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就是無私的付出

字体 -

說不上什麼原因,相較於動物,我更喜歡植物,尤其喜歡水生植物。在我,只要與水有關的植物,想來都是極婀娜,極柔韌,極風情的。即便那隨處可見的柳樹,只要長在水邊,那份曼妙姿態,和長在別處的柳樹,亦是迥然不同的。然,所處的地理環境所致,南方隨處可見的菖蒲、香蒲、蘆葦和荻,我居住的北方小城並不常見。而蓮,更是夢中的一種恍惚飄渺的存在了。故,對於水生植物的喜愛,很多的時候,只是“紙上談兵”。常常的,那些氤氳著水汽的水生植物,會一次次濡濕我的夢境。

喜歡蓮,不是與生俱來,即便名人先賢們早就對蓮情有獨鐘。宋代周敦頤“獨愛蓮出淤泥而不染”,楊萬裏稱蓮為“恰如漢殿三千女,半是濃妝半淡妝。”方婉儀則自詡“清清不染淤泥水,我與荷花同日生。”毋庸置疑,無論在騷人墨客的筆下,還是在紅塵俗人的眼裏,蓮都是美的化身,清新,淡雅,空靈,脫俗。然,蓮的美,是在我的世界之外的。不是蓮的錯,只是那種相遇,沒在正確的時間,沒在正確的地點。年少輕狂的歲月,心像一片可以縱橫馳騁的草原,唯獨沒有一處淨土,可以安放一朵清遠淡逸的蓮。彼時,心靈和蓮,沒有找到靈魂的契合點吧。或許,正如兩個人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過一樣,和蓮的相遇,還沒有修來應有的緣分。

偶然,也是必然。愛上蓮,緣於一部動畫片《哪吒》。有一集內容,在我心裏掀起了軒然大波。哪吒抽了龍太子的筋,龍王大發雷霆,怒不可遏,上告天庭,要治罪於李靖。為不連累父母,哪吒割肉棄骨,還肉身於父母,了卻了一段俗世塵緣。師傅太乙真人被哪吒的精神感動,不堪哪吒的牛奶敏感 魂魄無依,遂給了哪吒第二次生命,化身成蓮。那樣唯美的刹那,蓮不僅僅是以一種絕美的、高貴的姿態,更是以一種聖潔的、莊嚴的姿態,柔軟進駐我的心靈。

自此,懷著一種近乎虔誠的膜拜,我開始鐘情那一潭碧水裏,“亭亭玉立,不蔓不枝”的蓮。即便無波無瀾,蓮在心裏,亦掀起層層疊疊的向往。關於蓮的萬千意象,紛紛攘攘,呈現於腦海。“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我常常就想到了江南采蓮的女子,穿越時空,仿若就看到了她們青春洋溢的臉龐,如朵朵“出水芙蓉”;仿若就聽到了她們滾動於荷葉上的歡樂,隨風流轉,叮咚作響。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久居鬧市,紅塵喧闐,我常常神往,王維筆下這樣一處清新隱逸、超凡脫俗的世外桃源。我不止一次地想象,那溪邊浣紗的女子,定有那沉魚之貌的西子吧,而那“漁夫”,是她翹首盼望的“情郎”範蠡吧?當越國美人西子完成了讓吳國滅亡的重大曆史使命,她就如風一樣消失在曆史的煙雨裏了,無處覓芳蹤。而我,每次讀到這段曆史故事,總會想象“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的絕美畫面。南國的天空下,無數個清晨或黃昏,那傾國傾城的女子,會裙裾飄飄蓮步輕搖款款來到荷塘邊吧,用那雙曾改寫曆史的芊芊素手,采摘蓮蓬,浣洗衣衫。輕巧靈動的身姿,風流綽約;巧笑嫣然的情態,顧盼生輝。滿池碧葉隨風翻卷,萬支紅蓮嬌豔欲滴。紅蓮、美人皆為世間美輪美奐的尤物,好一幅美不勝收的靜美畫卷啊!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江南有蓮,蓮在每一個江南女子的夢裏。萬頃碧波之上,一位手拈芙蓉的女子,悵望遠天,遙想她在遠方的夫君。世人眼裏,蓮,是含蓄的,靜雅的,不勝涼風的嬌羞,像女子一瞬間低頭的溫柔。那芙蓉叢叢張開,好像是女子一層層的心瓣,又仿佛是女子隱秘緋紅的心事。“青荷蓋綠水,芙蓉披紅鮮。下有並根藕,上有並蒂蓮”。並蒂蓮,更是一代一代的人們對於美好愛情的無限向往。並蒂蓮的愛情,淒美,悲壯,決絕,慘烈。至柔至剛。愛極了,蓮如此的秉性。

蓮,不僅僅讓人想到了“美”,也讓人想到了“愛”。雪小禪說,暗戀是一朵野蓮花。“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一千多年前,詞人元好問悲不自已,發出蒼天一問,在廣袤的中國大地上蕩氣回腸。如果愛是一朵蓮花,最美麗的一定是那清苦的蓮心,一直苦到心裏,才能有那朵美麗的蓮花盛開。

蓮想告訴世人什麼呢?愛,從來是光明正大的,無須遮掩,無須深埋。愛,從來是純潔的,樸素的,無須修飾,“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愛,從來是不容褻瀆的,不容玩弄的。在蓮的世界裏,就是無悔的奉獻。奉獻她的所有,她的色,她的香,她的韻,她的實,及至,她的凡塵俗世有形無形的一切。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