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专家听课后一句话 顿时让加国教育蒙羞!

2007年3月22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戏说 | 作者: 吴老师 | 637 浏览
字体 -

多伦多,某校。上课铃声在校园里响出共鸣。铃声止息,所有的走廊都还没有静下来。这是一所安省著名的学校。这是学校里一个很好的班,学生们已都进入了教室。   今天,亚洲来的外国教育专家要来这个班听课。他们已经来了,他们一个个西装笔挺,足蹬硬底皮鞋,本应响亮的磕地声淹没在教学楼宽敞的长廊中的嘻闹声里……陪同前来的还有加方教育局的官员。大家坐定,教课的老师走进来了。   同学们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愉快地交流着,老师侧立于黑板前。他的目光没有去巡视全班同学,而是望向窗外。老师的头上染了不少红发,黑板衬出他侧立的剪影……这时刻,你发现,在学生喧闹的人声声浪里,也并非什么都听不见。 你还能听到拍打书包的声音,一支支笔不断地巧击着桌面……老师仍然侧立,望着窗外,好像在酝酿什么。就这片刻,你听到,欢乐,这教室真是一个欢乐的地方,一切烦恼都没有了,世界欢乐到连听课的外国专家也仿佛不存在了。

  这时,老师转过身来很有风度地说道:“现在开始, 好吗?”

  老师语言温和,很强调细节。老师教态从容,收放幻灯片时大家听到幻灯片清脆的声音。板书非常随意,极其活泼。老师提问,学生回答踊跃,无论答得对还是不对。 老师的问题都是开放式的,循序渐进的,不让学生感到困难的。无论学生的答案是什么样的,老师都给予鼓励。

  老师间或又在黑板上写出若干字。黑板上的字渐渐丰满起来,那字大小不一。有些字,老师大笔一挥划上一朵红花,或一个黄流线框,或一个紫色的大三角,看起来错落有致,鳞次栉比,色彩斑斓,像一个漂亮的图鸦。

  整堂课,老师没有擦一下黑板,也不必学生上去擦黑板。板书上没有多少字,重点都在幻灯片里,就是学生该抄到笔记本上去的。老师继续提问,学生解答仍然踊跃而且自信,无论是否精彩,老师都会说:“太精彩了…”,或者“真是个聪明的主意…”,或者“你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最差的也是“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不过…”。

  整个教学过程非常自由,完全按照学生想要的节奏进行。最后老师说:“今天要讨论的就这些了,同学们回去做一做课本上的启发练习题,看看谁能找到规律,争取明天我们可以总结出这一节要学的定理。至于公式嘛,先不要管他,我们后面有时间再说。如果家里学习有困难,没关系,明天我们可以继续讨论。”     铃声响了。下课。整堂课就象是一场聊天会,同学们在欢乐中开始了所要学习的内容的思考。这是一位资深教师,科学教研室的主任,他从头到尾保持着笑容。同学们都很高兴。陪同外国专家听课的加方教育部门的官员也很高兴。外国专家听了却说不出话来。

  “或许他们也很惊叹?等到了会议室再听他们的意见吧!”加方人员想。到了会议室,我们虚心地请外国同行提意见。

  外国同行说话了,他们说:不理解。

  我们问:为什么不理解?

  他们说:学生到现在还不知道要学什么,整堂课重复着以前学过的知识,还搀杂了很多与所学内容无关的讨论,为什么还要上这堂课? 这种教学效率,比很多国家低了XX倍.

  这个问题,把加国同行都问住了。

  这问题反映的就是当今外国教育和欧美教育的区别。外国教育认为,当老师讲得太过松散、自由、启发过度时,就把学生向书本学习的意识打消了,而没有了向书本学习的意识,就无异于培养了自以为是和浅薄的习惯,从而丧失学习能力。当然,过于轻松而又容易的教学过程,可以保持学生的兴趣,但却会使学生惧怕困难,学到的东西太少,最终丧失自信。

  所以,外国同行说,他们想看加国学生在一堂课学了多少东西,是否能和外国做个比较,从而找到适当的课堂学习量。但他们只见学生自由讨论,因而认为这不是一堂真正的课,而像是一堂聊天课——老师在看学生无知的表演。

  可是,教学、教学,以学为主; 在课堂上的45分钟,难道不是应该以学生为中心,老师起辅助作用,学生们实践学习活动吗?

  这不仅是加国教师的理念。加国家长都希望孩子能上个好学校,能遇到好老师,不就是看重老师教的态度吗?“儿子啊,你上课一定要高高兴兴的,如果老师给你出难题,告诉我,我去找学校。”所有的家长都这样说。

  可是外国教育认为:学生上课就是要听讲,也要又说又动,听讲与说做并用,启发与传统教育结合。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到底哪一种好?

  不要问上述教师是谁,不要问上述那堂课发生在哪里,从都市到乡村,虽然许多教师还达不到这位资深教师的水平,但此种教育方式在加国无数课堂里反复呈现。你会不会问:我们这样教,有什么不对吗?

