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说来挺有意思的,我自己还没拿过EI,虽然前些年打工小时数够了,早已超过960个小时,目前标准是910个小时,但由于找的中介不对,给我延误了时机,与申请和领取EI失之交臂,因为当时不是被Laid Off的,是自己辞的,中介告诉的方式不对,目前这个中介已经不存在了。好在当初没成功没有收我多少费用。这次,我是受公司的指派,以朋友的名义帮客户去出庭当个翻译、半个申诉者兼证人,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但是以前帮朋友申请Wealfare的时候,也经历过跟Consulor對话的场面。不过多少心理还是有些紧张,因为毕竟第一次去申诉未批准的EI!而且我跟那个客户还不是很熟悉,是别的同事委托过来的Case,所以只好赶鸭子上架了。呵呵。。不过事先我也做足了功课,背熟了她的Case的关键点,要点——Key Point,还有就是把订好Appointment的Court地址在Google地图上查到了开车的路线,以备不时之需!

      很久不写博文了,感觉写中文生疏了许多,而且段首头进两个字的习惯都快没了,这个要警惕了,毕竟我们是炎黄子孙。不能让Culture Shork把我们中华文化底蕴跟写作习惯模糊和颠覆了!扯远了,呵呵,Keep Going。继续说我备战转天的EI出庭。其实说起来这个EI申诉庭,不是非常令人恐惧和高不可及的,到了才知道,一大早到公司准备好客户Case的材料,驱车带着客户就开往了事先Google地图上查好的路线开了去,前往Yong跟Beyview之间某个小路的Service Canada-政府审批EI的Court部门。。

       我们准时甚至提前到了那个Court外面,兜了一圈,没有停车位,看来更多人早到了这里,不过旁边有个Shopping Mall和Staple、Drug Market,就顺便停在那边了。还要看好不是残疾人位,因为以前在Finch和Warden那个Mall停在残疾人位曾经被贴了Ticket罚款100大元啊。。停好车,我们走进了那个平房一样的Court Yard。。

       进到里面,才发现这里虽然人多,井然有序,场面虽然有点象MTO Office或者Health Card的申请部门那样,但是好像敞开的空间更像是大型的医疗诊所CLINIC、康复理疗中心或者Sear百货商店,呵呵。。但至少不是Supermarket,热闹但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各占其位,到了前台Reception那里,我说明了来意和约定的11:00的Appointment,那个女公务员告诉我们坐好等候叫号,可是没有发号的地方,估计是叫名字吧?于是差4、5分的时候,我们就等在那里了。突然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儿在大厅的一隅鹤立鸡群的叫了一声:All person whose Appointment on 11:00 please  come here .我应声过去了,我的客户随後尾随而至,不过再次confirm一下,才知道我们的court Room3 是跟其他人不同的方向,有个拿着文档夹的女士已经侯在那边等我们了。我们径直走了过去。她查了我跟我客户(以下称H女士)的Photo ID跟核对了时间,Case,我们就进入了Room 3 Court。

      因为这里涉及到申请EI首次被拒和再次Apeal跟申诉的技巧以及商业机密、个人隐私,因此我们本着对客户负责的态度。本着對公司的忠诚,暂不涉及EI申请个案的任何细节,只是谈谈过程,给大家一个借鉴和启发,其实这是一个客户拿过医疗病痛EI转Regular正常EI的Case,呵呵。这样说,大家可能基本就明白了,难度不是很大,但是表达不清也会有问题的,整个Case被搁置和拒绝批准,就是因为客户的专科医生给出的Report 写了一句不太巧妙又耽误事情进展的话:SHe was Cured,and She can Return back to Regular Duty,以後但凡EI病痛辞职申请人碰到这样的专业医生开出的诊疗报告,都要谨慎再谨慎的注意了,没有提到the same job position或者the same job duty就有转机,如果还有类似的诊疗报告未涉及你的工作职位,还有的打,否则就不利了。因为医生有权建议change Job position或者返回正常工作,但不能决定你的工作岗位能有利于你的完全康复,只是建议,不会给你安排更好的岗位哦。这是Key Point,还好我们碰上的三个Consulor或叫Judge还比较Nice,非常的Nice!

