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已走,迎來乾燥悶熱的夏季。 初夏,我最愛的初夏。陽臺一片陽光燦爛,金光灑遍全身,我接受著太陽的洗禮。杜鵑花爭奇鬥豔的女士脫髮開了滿滿一片,一團團一簇簇,如後宮爭寵的妃子,這一朵穿著粉紅的衣裙,含羞微笑,如初見英俊男子的十七八歲的少女;那一朵身披紫色豔袍,端莊秀麗,如二十歲的有錢人家的少婦,知書識禮,不怕生,好與其它富家小姐相比較;另一朵,戴一頭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