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遇到的千年不死的神仙和菩萨 节选

2012年2月26日 | 作者: 刘镇源 | 170 浏览
字体 -

[博主注:文中的菩提老师不是x菩提上师] 9点多钟时,山间渐渐热起来,我们走到了一个山包上,一股潺潺的溪流,淙淙流淌。野鱼婉转山石间,还有螃蟹在吐泡。商人老焦和那两位知识分子像孩子一样,立即大呼小叫,脱掉鞋子,到溪流间淌水,戏鱼。   我们在前边走,走到山包顶时,见山包平平地,好像被人开垦过似的,立在那里,我忽然有一种很祥和安宁的感觉。告诉了老师。老师看了看,说,是的,这里曾是一座古刹。虽然古刹没了,但它的气场还在,大概是某位大修行人或者修行的僧侣们留下的。他又看了看,说,不对呀,这里怎么还有隐隐的黑气?   坐在山石上,山石清凉如水,野花浓郁,微风频拂,很舒服。忽然,我看到,一只野狐狸瘸着腿,跑过来,离我们不远,站定,吱吱地叫。我很奇怪,指给老师看。好像是我们放生的那只!我说。   野狐狸朝我们走几步,就回头,然后吱吱叫。我们很好奇,就跟着它走几步。它一边回头叫,一边把我们引到了一个一座峭壁下。站在洞口,扭头朝我们叫。然后,又扭身进洞。出来,再叫几声,又扭身进洞,眼光中,隐含着期盼的神情。   老师童心大发,走在前边,让我跟着他走,摸索着进了洞。洞里很黑,走了几十步,就触到了墙壁。带着霉味,还有一股悠悠的檀香味。   我啪地一声打亮了火机,见洞有一间房子大小,地面很规整,似乎有人呆过。图!我忽然看到墙壁上有幅僧人禅坐图。用手抠了抠,果然是几幅图,好像佛像的样子,已经斑驳了。   老师看了看,说,大概是古人的练功洞,走吧。   我们顺着原路返还,但奇怪的事发生了,洞口不见了。 在我的感觉中,这洞并不大,也就是几十步的距离,于是我们在黑暗中径直往回返,奇怪的是,走了半天,仍然不见洞口。我打亮火机,眼前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光怪陆离的各种石头,似狰狞的鬼魅,挂在四周,一条小溪,从脚底潺潺流过,再向前走,就要踏入溪流中了。溪流中竟然还有不少浮游生物,见到光亮,一只只的飞腾而起,扑地撞在我的手上,生疼酸麻,打火机被撞掉,扑地跌落水中。或许是受火光惊动,黑暗中,狰狞的石头间,忽然亮起了无数寒光闪闪的小灯笼,两只一对,带着腥气,向我们逼来。莫非是神话中的吸血蝙蝠?   我正惊秫间,但见菩提老师把我拉到身后,随手一挥,轻轻地念了句:“唵嘛呢叭弥吽”,一只只小灯笼忽然停止空中,前进不得,后退不得,令人毛骨悚然。   快走!菩提老师拉了我一下,向后退去。正在这时,一只毛茸茸的嘴,忽然咬住了我的裤脚,惊慌失措的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踢了它一下,但听扑通一声,溪水哗然,一阵风似的响动,在溪水上空盘旋。   感觉中,我们上了一个台阶,便摸索着前行。山溪的声音,渐渐远了,一阵风,吹拂而来,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菩提老师说,有风的地方,就有洞口。   走了几十步,忽然前边有熟悉的唧唧声,一只贼亮茫然的眼,在不停地扭动。见到我们,且走且退。见我们不动,又迎上来,然后又向后退。    见我惊异,老师看了看,说,是那只狐狸,或许在为我们带路,走吧!    那双眼,立即上下摇动,似在颔首。   我们跟着它,走。风更大了,还有一丝光亮游进来。我们走近,原来是一个洞口。