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一)重逢1.1

字体 -

开过了最后一段弯路,就来到了山顶,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盘山公路也变得宽敞,路的两旁都有路肩,一侧路肩还有几个石桌石椅,由于是初春,并没有什么人,估计到了夏季,各色瓜果成熟的时候,会有山民在这里摆摊叫卖吧。

秦怀远把车稳稳的停在了路肩,解开安全带,对坐在旁边的少女说:

“休息一下吧,方便方便,这山路十八弯,有够紧张的”。

坐在副驾驶位的清秀少女名叫黎月,简单的牛仔裤,夹克衫,浑身透着独自离家在外打拼的女人的干练甚至警惕。也许是觉得和这个才相识两天的男人到空无一人的山顶太过风花雪月,只是微笑着说:“好吧”。却并没有起身。

秦怀远站在陡峭的悬崖边上,望着远方山脚下的村落,白墙黑瓦的房子零零散散淹没在初春的嫩绿中,沿着对面的山脚延伸到了山的三分之一的位置。对面的山比他此时所站的更加嵯峨,植被茂盛,颜色也要深沉好多。这个大概就是麒麟山了,秦怀远心中暗想,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个俏脸,大大的眼睛满是欢笑,好像在冲着他点头,确认他的心中所想。

秦怀远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车头的副驾驶那侧,他伸了伸腰,也不避讳车中的人,解开裤子,掏出来自己的小兄弟,冲着悬崖下面就释放了起来。

时处春日正午,虽然地处山顶,却没有风,太阳难得的挥洒着久违的热情,照在人身上特别舒服,全身的骨节也好像从冬天的蛰伏中苏醒过来,嗅着春天的气息,咔咔的往上拔节生长。占着无风之利,秦怀远挥洒的液体倒也连串成线,没有被山风吹的七零八落,让他颇有一种雄浑之感,不禁对自己非常满意。

看到秦怀远又回到车中,黎月虽然俏脸绯红,仍然落落大方,毫无扭捏之态。秦怀远不禁心中暗赞,经过这一个小插曲,两个人的关系好似又近了一步,好像两人之间有了一个共同的小秘密。

 

春节过后,正式签约,秦怀远把他的公司卖给了国际大药厂达辉制药,达辉想通过对怀远公司的收购,进军中国的中药饮片市场。本来秦怀远仍然可以做新公司的总经理兼总公司副总,可他不想由原来的老板变成高级打工仔,在对方保证了原来自己公司的管理层不动,母公司只派来一个董事长和几个副职后,扔下一切,只身跑到了这里。

现在的秦怀远,情绪中有几分落寞,几分归隐田园的念想,这次跑到这个边陲之地,也是要和从去年起就住在了他脑海中的那个俏脸弄个清楚,所以他在黎月的面前尽量表现的像是一个低调的正人君子,方才在山顶上的一番挥洒,就是他压抑不住的情场浪子的本色出演。看到黎月俏脸含嗔的表情,大大的满足了他的自尊心,就像米兰.昆德拉小说里的那个伙计,定位了一个将来也许可以展开追求的漂亮姑娘,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其实他们两个是昨天才认识的,黎月大学毕业后,原来答应帮她安排工作的一个远房亲属,慑于当下雷霆万钧的反腐风暴,不敢运作,黎月只好暂时到本地唯一的一个高档宾馆–准四星的贵仁宾馆做前台。昨天上午,一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扫了一眼房型列表,要开一间行政套房,可是不巧正赶上一个地区的行业会议在这里召开,行政套房都让会议定去了,黎月于是建议他定一个标准间,还热情的推荐说要给找一个宽敞安静些的,年轻人并不接话茬,又看了一眼房型,问豪华套房还有没有。其实宾馆只有两间豪华套房,基本上都是上级领导来地区访问的时候住的,平时都是闲在那里,没有人定,更别提像这样自己走进来开房间的会要这样规格的房间。黎月不由多看了来人一眼,没说什么,立即办入住手续,同时安排楼层服务员马上再清扫一下房间,毕竟上次领导入住还是两个月前的事情。

办手续时,黎月注意了一下来宾的信息,姓名:秦怀远,出生日期:1978年,籍贯:东北。看起来不像领导,也不像商人老板,虽然很是儒雅,但是又有些落寞,有些心不在焉。当秦怀远打听麒麟村的消息时,黎月不由心中一动,马上热情的向他介绍了起来,一听黎月就是来自麒麟村的,没有想到秦怀远竟然直接邀请黎月明天作为向导和他同行,黎月看向秦怀远,只见这家伙脸色平静,一副即真诚又无辜的表情,黎月倒是真的动心了,毕竟春节出来后还没有回过家,也想回去看看父母,同时自己也有假期。但是,老天,不能就这样接受才见面几分钟的陌生男人的邀请吧,毕竟孤男寡女的要坐好几个小时的车呀。于是矜持地说,要和领导请假,等晚上再说。其实她心里知道她已经接受了这个家伙的邀请。秦怀远微微一笑,只说,好的,等晚上。拿起房卡就走,就好像他们刚刚只是交换了几句天气情况而已。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