  我选择从这堂“经典课”下笔,是想一步就写出,这已经是我们正在发扬光大的认为很高水平的课,但就是这样的课,是需要从根本上变革的。这意味着加国要变教育,有相当广泛的现状要变,有相当艰巨的路程要走。

****************** 

原:

外国专家听课后一句话 顿时让中国教育蒙羞!

                                      

     北京,某校。上课铃声在校园里响出共鸣。铃声止息,所有的走廊都静悄悄。这是一所很好的学校。这是学校里一个很好的班,学生们已坐得整整齐齐。     今天,英美教育专家要来这个班听课。他们已经来了,他们听到自己的皮鞋在教学楼宽敞的长廊里发出清晰的声响……陪同前来的还有中方教育部门的领导。大家坐定,教课的老师走进来了。     同学们起立后坐下,老师侧立于黑板前。他的目光没有去巡视全班同学,而是望向窗外。老师的头上已有不少白发,黑板衬出他侧立的剪影……这时刻,你发现,当学生连窃窃私语都没有时,教室里也并非完全安静。     你还能听到翻动书包的声音,一支笔从谁的手上放到桌面……老师仍然侧立,望着窗外,好像在酝酿什么。就这片刻,你听到,静了,更静了,一切声音都没有了,世界静到连听课的外国专家也仿佛不存在了。     这时,老师转过身来从容说道:“现在开始上课。”     老师语言精练,没有废话。老师教态从容,板书时大家听到粉笔在黑板上行走的声音。板书非常漂亮,极有条理。老师提问,学生回答踊跃,而且答得相当有水平。     老师间或又在黑板上写出若干字。黑板上的字渐渐丰满起来,那字大小不一。有些字,老师大笔一挥划上一个圈,或一个框,或一个大三角,看起来错落有致,鳞次栉比,像一个框架图。     整堂课,老师没有擦一下黑板,也不必学生上去擦黑板。板书上没有多余的字,写上去的就是重点,就是学生该抄到笔记本上去的。老师继续提问,学生解答仍然踊跃,仍然不乏精彩。     整个教学过程非常流畅。最后老师说:“今天要讲的就讲完了,同学们回去做一做课本上的习题,巩固一下。”     铃声响了。下课。整堂课无懈可击。这是一位特级教师,他露出了笑容。同学们都很高兴。陪同外国专家听课的中方教育部门的领导也很高兴。外国专家听了却说不出话来。     “或许他们也很惊叹?等到了会议室再听他们的意见吧!”中方人员想。到了会议室,我们虚心地请外国同行提意见。     外国同行说话了,他们说:不理解。     我们问:为什么不理解?     他们说:学生都答得很好,看起来学生们都会了,为什么还要上这堂课?     这个问题,把中国同行都问住了。     这问题反映的就是当今欧美教育和中国教育的区别。欧美教育认为,当老师讲得非常完整、完美、无懈可击时,就把学生探索的过程取代了,而取代了探索的过程,就无异于取消了学习能力的获得。     所以,外国同行说,他们想看中国学生在课堂上是怎么学的,但他们只见老师不见学生,因而认为这不是一堂真正的课,而像是一堂表演课——学生在看老师表演。      可是,教学、教学,在课堂上的45分钟,难道不是老师该教得精彩、精辟吗?学生除了课堂听讲和踊跃回答问题,课外不是还有许多时间去练习和温习吗?     这不仅是中国教师的理念。中国家长都希望孩子能上个好学校,能遇到好老师,不就是看重老师教的水平吗?“儿子啊,你上课别说话,别做小动作,你得好好听!不好好听,你怎么能学会呢?”所有的家长都这样说。   可是西方教育认为:学生上课就是要说话,要动手,要又说又动,说做并用。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到底哪一种好?     不要问上述教师是谁,不要问上述那堂课发生在哪里,从都市到乡村,虽然许多教师还达不到这位特级教师的水平,但此种教育方式在中国无数课堂里反复呈现。你会不会问:我们这样教,有什么不对吗?     我选择从这堂“经典课”下笔,是想一步就写出,这已经是我们行之已久的认为很高水平的课,但就是这样的课,是需要从根本上变革的。这意味着中国要变教育,有相当广泛的现状要变,有相当艰巨的路程要走。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parajumpers…

    be teaching students a little bit of everything, but by greater integration designed and focused to…

    parajumpers [ Trackback @ 2013年12月27日 17:22 # ]
  2. Yes, I always very very confuse, I don’t know which one is better, or maybe no one is better than others!

    Come back to see ourselves, we all grow with Chinese style, how many of you guys think you learn nothing from the class, whatever from city or countryside.

    Now for our children, my opion is “let it be”!

    Peaceful & happiness!

    KingFish [ 评论 @ 2007年3月23日 15:16 # ]
  3. 都是提倡尊重孩子的人性給惹的.

    兒子對老師好壞的評價就是:作業多的是壞老師,作業少的是好老師.

    遠方 [ 评论 @ 2007年3月22日 11:26 # ]
  4. 先占沙发在听课。

    替天行道 [ 评论 @ 2007年3月22日 11:25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