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双重国籍:大陆移民碗中的鸡肋 2006-10-05 22:28:03 / 天气: 晴朗 / 心情: 高兴 / 精华(3)

“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熟悉三国历史的人们,对“鸡肋”这一名词的来由恐怕不会陌生。当时,曹操领兵讨伐刘备。出师不利,屡战不能取胜。退兵又恐遭人耻笑。欲进不能,欲退不愿。正在进退维谷,心中犹豫不决之际,厨师送来了一碗鸡汤,曹操见汤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巧此时将领夏候敦进来问夜间的口令。曹操随口答道:“ 鸡肋!鸡肋!”谋士杨修一听这口令,就令手下军士打点行装,准备归程。并说,“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后来,人们便用“鸡肋”比如没什么大的用处的东西。

过去一周,加拿大华人社区谈论得最多的议题,莫过于联邦保守党政府计划“检讨”双重国籍的问题。人们不仅对加拿大政府是否会取消双重国籍政策高度关注,同时也担心经此一役,中国默许双重国籍的一丝希望也会化为乌有。社区和媒体中反对和支持声四起。不过,在人们的眼中,过去作为忠诚度标识的国籍,现在似乎已经成为出行便利的工具了。

再过两天便是中国的国庆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来说,双重国籍只是他们碗中的“鸡肋”,真有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一石激起千重浪

上周四(21日),加西新闻社(CanWest News Service)透露,联邦保守党政府正计划检讨已经有30年历史的允许在海外居住的加拿大人拥有双重国籍的规定。报道指,联邦保守党高层证实,重新检讨双重国籍法已被列在哈珀(Stephen Harper)政府秋季议题上,有可能要求定居海外、却拥有另一个国籍的加拿大人,放弃加拿大国籍。

保守党党团核心主席、也是国会公民及移民委员会成员的杰弗(Rahim Jaffer)日前对加西新闻社透露,联邦政府即将检讨双重国籍法,还表示,移民部长索尔伯格(Monte Solberg)会在不久后针对这项修法计划,对公众作出说明,而且可能“在几周内”有所宣布。移民部渥太华发言人哈默(Lesley Harmer)也证实,未来几个月,移民部的确是有检讨公民权利及责任法例的计划。

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本地华人社区的巨大回响,人们纷纷认为,政府一旦实施限制双重国籍的规定,对移民将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第二天,几大中文报刊均在头版大幅报道社区对事件的强烈反应。在这些意见中,几乎是一面倒的反对声音。有指此举未见其利,先见其弊,双重国籍制度的存在,对整个加拿大只有好处,看不到什么明显坏处;有指牵涉到太多复杂问题,在执行上有困难;有指将会严重影响加拿大与亚太地区的贸易,人们会因为出入不方便而延误商机;有指是逆世界潮流而动,也有违加拿大多元文化的国策……

面对社区的强烈反弹,联邦政府立即出面澄清。上周五(22日),哈默表示,目前没有任何计划改变加国双重国籍法例。而总理哈珀的国会秘书肯尼(Jason Kenney)也随即在一次采访中否认媒体所指联邦政府“有意取消双重国籍”的报道,指政府并未考虑取消公民的国籍。

缘起黎巴嫩撤侨

虽然加拿大国内对双重国籍向有不同声音,不过,30年来一直没有政府敢碰。为什么还未坐稳的保守党少数政府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一敏感议题?时事评论员陈志动认为,前不久的黎巴嫩撤侨事件显然是导火线。

今年7月,黎以冲突爆发,加拿大出动船只和飞机前往中东营救持有加拿大护照的侨民。从7月19日至8月中旬,加拿大政府利用包机包船将大约1万4000名加拿大公民运离战乱地区至塞浦路斯和土耳其,然后搭乘飞机返家。其中哈珀更是亲自用专机从法国巴黎前往塞浦路斯协助侨民撤离。