见我惊疑,老师说,不用怕,没有任何动物能伤害我们。   沿着石阶,走进洞中,一缕天光从远处隐隐约约地透进来。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唧唧的叫声,混成一团,但听噼啪几声,似拍打着什么,哪些叫声忽然停了。一只牛犊大的野物,扭过头来,两眼寒气逼人,坐在正对面,我们停下脚步,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不停地跳。是福是祸,是吉是凶?    我后悔贸然入洞了。 那野物忽然趋前几部,扑通跪地,拜了几拜,笨拙地摆摆手,示意我们跟他走。   我望着老师,迟疑不决,老师笑了,轻声说,走。   走了几步,来到一个阔达的的偏洞,几缕光线透进来,几只小动物蜷缩在一起,傻傻地望着我们。洞里很乱,有几块石板。那野物难堪地看看我们,挥了挥手,小动物们都退出去了。只有那只我们所救的狐狸跟进来,蹲在一旁,似在随侍那野物。   “请——坐——”,他嗓子里忽然发出两个含混不清的音节。这音节,让我吃了一惊,难道它成精了?心剧烈地跳荡起来,如果不是菩提老师在,我可能要夺门而出了。   菩提老师笑笑,坐在石板上。野物又向我摆手,我扭扭捏捏地坐在了一旁。 小狐狸们一只只又进来了,叼来几只山鸡,放在我们面前,傻傻地望着我们。我不由得想笑,他们难道也懂得待客之道?   那野物吼了一声,好似不满,吓得那几只狐狸战战兢兢,鱼贯而出。不到一会儿,又叼来几只干果,放在我们跟前,野物挥了挥手,让他们退出。自己站在那里,闭目,旋即,一盘硕大的香蕉、一盘喷香的苹果出现在我们面前。   菩提老师说,不可以这样的,我们不吃盗来之物。   那野物似乎不懂,楞可可地站着,目光茫然。菩提老师拿出两张十元人民币,随手一拍,人民币不见了。说,也罢,我们把钱付了吧。   说完,拿起一只苹果,一只干果,递给我,说,吃吧,与他们结个缘分。   自己也吃了起来。我又累又饿,见老师吃,也不客气地吃了。   野物见我们吃了,面色忽然柔和起来。在昏蒙蒙的洞中,笑得很古怪。 老师示意它坐下,问他,居士款待我们,有事吗?   野物又站起来,跪倒,含混不清地说:法——法。   老师示意它站起来,问,您是想求法吗?为什么求法?   野物点点头,难堪地拽拽身上的毛,又指指我。   菩提老师瞑目坐了一会儿,叹息道:当初,你得到人身时,不知道珍惜。现在却要百般求人身。何其悲哉!   野物楞可可地盯着他,目光茫然。   菩提老师说,有一世,你曾经在此地古刹出家,然而却不服管教,不听大和尚的劝导。不认真修行,沉迷于名利中,浪荡了一生,空耗施主布施。命终后,幸在持戒上还说得过去,没有大恶,保住了人身。转生为女人。由于空耗施主布施的缘故,生来贫穷,幸亏你前世出家时,无意中,赠送几位居士过一套佛经,一位居士修持有成,布施不止,转生为大财主的少爷,也是出于深埋内心的来自前世的感激之情,对你一见倾心,供你一起读书求学,并结为连理。你还有缘再遇佛法。遗憾的是,你受当时来自西方的社会风气的影响,不守妇道,口说而心不行,不仅不修持,还非常傲慢,利用点滴一知半解的佛法知识,大肆攻击当时弘法的朋友和大德,并骂别人是野物、狐狸,殊不知,其中一位弘法的女居士,是菩萨再来,混迹红尘,被你责骂的大德中,还有证果的。你因为咒骂曲解这些圣人,虽然赢得了掌声,炫耀一时,快意一时,却造成了堕落为野物、狐狸,千百世不得脱离。悲哉!    这份演讲,让我深为吃惊。野物也一片茫然,眼角的泪水,点滴而落。    