了一行福建善信到寺里进香做忏,大家非常虔诚,颂的地藏忏非常好听,我不敢打扰他们,只在大殿外聆听。广宗法师做完忏后师父也刚好回来,但却因为时间关系必须下山,由于山路太过曲折,旅游大巴不方便上来,众人便需要步行下山腰搭车。我征得师父同意送法师一程,本只是打算多争取时间听多些闽南话,却没想到短短的路程却让我听闻一段无价的法语…

我与法师边走边聊,先是谈些家常,渐渐地法师谈起他出家的因缘以及他在老家乡福建的师父,我就称呼为师公吧,因为我福薄没能听闻师公的圣号。师公属于老一辈的僧众,在那个动乱不安的年代,身为僧众是一件大苦之修行,许多师公同辈僧侣有为了保护老佛像、经书的,誓死如归的抱着佛像、经书投古井跳悬崖,为的就是不让佛像遭亵渎,而留下的僧侣们不是天天遭毒打就是日日被威逼还俗。

师公同样的不能躲去这场灾难,按照法师的话,那是一天尽管能生十条命也不够搭进去,全身四肢骨骼断了又合、合了又断,那种拷打与酷刑的惨状简直是只有电影里才能目睹,但师公从来就不怨不悔,人家灌他水再揍的他吐出来,他只念佛,人家用棍子敲断他手脚,裤腰带头鞭得他体无全肤,他只念佛,总之就是只要一口气在,师公爬起来就念佛…

那个年代过去后,法师说师公更加沉默寡言了,很少主动与他们说法,只是叫他们念佛、念佛,其他事一概莫需理会,这种行为直至他快圆寂之时。

广宗法师那时还是个少年,看到师公病危,急的哭哭啼啼束手无策,连僧鞋也穿反了塞不进脚。法师记得那时师公还很清醒,从病床爬了起身骂他,骂他怎这么“憨呆呆”,连鞋子也穿不好,还亲手帮他穿好鞋子。

当大家问师公最后的遗训时,师公只是平淡的用闽南语说:“学我,我就是你们的榜样。世间人看不起你、糟蹋你,没关系,众生嘛,但要是你看不见佛祖、观音,你就苦了。”

看不见佛祖、观音,闽南语并不代表佛祖显灵在你眼前,而是你心里已经对三宝视而不见,对佛菩萨背而离弃。我在听完广宗法师这句话后呆在了路中央,愣愣的望着他,然后合掌给他行礼,我告诉法师,这是我听到的最无价的珍宝!

法师接着说,师公圆寂后并没什么神奇显现,没异相没香气,就像他生前那般,平淡无奇。大家接着忙后事通知各方大德,在众僧阿弥陀佛号中,身为当地佛教协会的领导终于姗姗来迟了,此领导本身并非善信,坐这职位亦只是职务分派需要。可就在此位领导悠闲晃荡之时,众人见他眼光呆呆的望着师公灵体,一张肥胖的脸忽然渐渐涨红了起来,紧接着双手手舞足蹈的丫丫说不出话来跳着指着师公!

一个自命不凡的官忽然做出这种不符合派头的举动顿时把大家都吓呆了,热茶风油精连灌带抹的,终于人气息平复了,喘着气慢慢吐出几句话:“我看见大莲花在师公胸口上转,我看到佛头,佛的头跟手!”

当场数十位出家师没人察觉,师公门下弟子没人瞧见,唯一得见的,只有那位不信三宝、眼中放不进佛祖菩萨的人。这是师公最后的演示最后的神通;世间人瞧不见我没关系,但心里一定要看得见佛祖菩萨,否则轮回千劫那时就大苦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