据悉,联邦政府这次撤侨行动共花去超过8500万元公帑。但自从黎以战争结束后,目前估计已有7000人返回黎巴嫩。

《多伦多太阳报》专栏作者沃盛顿(Peter Worthington)在一篇题为《方便的加拿大人》(Convenient Canadians)的文章中指出,尽管媒体连篇累牍地刊登黎巴嫩裔加拿大人抱怨加国政府行动迟缓,批评政府反应不快、撤侨不力,但也许人们不知道的一个残酷事实是:在一个人口300多万的黎巴嫩,竟然有5万人持有加拿大护照!换句话说,在黎巴嫩的加拿大人比整个加国军队士兵的总数还多出一倍!而这些人既不是在那边出席婚礼,也不是与家人短暂团聚,更不是游览胜地黎巴嫩的观光客,而是地地道道的黎巴嫩人,他们在那里工作、生活、盖房子、养小孩,与本地居民唯一的不同是他们手中多一个本暗蓝色的加拿大护照。

沃盛顿说,这些人既没有为加拿大的经济做任何事情,更没有象加国居民老老实实地每年交纳税钱,甚至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还是加国公民,可是一旦居住国出了麻烦,他们完全不找黎巴嫩政府,而是首先向加拿大政府求助,这边要是行动稍稍迟缓了一点,他们便牢骚满腹,怨声载道。虽然无论从道义上还是从责任上,加拿大应该作出反应并保护本国侨民,但全部开支均由政府买单似乎对全体加国纳税人并不公平。

对此,沃盛顿直指问题核心是加拿大的双重国籍政策。他认为这个政策不仅在突发事件时将政府置于十分不利境地,而且包容了恐怖分子和罪犯,使得加拿大不能将证据确凿的对社会有害的有关人员进行遣返,特别是那些来自中东地区的移民;加拿大法院无视加国民众的意愿,甚至给盖达组织头目的家属签发护照,即使这个家庭成员自己都承认曾经在阿富汗枪杀过美国军人。最后,作者主张如果一个移民想要成为加拿大人,他或她应该放弃出生国家的国籍,也只能拥有一本护照;唯一的例外是加美之间:由于地缘、传统及文化上的接近,加拿大人和美国人可以同时拥有彼此的国籍。

加拿大现行国籍法

根据一个专门收集各国国籍法资料的网站(multiplecitizenship.com)统计,目前大约有89个国家正式允许不同形式的双重国籍或多重国籍。

一向力主双重国籍法的北京思源社会研究中心总裁曹思源表示,据他的研究,全世界24%的国家禁止双重国籍。也就是说76%的国家以不同形式承认双重国籍。

加拿大现行“公民法案”(Citizenship Act)承认双重国籍。在现行法案下,取得他国国籍的加拿大人仍可保留加拿大籍,除非自行申请放弃加国国籍而获公民法官核准。

双重国籍(Dual Nationality),即“双重公民身分”(Dual Citizenship)。

所谓“双重”是一种统称,也可以是三种或更多。不管是“双重”还是“多重”,其问题本身是一样的。

假如你本人,以及的家人,全都在加拿大出生,而你本人又从来没有成为他国公民,则你很可能就只具备单一国籍──加拿大籍。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你的孩子在加拿大出生,拥有加拿大国籍,他成长后又在他国生活,取得他国国籍,加拿大是承认双重国籍的。

可是,要是你本人或是你父母,祖父母中任何一人在加拿大以外出生,则视乎有关国家的相关法律,可能导致你有双重国籍身分。比如你本人在加拿大出生,但你父母却出生于加拿大以外另一国家,其后才移民前来加拿大,在该国特定法律下,你有可能被认定为该国公民,即使你从来没有主动要求取得这种身份。

加拿大统计局资料显示,在加拿大有超过400万移民(不在加拿大出生的人),同时拥有加拿大及至少另一个国家的国籍,但是,并无统计有多少加拿大出生的公民,后来取得另一个国家国籍的情况。

加拿大在1977年修改公民法,允许加拿大人可同时拥有两个国家的国籍,30年以来,此一规定并未再修订。不过,这并不表示国会没有要修改双重国籍的声音,1990年代中期,国会有两个委员会,曾建议修改公民法,改回单一国籍法,不过未获当时执政的自由党政府采纳。在1993年国会一个委员会的建议报告说,允许双重国籍会贬低做为一个加拿大人应有的价值,且建议修法要那些同时拥有其他国家国籍的公民,放弃他们的加拿大国籍。

