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的舞臺

字体 -

知道麼,我,是多麼想靠近你。幻想變成半夏的纏藤,爬上你的窗櫺。陪你月下SCOTT 咖啡機開箱讀詩,陪你倚窗望遠,陪你燈下補衣。衣是那件最新的舊衣,早是多情,三月的嫣紅沾染過,江南的煙雨濕透過,塞外征塵浸染過。雖然有了破洞,側漏些落日樓臺的微涼。但每一縷舊顏色裏,都藏著當年臨別的蜜意,每一絲老褶皺裏,都隱藏著他鄉的薄涼與懷念。

深情已經啟動,重作一場春夢,夢裏花開如故。正值春寒,我在一朵小桃紅優思明裏摘下一撮香粉,調研成墨,用你贈我的簡筆輕描。把我們的過往畫進四季,來抒寫我的思念。你化著一個伶俜的仕女,出現在一卷詩箋,這窗前有你,這窗前有我。

夏夜的舞臺已經搭好,柳帷輕啟,半溪明月,將滿懷的清輝投射荷塘,蟋蟀在歌唱,油蛉在彈琴,你拽著胭紅的裙裾,施施然飄落水央,與風共舞,如一朵蓮翩翩而起,婀娜的舞姿,醉了提燈來看戲的流螢。一個夏季的焦慮得以全部釋放,風也柔柔,月也柔柔。

就在一夜之間,霜寒露白,半壁江山優思明楓紅。推開曉窗,油蛉、紅蜻蜓、斷翅的蝴蝶紛紛躲藏起來了,連流螢的最後一盞燈也熄滅了。廓下蔥綠的草叢開始泛黃,一片黃葉飛舞著秋的孤寂與沒落。在一片落葉下麵,流出斷斷續續的音樂,是葉與樹告別的哭泣麼?你在窗下,始終不語。你如一棵樹,站在落果後的秋天,隔著冬天的屋脊,用深邃的目光,與春天對望。其實春天一直都在,沒有走出你的心。

與最後一片雪花告別,紅唇之上,落下它冰涼的甜。塵封了桃花的輕薄,緊鎖了鳥兒的歌唱,囚禁了綠荷的熱舞,現在關上窗。窗後,今夜忐忑無眠。來日杏花滿窗,還需一瞥眼的瞬間。

今夜,我疊了你窗下十二月花事,摘了門外二十四橋明月,扯了一方荷塘幾縷柳煙,紮成書簡,裝上小舟,要去一個可以種夢的地方。今夜不需要槳,可你得窗外紅塵渡口掛一盞燈火,照亮這晦重的夜色。像一點漂流的漁火,照亮我的一葉小舟,它就不會沉淪,飛越夢裏萬重關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