它重新跪倒,叩头,伸出双手:“法——法”   菩提老师接着道:不是我不给你法,法就是为了普度众生用的船筏,是天下的公器,有缘者都可以得到,佛陀辛苦地来到人间一场,目的就是传播这个的。但以你目前的条件,现在给你法是没用的,纵然你懂得一点修行方法的皮毛,但身为狐狸身,你没有条件接触到更多的佛法,且心绪躁动。即使你修持有点小成,因为不懂得正见、不懂得持戒,万事由心,无法真正成就,将来还有可能随着能力的加大,可能会随着欲望和邪见,造下更多恶业。即使你能活两千年,两千年间所造的恶业会让你沉沦更深,无法明心见性,证得果位。因此,不给你法,也是一种慈悲。更何况,即使你能修得很长寿,也终有命终那一天,你的几百世的野狐身的报应还没有结束,恐怕随着造恶业的增多,将来连这野狐身也不一定能保住呢!   野物双眸含泪,哽咽,叩头不已。 菩提老师望着它战栗、哀伤的样子,目含悲悯,想了想,说,也罢。难得你求法这么真诚,我可以教你两个法门:一是西方净土法门,如果潜心修行,命终可以往生西方净土世界留学,将来证果没有问题;一是药师法门,也可以往生西方或东方净琉璃世界,也可以随你的心愿,转世为人,有机缘听到佛法。你愿意选哪一个?   野物面露惊喜,指指我:“人——人!”   菩提老师叹了口气,站起来,说:好!修这个法门,你要牢记几条:一、从此不能再杀生,即使吃肉,也要吃自己死的、或者无意中堕崖摔死的动物,要以素食为主,想修成就大道,这点小苦还是要吃的。守住这条,将会减少你造恶业的机会,也是在被动地行善,更有利于减少你的杀心,增长你的善心,与佛菩萨的大愿相应,得到心与心的共振和更好的加被;二、不能再运用你的小神通,搬运人间的东西,那是犯了偷盗。如果犯了盗戒,即使你将来有望转生为人,也会无意中丢失东西,或被骗去财物,贫穷多苦,劳碌奔波,就会减少很多修行的时间和听法的机会;更何况,犯了众多的偷盗,不利于你脱离恶道,还有可能导致你越发沉沦;三、不能喝酒乱性,再在无意中造下恶业;至于妄语、淫乱,你目前没这个条件,知道就行了,如果将来有了这个条件,一定要牢记在心,不得违背,否则,单单淫乱一条,就导致你来世眷属不贞洁,家庭多烦恼,哪里还有心情去学法呢?更何况,淫乱,会导致你情欲越来越炽盛,欲火如焚,欲望蒙蔽自心日深,终究会堕入地狱。   如果能守住这几条,然后,随时随地,一心念诵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临终可以随你的心愿,转世为人,不再遭过去的恶业的报应。转生为人后,如果认真修行,会有证果那一天。    你能守住这几条吗?   野物认真地点点头,迫不及待地说:“能——能——”,眼角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菩提老师说,不过也不要紧,纵然你身为畜生身,但你的佛性并没有泯灭。《佛说未曾有因缘经》记载,佛陀当年,有一世未成就时,因为修行精进,智慧开启,福报大增,被海选为国王。在做国王时,由于渐渐松驰了对自我的要求,不幸被国外赠送的美女动心,沉迷酒色,终日不理公务,并为了私欲,轻启战端,天下百姓流离失所。他命终堕入地狱,后来转生为狐狸身。但他前世修来的宿命通和智慧还没有断尽,知道忏悔,知道念佛修行,在困境中,没有怨天恨地,知道力所能及地助人、帮助同类,很快就脱离了野狐身,得生天上人间,修持有成。你好好忏悔自己,嘴里念不出来,在心里默念就行了,并把这个方法,教给你的同类,严厉约束它们,不得作恶。这也是你的大功德,会帮助你成就的。如果你为非作歹,天地不会容你!即使天地容你,我也不会容你!因为,你的为非作歹,会连累到我啊!也是我教导无方,让你能力增长后,造了更多的业啊!   