知名人士的双重国籍问题,在加拿大也经常成为焦点。2005年9月,庄美楷(Michaelle Jean)接任加拿大总督前,同时拥有加拿大和法国国籍的她,成为众矢之的。加拿大皇家军团一直对庄美楷的双重国籍身份持异议,因为加拿大总督名义上是加国军队的统帅,她的双重身份令人怀疑其对国家的忠诚度。最后,在接任前的两天,庄美楷决定放弃自己在2004年因家庭原因获得的法国国籍,平息了这场双重国籍的争端。

废除旧制不得人心

联邦新民主党移民问题评论员、本那比-道格拉斯选区国会议员苗锡诚(Bill Siksay),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现行国籍法例,反对重新检讨双重国籍。他认为加拿大国籍的定义可以讨论,也应该欢迎讨论,但国会选择在刚完成自黎巴嫩撤侨的敏感时刻来讨论双重国籍,时机并不恰当。

苗锡诚说,国与国之间的交流越来越频繁,人与人的关系也日趋紧密,让人们同时拥有双重国籍,对加拿大延伸国力,及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交流,会有好处,他不知道为何保守党政府要对此提出检讨。

时事评论员姚永安直指保守党政府此举不得人心,会得罪不少加拿大国民,尤其是移民。他认为在目前没有必要的情况对双重国籍进行检讨,恐怕只是满足小部分保守派人士的诉求。他担心这只是一个开始,保守党限制移民的措施会陆续出台。他认为不应该将税务承担与双重国籍联系在一起。如果觉得目前的税制令一些生活在海外的国人占了他人的便宜,政府应该在税制上加以改革,令其更加合理和公平,而不是在国籍上打主意。

陈志动则认为检讨是应该的,而且应该从中性、长远的角度出发,确定历史性方向。他反对预设检讨结果,并觉得需要广泛征求各方意见,避免重蹈过去草率推出“海外资产法”的覆辙。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资深研究员张康清对双重国籍问题有多年的研究,他说拥双重国籍的加拿大人,是加国与各国进行交流的桥梁,这些回流至原居地的加拿大人,与当地市场说共同语言,了解商业运作及文化,且在当地的人脉关系,都对加拿大与当地的经济交流起积极作用。他说,这些拥有双重国籍的人士,能够对加拿大做出的贡献,是本地加拿大人所做不得到,他们的存在,需要很客观的对待。

加拿大移民顾问学会会长陆炳雄表示,总的说来,取消双重国籍的政策,对于加拿大是弊大于利的。加拿大是多元文化并存的社会,这是加拿大的色彩和旗帜,如果改变双重国籍的政策,在某些方面将违背这种多元民族文化的政策。当然,对于一些突发事件,政府考虑经济方面的因素也是值得理解的。“但我们也看到,现在有很有情况特殊的人在拥有双重国籍的时候还盼望拥有三重国籍,一旦政府下决心改变政策,这部分人将面临更大的不便。”

大陆移民没有得益

洪小姐,移民加拿大4年,来自中国深圳。来加之前,她在一家中国的大企业工作,收入稳定,福利良好。为了获得一本加拿大的护照,她闲赋家中,在温哥华扳着指头坐足了三年“移民监”。算准时间,她立即递表申请入籍,然后飞回中国,一天也没有多呆。上两月,她终于得偿所愿,回到温哥华“唱歌”(宣誓入籍)了。

不过,怀揣加拿大和中国两本护照的洪小姐并没有兴奋太久,她马上就碰到双重国籍上的难题。上月记者与她见面时,洪小姐正在犯愁:到底应该持中国护照回国?还是用加拿大护照访华?因为如果用加拿大护照入中国境,花上50加元的签证费不说,还只能在大陆停留三个月,之后还要延期。对于不打算回加拿大长住的她来说,在大陆的居留权问题,确实令她伤透脑筋。如果仍然使用中国护照,回去当然是十分方面,而且没有日后的签证问题,在大陆的生活和工作的确方便多了。但是由于枫叶卡被收回,下次她要从中国回加拿大时,就会因没有加拿大的合法居留证件而不获出境。到这时,洪小姐开始怀疑自己这三年“移民监”的价值了,既想得到加拿大护照,又怕失去中国国籍。经过一周思想斗争之后,她最后决定还是持中国护照回大陆,那本花三年时间“买”回来的加拿大护照自然是压在箱底了。

