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三)吃醋1.2

字体 -

对了,上一次是被拧耳朵,秦大官人贱贱地想着。那是去年夏天,当时他们一块儿入住在一个酒店的高层,电梯上行中间,又进来了一个女孩,应该是酒店康体中心的服务员,可能是服务的项目比较特殊吧,身上的制服真的是夸张,应该醒目的部位无一例外地突出醒目。本来田颖就对自己“娇小玲珑”的胸部缺乏信心,对刚刚进来的“人间胸器”更是羡慕嫉妒恨,偏偏秦某人一双贼目转来转去,当田颖瞪向他时,却故意抬眼望天,夸张地表现自己“非礼勿视”的绅士风度,脸上却抑制不住地流露出“不虚此行”,“赚到了”等等含义复杂的贱笑。田颖气的恨不得当时就一高跟鞋踹到他脚上去。

等女服务员出了电梯,还没等电梯门完全关上,秦怀远的耳朵就被拧住了,“看得挺过瘾是不是?”田颖气呼呼地说,性感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也像秦某人的耳朵一样扭了起来。

“唉,夫人,夫人,手下留情,你没看见我就是怕你误会,都是望着天花板吗?”先装糊涂,妄图蒙混过关。

“哼,当我没看见,看你那一脸贱笑,我要是今天不在,是不是就跟着走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哪能呢老婆,我看她那不是咱们家占到便宜了。再说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颖儿都不是云。”哄,乱七八糟的哄。

“那你说是不是嫌我的小了?”

上帝呀,老天呀,我能不能说小我所欲也,大亦我所欲也?“哪有,老婆,我不是和你说过,你的大小正好吗?再说你要是真的嫌自己的小,这两天我辛苦点多努努力,给你揉大一点。”

趁耳朵上的力度小了些,赶紧把还在撅嘴的小人儿抱过来,上下其手。要不要这么猴急地就开始揉了?

以为这就哄的云开见月明,秦大官人还是低估了女人的报复心。晚上,做完了例行的功课,秦某人心满意足的靠在床头,看着脸色绯红的女人仔细地打扫战场。一切收拾停当,女人软软的身子又靠了过来。每次运动要是秦怀远主导,并且动作比较激烈的时候,过后颖儿都会慰问一下情郎,给他捏捏肩或者揉几下腰。现在两人一边交换着情话,一边双手也都没有闲着,波峰幽谷,撸草寻蛇,各擅胜场。过了一会儿,田颖又幽幽然向下滑去,“用柔软的唇温暖着爱人的粗糙”。秦怀远又惊又喜,深为自己的调教有方而骄傲。。。。。颖儿像个专业的女骑士,专注地体会着身下的马儿奔驰中力度的变化,一会儿纵情疾驰,一会儿漫步轻摇,最后马儿竟然长出了翅膀,载着颖儿飞入云端。。。。。

美,真的美,噢,也有点累。。。。秦怀远懒懒地躺成一个大字,迷迷糊糊地想着,全不管身下凌乱的战场和周围暧昧的气息。

好像是有一个现代版的防止男人劈腿的三光政策,田颖对“票子收光”不感冒,实际上她本人也对“票子”没什么感觉,但几乎出于本能的是“精子榨光”政策的坚定的实践派。那次在酒店中接下来的几天里,秦大官人真切地感受到了男人被催交公粮的“甜蜜的痛苦。”

回想着颖儿在自己身上动的那些小心思,秦怀远就如同发了情的骄傲的大公鸡(公鸡发情吗?各位自行脑补吧),自豪地挺胸伸脖,冲着坐在后面的田颖意味深长地坏坏的一笑。田颖俏脸一红,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又想到了什么和自己有关的“无耻下流”的事情,手起指落,秦某人的背上又被重重的拧了一下。然后不再理他,转头和前面的电灯泡讨论起了购物的事情。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