    一进门问过Good Morning之後,中间的是个白白胖胖的白人老头,像是可爱的不倒翁那类型的,虽然不是很谢顶,他左手边是白发黑皮肤的黑人女法官或是Consulor,右手边是白人金发碧眼,漂亮的白人老太太,很和蔼慈祥,看起来两个白人不像是同事,倒像是两口子,旁边的那个黑人女法官不是红娘吧?呵呵。。杜撰了,反正看起来三个人都很Nice,仿佛我们到了联合国议事厅,以前虽然陪人去过Wealfare厅、交通厅,还真没碰到过搭配这么和谐巧妙的三个法官。呵呵。又仿佛进入了Green童话,两三个精灵国老人跃然眼前。。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好像形容词说的太多了,呵呵。我们继续,他们核对了申诉者身份之後,让我们坐下,开始了情况核对,几乎就跟朋友聊天一样,这时候我自信多了,也丝毫不紧张了,事后我的客户说我表现得不错,比预备要去的时候稳健多了,呵呵。。。这可能也是因为三个法官给我们的感觉比较Relax一些吧,利于平和申诉。

    其实如果详细写申诉过程,相关法律文件跟证据、提问回答之类的,就能写上三五篇文章了,这里就不赘述了。大概就是让我既当翻译interpretor,又当客户朋友和证人的身份表达客户的中文意思,客户H女士英文只有LINC1、2级,因此不能应付这样的场面,否则凡是LINC3、4以上的朋友,就要自己去Apeal了,阐述自己的委屈跟观点了。其实这期间,他们主要是问了客户的劳动强度、工作任务和有无對颈部职业病有影响的无休时间(透露一点,客户是从事整天站着8小时低头做SUSHI食品的餐饮方面辛苦劳动),所以,他们问得很细,还有包括客户跟Manager的关系问题,是否有超时加班工作以及有否帮手、工作环境等,到这里,三个法官都问过之後,也就是客户个人陈述,之前都是一问一答,我做翻译和表达(凭着在北京CBD曾经给一个澳洲IT工程师跟日本IT工程师做英英翻译的基础,我觉得我还是胜任的,当时他们虽然说的都是英语,但是互相听不懂啊。哈哈,我都听得明白,因此没让我做日英翻译就好,笨人日语只会寒暄话哦)我觉得都翻译到位了,法官们也比较满意,最後跟我说了声:谢谢——还用中文说了一次。。呵呵。我只好在整个Case里面说了唯一的中文:谢谢你们,没有给国人丢脸吧?(翻译时没有蹦出一个中文字,因为不是专职翻译,我也很担心能否流利的进行翻译和表述,看来还算比较顺利)

      最後他们通知我们在一周或者10天之内就会得到Mail的结果,但从他们满意的笑容来看,这次申诉是成功的几率很大了,除非客户的原manager或者专科大夫做手脚和伪证,否则一切都对客户申诉成功有利了!希望这个Case对大家即将进行个人申诉的有所借鉴,也算我不虚此行!不枉费精力写了这篇流水帐一样的EI court的Interview经历!希望大家能看懂看明白,我的括号里面的小批大家可以忽略不计不看,但要点一定要记清,说话的语气一定要自信,时间、地点、劳动强度、职位、方方面面都要准备充分,对答如流,这样就对申诉整个过程大有补益了!俗话说,笨鸟先飞,工欲成其事, 必先利其器,看来这些古语说的都没错,你们还要增强语言的表达,强化English是关键,否则在这个法制的社会,不会口头英语都寸步难行,更不要说涉及法律的文件跟语言、语法了。所以不必怕,尽全力,一切皆有可能!!祝福那些即将申请EI、EI学费、Second Career和Wealfare的朋友们一帆风顺、心想事成,准备充分,万事如意!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