当记者得知洪小姐的这个决定,也为她感到无奈。不过,也许洪小姐的决定才是正确的。

中国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对记者说,这几年他们碰到不少持中加两本护照过关的个案。有些人持中国护照进入中国,但离境时却用加拿大护照;有些人虽然进出都是持中国护照,但却未能出示加拿大合法居留的证明文件,如枫叶卡或移民纸。遇到这两种情况,边境人员是不能让这些不符合出入境管理条例的人士离开中国。

这位官员表示,按照中国目前的出入境管理条例,不管是外籍人士还是海外华侨,进出中国都必须持同一本证件。而作为中国籍人士,前往加拿大时须出示在当地居留的有效文件。不少人以为加拿大护照或加拿大公民卡也可以作为这样的证件,但中国出入境管理局的这位官员反复强调,这两种证件是不能与中国护照同时使用的。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而加拿大护照和公民卡都是国籍证明文件,所以,持这两种证件的人士理论上不能再使用中国护照,他们只能用加拿大护照进出中国。

来自北京小张显然是明白中国出入境管理的这方面规定,所以,他采用迂回的方式来往中加之间,不过仍然遇到麻烦。

原居地北京的小张,5年前移民来到温哥华,现在已经顺利拿到加拿大的国籍。由于希望进入中国国家j关工作,所以,小张一年前回流北京是持中国护照。其实,为了能够顺利往返中国与加拿大之间,小张在加拿大时已经有所准备,在中国护照上签了一个美国10年有效的多次往返签证。入加籍后,枫叶卡被收缴,他便采取“迂回战术”,从中国绕道美国返加。北京飞西雅图当然是没有问题了,但从“和平门”开车返回温哥华时就碰到麻烦了。加拿大的关员怎么也不相信小张

是持加拿大护照从温哥华到美国访友的,硬是在边境盘问了3个多小时,后来在前往美国接他的朋友多番解释之下,才勉强过关。

回想起当天在加美边境关口被盘查的情景,小张说自己以后再也不敢这样折腾了,宁愿暂时不回加拿大。

家住高贵林的李太太的经历,更是让来自大陆的移民不敢冒双重国籍之险。已经入籍的李太太去年回中国大陆省亲,入中国境时用的是中国护照。不幸的是,李太太在家乡祭祖时被超速驾驶的汽车撞死。由于当时李太太衣着简朴,身上也没有任何证明文件,所以被当地公安按无业游民处理。当李太太在加拿大的家人知道此事,赶赴中国处理后事,并向当地政府表明其加拿大籍身份,要求按外国人标准进行处理和赔偿时,当地表示,由于李太太是以中国护照入境,而中国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所以不能按外国人的身份来对待。其家人寻找加拿大驻华使领馆、当地侨办,甚至法院协助,至今仍毫无结果。

关键在于大陆政策

相对于来自香港或台湾的移民可以享受到双重国籍的实惠来说,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似乎觉得是否变更双重国籍政策对他们影响不大。加拿大中国商会会长练子乔认为,这主要是中国大陆与香港和台湾在双重国籍的问题上政策有所不同。

练子乔说,在双重国籍的问题上,中国的法律不像其他许多国家和地区那样往往都是采取承认,默许或是不特别提及的方式来承认双重国籍。中国国籍法第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中国公民有双重国籍”。更为严厉的是国籍法第九条规定:“定居外国的中国公民,自愿取得外国国籍的,即自动丧失中国国籍。”而且,以什么证件入境,中国大陆便会以相应的类别处理,不管你口袋里是否还有第二、三本护照。

据悉,中国对双重国籍作出如此严厉的规定有其形成的历史原因,主要的起因是五六十年代印尼和东南亚一些国家排华,怀疑当地的许多华人都是中共派去搞游击、搞颠覆的,要输出游击战和武装夺取政权,要搞暴力革命等。为了使当地,主要是印尼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华人免遭排挤和迫害,同时也是为了搞好当时许多还对中国抱有戒心甚至敌意的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中国政府当时主动在法律上规定了不承认双重国籍,呼吁当地华人加入其他国家国籍后要尊重所在国家的法律等。这个举措,在当时看来,确实对当时东南亚的华人免遭排挤和迫害起了积极的作用,逐步改善了同东南亚各国的关系。

