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諡的心田蕩起

字体 -

滁州,治所在今安徽滁縣。西澗,在滁州城西,俗名上馬河。此詩作於唐德宗建中二年(781),時韋應物出任滁州刺史。

詩寫暮春景物。”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開頭二句是寫日間所見。暮春之際,群芳已過,詩人閑行至澗,但見一片青草萋萋。幽草,雖然不及百花嫵媚嬌豔,但它那青翠欲滴的身姿,那自甘寂寞、不肯趨時悅人的風標, 自然而然地贏得了詩人的喜愛。這裏,”獨憐”二字,感情色彩至為濃鬱,是詩人別有會心的感受。它表露了作者閒適恬淡的心境。王安石有”綠陰幽草勝花時”之句,寫初夏之景,與此同一立意。首句,寫靜;次句,則寫動。鶯啼婉囀,在樹叢深處間關滑動。鶯啼似乎打破了剛才的沉寂和悠閒,其實在詩人更深一層漣漪。次句前頭著一”上”字,不僅僅是寫客觀景物的時空轉移,重要的是寫出了詩人隨緣自適、怡然自得的開朗和豁達。

接下來兩句,側重寫荒津野渡之景。景物雖異,但仍然循此情愫作展衍:”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婚宴紅酒舟自橫”。到傍晚時分,春潮上漲,春雨淅瀝,西澗水勢頓見湍急。郊野渡口,本來就荒涼冷漠,此刻愈發難覓人蹤。只有空舟隨波縱橫。二句詩所描繪的情境,未免有些荒涼,但用一”自”字,卻體現著悠閒和自得。

韋應物為詩好用”自”字。”欲囀不囀意自嬌”,此寫鶯啼。”恬然自安流”,此詠百川分流。這類”自”字皆可釋為”自在”"自然”之意,含有”自我欣賞”、”自我憐愛”的意蘊。”野渡”句當作如是解。舍此,便與一二句相悖謬了。

這兩句在結構安排上也很精當。”春潮帶雨晚來急”,構成典型環境,與下文形成皇室纖形 電話因果關係;”急”與”自”兩字互為照應,準確地傳達出詩人內心的情感意識,把客觀景物和抒情主體有機地融為一體。狀出難寫之景,達出難言之情。

舊注以為這首詩有政治寄託,說是寫”君子在下,小人在上之象”,過於穿鑿附會,難以自圓其說。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