菩提老师说道这里,似乎有淡淡的感伤,声音里,现出几缕慈母的悲切,使我不由得想起了母亲当年手拿木棒,嗔目训诫调皮的我后,自己躲到一边偷偷哭泣的情景,心头涌上一缕莫名的感伤、感慨和凄惶。看来,菩萨行者,真的如慈母严父,呵责安慰,都是一心希望别人好的度人的良方啊。    野物不停地点头,面露惊喜,目含惊秫。 谈了一会儿,我们起身离开洞穴。野物恭敬地带着我们沿石阶而上,推开洞顶的石板,阳光扑簌簌地抖落下来,原来真正的洞口,就在山顶。立在山顶,见那几个人仍在溪水里玩耍,菩提老师向野物挥了挥手,把石板盖好,嘱咐我不要向他们提起洞中的事情,以免影响狐狸们的清净。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禁不住地感叹,这个世界上,奥秘真多!老师笑了。说,本来如此,没什么的。   我问他,那只狐狸也古怪,还懂得修行。老师说,那是他前世种下了修行的种子的缘故。   动物修行成功的多么?我好奇地问。老师说,非常非常少。因为他们没有受过良好的知识教育,不懂得约束自己的心,再者也没有人指导。即使有个别修到了一定程度,常常因为没有正见,不明白修行的道理,心外求法,容易被所见到的境界和欲望牵着走,往往功败垂成。而且,骤然得到一些小法术,小能力后,他们会如小孩子一样,常常会随着自己的欲望,随意使用,为非作歹,祸害人间。当然,如果有闻听正法的机会,他们也会有极个别成功的,那个是需要大机缘,大福报了,可谓凤毛麟角。   因此,佛陀认为,在这个世界上,人身是最宝贵的东西,是修行的中枢。甚至天人身,也不如人身。因为人间苦乐参半,容易警醒修行解脱的意愿,而天人福报太大,整天陷入享乐之中,想不起来去修行。而畜生和地狱道的众生,由于生活过苦和自身障碍,很难有机会、有时间去听法、修法。所以,佛陀的教化大业,主要是在人道里推广的。    目前,谈这些的社会条件尚不成熟,你知道就行了。 临行前一日中午,我躺在床上午休,忽然见那野物破空而来,现出笑容,说了声,南无药师佛,我走了。正想问他什么,却忽然不见。警醒后,却是南柯一梦。   晚上,吃过晚饭,一只野狐狸在门口吱吱了几声,见我们注视,点点头,就飞也似地跑了。菩提老师让大家休息,带着我向洞穴走去。那只获救的狐狸在村边等待,见我们出来,在前边且跑且停。   摸索着进入洞穴。星光从洞顶的罅隙里朦胧而入,那野物正在那里端坐。一动不动。我正想说什么,菩提老师制止了我,围着它转了几圈,感叹道:一念虔诚,消无量业障。可钦可赞!   接着为他念起了佛号: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我也随之而念。心渐渐静定下来,仿佛看到,空中有一尊浑身透明,光明耀目,身如青琉璃一样端庄的佛陀、八个菩萨和无量大众忽然现身,野物在虚空中,拜了几拜,忽然脱去狐狸身,宝相庄严,随着佛陀走了。   菩提老师忽然停止了念佛,仰空笑了笑,招呼我:处理尸身吧。   我从朦胧中醒来,洞府内只有几只狐狸躲在一边,望空俯首,闪着晶亮的眼,还有一缕淡淡的清香。   摸摸狐狸的尸身,异常柔软,惟有顶门,尚有余温。   我们正想动手,几只狐狸抬起它,拉到旁边的侧洞里,侧洞白骨累累,令人骇然。看来是它们的葬地。到了那里,我找了个地洞,把它单独安放在那里,并为它加了石板,然后就走了。   路上,漫天星光下,蛐蛐在吟唱,还有高高低低的蛙鼓声,异常恬静。我问老师,他真的成功了?   成功了,没问题。老师说。   那么他去了哪里?我问。   他会去上边转一圈。