中国国务院侨办主任陈玉杰每次出访欧美都会遇到要求中国政府承认双重国籍的问题,她在上次访问温哥华时表示,当初国家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原因,是因为一旦承认双重国籍,所有移居外国的华人均须面对一个大问题,就是会受当地社会质疑: “你是对中国效忠,还是对现时居住的国家效忠”的问题。这对一向以商业为主要从事行业的东南亚华人会造成不利。目前百分之九十五的华人均在东南亚居住,因此国家关心的是大部分华人的利益。有鉴于此,国家决定为了大多数侨胞的利益着想而不承认双重国籍。

陈主任指出,她曾到访过欧美、东南亚等地,往往只有欧美华人才会要求双重国籍,而东南亚等地的华人却完全没有提及,可见两地华人所处身的环境有很大不同。她表示理解欧洲华人希望拥有双重国籍,以便方便回国与家人团聚的要求。但从“长远利益”出发,有关的决定是完全符合国际法和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通行规则的,是“合情、合理”的决定,因此陈主任希望广大华侨能够对此予以理解。

双重国籍并无好处

对于大陆移民来说,他们关心的还不只是加拿大在“检讨”之后是否会取消双重国籍,同时还关心这次事件会否影响他们一直以来争取中国承认双重国籍的努力。

身处多伦多的普通话华人联合会会长牟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加拿大政府决意修改关于双重国籍的政策,这将是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的一个倒退,将会给加拿大的移民政策造成不小的影响。前几年,普通话华人联合会曾作过一项调查,发现有相当大数量的大陆新移民有需求要求中国政府承认双重国籍,很多人士也作过相当大的努力向中国政府呼吁。一旦加拿大政府修改可以拥有双重国籍的政策,这些人士的努力将付诸东流。因此,一旦政府修改政策成为事实,那么回流的移民人数将猛增。

据悉,2003年10月,该会在网上进行了为期16天的双重国籍民意调查,共有1888人参加。92.6%参与调查的大陆移民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允许中国移民在承认双重国籍的国家入籍公民后保留中国国籍,即应承认双重国籍。

近年来,中国移民期望拥有双重国籍的呼声,也被传到每年一度的中国全国政协会议上。2005年,民建中央提交党派提案,建议中国承认双重国籍,并提出让海外移民涉足政治,以公民身份参加人代会和政协会的设想。这是继此前陈铎等12名中国政协委员提出《关于撤销“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规定的建议》后,又一份建议实行双重国籍的党派提案。

虽然很多来自大陆的移民都欢迎大陆承认双重国籍,但在思考角度上还是有所差异,有人就直指,一些人极力鼓励双重国籍政策,根本不顾中国或是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只是为了一己之私,“脚踏两头船,好处两边占”。

时事评论员吴权益表示,想要双重国籍的人无非是要个人的方便,“脚踏两头船,好处两边占”。他认为这种在华人圈子里甚为盛行的思想十分危险,发展下去将会是华人被歧视的种子。“你聪明,别人也不笨,没有尽过义务,老是要求权利,迟早会被其他族裔发现。”他觉得既然来到加拿大,就应该落地生根,首先认同这个国家,才会被别人认同和尊重,否则就老是象“小偷”一样生活。

练子乔也认为,退一步讲,即使中国承认双重国籍,对于来自大陆的移民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许多人移民加拿大,就是为了拿一个加拿大的国籍。人们花上大量的金钱和时间,为的是买个保险,尤其是在中国遇到纠纷时能够得到国际公法的保护。如果中国实施双重国籍,出入是方便了,但出现问题时,中国政府会以中国公民来对待加拿大华人,与中国境内的同胞一视同仁,加以处理。这显然不是大多数移民海外的大陆人所希望见到的结果。

文章来源:环球华报 文章作者:黄运荣 柳雯  chickenbone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