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鴨大路,小鴨小路

2012年2月6日 | 作者: 刘镇源 | 185 浏览
字体 -

在我小的时候,有一天傍晚,我父亲跟我正好经过一条河边的小路,有一群鸭子本来在 河岸上休息,见到我们父子俩走过,或许是受惊了,也或许是要让路给我们,总之一群鸭子全部都下了河,从河的这一边,游到另 一边去。接又上岸去玩了。 父亲看在河里游的鸭子,告诉我说:「孩子,你看到了吗?这群鸭子里,有大鸭、 有小鸭。大鸭游出来的是大的路,小鸭游出来的是小的路。不管是大路还是小路,都是自己游出来的路,而且都到了河的对岸。」 又说:「孩子啊,人要学这些鸭子。你长大之后,不管游出大路或小路都没有关系。可 是不游是不行的,因为不游的话就没有路可走了。」 父亲的意思是说:无论大路,还是小路,都可以到达对岸;可是如果不游的话,就肯定 没有路可走了!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非常深刻。我这一辈子就自认为是只小鸭,我看过很多「大鸭」,在 这个世界上呼风唤雨。我觉得自己没办法像他们那样,也无法和他们相比,当然也不需要比。所以我甘于做一只小鸭,我走我的路, 他们走他们的路。

当我的师父东初老人在世的时候,他常常要我学习某位大法师的样子,他说:「你应该 学习做那样子的法师。」我想我学不来的,因为他是一只大鸭,而我是只小鸭,怎么可能学得起来呢? 大约在一九六一年,我要去高雄的山里闭关的时候。有一位老居士听说我要去闭关,特 别选了四本近代中国四大高僧──印光大师、太虚大师、虚云老和尚和弘一大师的书来看我,把书送给我后,就问我:「圣严法师啊,你将要入关了,那么四大高僧中,你究竟准备走谁 的路呢?」 虽然我对这四位高僧都非常恭敬、非常景仰,但是我说:「我大概是没有办法走他们任 何一位高僧的路,我走我圣严的路。」 他说:「你这么傲慢啊?」 我说:「我不是傲慢,也不是没出息,我只能走我自己的路。但是我会参考他们的路, 他们是怎么走的、他们的好处,我会尽量的学习,能学得到多少,就学得多少。但是我不要模仿谁,也不要自己一定成为哪一位高僧的样子。」 因此,我就在关房里很安心地修行,我没有准备要变成四大高僧中的哪一位,也没有这 样的狂心、那么大的胆量,想变成第五位高僧。我只能做多少算多少,能够做什么、学什么,就尽力而为,尽我的一生好好努力。 其实在一群鸭子里总有大鸭,也有小鸭子,游出的路一定也有大、小之别。从佛法的 角度来看,这是因为各有各的因缘福报,所以对于别人的成就,我们应该赞叹,但是不用羡慕。

小鸭子看起来好像没有在游,但它并不是停在那里不动,只是游得比较慢,但是慢慢 地,持之以恒地划下去,最终也能走出一条路来。就像我,我自认为自己是只小鸭子,虽然游得慢,可是我游得很安心,也从来不 羡慕他人,只知道尽力游,游到现在为止,不也是游出了一条路吗?

我们不要要求自己一定要游得比别人大,靠和别人比较来建立自我的价值,那是非常 痛苦的事。所以,凡事只要尽自己的力来做,就一定会游出自己的路。

---摘自:圣严法师作《找回自己》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