老师指指头顶无边的晴空,接着说,但本性不迷,本来他可以在天上享受很久,但由于他想做人的愿望很迫切,依仗佛陀的威力,很快就会下生人间。因为念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的缘故,过去的恶业全部消除,不再受贫穷短命报,会出生在富贵之家,姿色秀雅,聪慧之极。   本来可以转生为男身,但具体要看他个人的愿望和喜好了。或许,会生为女身。无论男女,因为您曾帮他念佛号,埋葬尸身,将来你们还会有段缘分。因为她过去的习性比较窕达,来世或许还会有这个习性留存。如果他愿意做女身,以女身行菩萨道,那么,将来萍水相逢时,你要把握好自己,因为你曾帮助过她,对她有恩,她或许会一见就升起喜爱之心。但你要切忌不为情迷,要断掉情缘,转为法缘。过多的情缘,对修行人,不一定是好事。好好引导她,对你也是一种大福报,对你将来的成就会有很大帮助的。如果痴迷下去,作出不轨之事,那么,前途就难说了。   那么这群野狐狸呢?我问。   他们听到过我们念药师琉璃光的佛号,将来,无论它们转生何身,如果在苦恼之际,忽然想起这句佛号,就会脱离恶道和种种不如意,转生为人身,有机会进入佛门,修持正法。   我点点头。却有些疑惑不信。直到后来,我遇到我的另一个老师,潜修药师法门时,我才渐渐地信了。 昨晚,有朋友问我,是否野狐狸真的能说话,道理是什么?   说句实话,这个当时我忘记问了。那时小,什么也不懂,只顾惊奇了,不可思议的感觉,梦一样遮蔽了整个心灵。   若干年后,我见到第二个老师时,他给我看了他的一本著作。因为机缘不成熟,一直没出版。在那里,我找到了答案。那是因为,一些动物,如狐狸、猴子的脑功能接近人类,之所以不能说话,是因为管语言的区域经络不通畅。如果通过修行,把这部分的经络沟通了,精细的能量物质得到通畅灌注,语言区域的大脑就被大面积激活了,更为精密的语言功能就发挥作用了,就能说话了。我的三个小师姑三岁修行道家功法,后来又修行佛家准提法,修为很高。她们为自己的小玩伴小猴、熊猫、狼犬助功,帮它们念咒,通过天眼观察,发现三只小动物练功时,身体各部位包括大脑的经络渐渐发亮,后来,帮它们念咒时,咒语的能量也灌入它们体内,经络更亮了,身体和大脑内不大通畅的经络渠道渐渐拓展、畅通。相比其它两只动物,小猴大脑内语言区域的很微细的经络连接部分,不通的距离最短,当通过助功和它自身的修持,不通的部分经络发亮,贯通后,小猴忽然就能说话了。三只动物通过修持,都出现了精力旺盛、食欲由加大变减少、奔跑如风、智慧聪明超越一般动物等等异常现象。但由于动物的身体条件不如人类,所以进一步修持很难。这就是佛陀为什么说人身难得的道理。在六道(六种生命形态)中,动物身心素质不如人类,也没机缘学更多的修行知识,而天人,则福报太大,整天处于男欢女爱和各种享乐中,很难想起修行,就像世间的富贵人,想不起去读反思人生,解脱人生的书。只有人类,苦乐均等,忽苦忽乐的碰撞,警醒我们对生命的反思之情,身心素质更适合修持,所以,佛陀说,人身难得。只是得到了人身,却不一定有机缘碰到佛法修行方法,所以,佛陀说,佛法难闻……,能听到佛法,却因为贫穷所逼,富贵所骚扰,不一定能去学习实践,所以,佛陀说,贫穷布施难,富贵闻道难…… 作者:地儿    作家,出版有佛理散文集《悠然檀香》《总有清风》等 摘自:我所遇到的千年不死的神仙和菩萨  节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29c5e0102dzuk.html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