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教育中的现代主义及种种表现(二)

2007年5月27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随笔 | 作者: 吴老师 | 401 浏览
字体 -

      西方教育的发展与现代化, 集中体现在对学生的人权的尊重、对学习心理的运用、对素质教育的认可和先进教学法的研究与开发. 衡量一个教师的标准, 不是单纯地考核学术水平, 而是要考核对学生的关爱、对现代教育理念的理解、帮助所有学生的全面能力、课堂秩序管理的能力、教案准备能力和学术水平. 主观上, 这种思路是很正面的、积极向上的; 发展观上, 这个系统是先进的、发达的、创新的; 客观上呢? 答案是模糊的,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 是负面的. 在文学艺术的发展史上, 曾经出现过大量的极端的现代主义. 它们带来了很多新的想法、理念、手法, 为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思路, 是对传统艺术的很多方面的反动和否定. 但是, 大多数过分强调了现代的东西, 否定了很多好的传统的东西, 所以是不成功的, 现在时髦的术语已经演变成了”后现代主义”. 在教育学上, 是否也应该发展”后现代主义”呢? 笔者以为很有必要. 因为极端的东西总是容易出毛病的. 让我们来看看”极端先进”的效果. 我们可以从这样几个方面来探讨: 谁是教室的主人、学习心理乃至于人的心理的运用、知识的学习提高与素质教育、教学方法的合理运用、教师的作用、教师的衡量标准和学生们的学习目的.

      谁是课堂上的”老板”? 当然是老师了, 传统教育如此回答. 可”现代教育”认为, 学生才是教室的主人! 虽然学生们没有被称为”老板”, 但是诸如: 学生为中心的课堂、学生为中心的教案、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活动, 乃至于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等术语满天飞. 虽然这些强调的是活动本身并且包含不同的意思, 但是它们都传输了一个共同的信息给学生, 那就是: 如果你们被管理了或感受到压力了, “造反有理”. 于是乎, 老师提要求成为不恰当的行为, 而只能代之以引导学生自己要求自己; 老师在教学中尽量少给学生压力, 使他们在愉快的份围中学习; 老师安排教学活动, 比如作业、测验、考试等, 要多与学生讨论再确定; 老师要尊重学生, 但如果学生不尊重老师也不应该受到惩罚, 而是说服教育, 老师受到的尊重是争取来的而不是自然的师道尊严;  老师想矫正学生的行为, 必须是说理式的、循循善诱的, 否则老师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等等. 记得一个资深教师曾经说过: 我可不敢说学生懒惰, 否则学生会质问: “你敢说我懒? 有没有搞错?!” 老师失去了在课堂上的领导地位, 一个个无政府的集体–管理严重松散的班级, 就这样形成了, 教学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教育心理学是教师培训的重要必修课, 现在流行的理论已经从行为主义变成了建构主义. 也就是说, 从模仿到理解到运用的学习方式已经过时了; 现在提倡的是从已有的知识出发, 学生通过思考题自行推导出结论, 进而与要学的理论进行比较验证的学习过程. 这种方式强调了心理学新理论的标准实践, 强调了学生学习的主观能动性, 也同时认为这样可以培养学生的自信心, 并且得到了广泛的承认. 甚至, 在中国也有很多教育研究者在把这种洋理论与中国的教学实践相结合. 笔者不是教育研究家, 只是一个简单的教学实践者, 从自己的切身体会感到了一些问题. 首先, 到底应该给学生多大的自由度去学习, 如果他们自由过头了, 就会在学习大多数单元式的命题的时候走过多的弯路, 从而造成他们理解和记忆上的逻辑混乱, 最后学得完全不清楚. 久而久之, 会造成学生逻辑思维能力的低下. 第二, 这种方式的效率是非常低的, 势必造成大量宝贵资源和时间的浪费, 也不能完成一再减量的教学大纲. 第三, 学生们学习的主观能动性确实得到了调动, 但是他们被逐渐培养得拒绝被动学习了, 笔者以为, 学习就应该是由主动学习和被动学习两部分组成的. 最后, 由于长时间的低效率学习和过于自由的学习空气, 学生们的学习效果在下降, 他们的自信心不但不会提高, 反而降低了. 美国芝加歌地区教育局的有趣实验, 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先进的心理学理论应用于教学是很正面的, 也是起了很好的作用的, 但是过分号召应用, 就会把孩子们宠坏了、耽误了.

      教书育人, 二者不可偏废. 但是绝对平均地培养学生各个方面的素质, 是完全不可取的. 知识, 是要长时间地积累的; 学习素质和方法, 是可以快速培养的. 从时间划分上, 要有所侧重. 能力提高和知识积累是相辅相成的, 没有足够的知识背景, 是很难发挥有价值的创造力的. 据笔者的一孔之见, 学生的社会交往能力、文化艺术修养、演讲能力和动手能力都是辅助的, 可以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培养的. 较之深厚的学习功底, 得到会容易得多. 所以素质教育, 不能强调素质, 大量地减少所教的知识, 舍本逐末. 就象安省教育部大纲那样, 去年听说某权威教授提出把微积分完全从中学大纲去掉, 笔者头脑中居然反映了四个字: “得寸进尺!”

      西方教育的各种教学方法, 的确是丰富多彩, 为教师们提供了全面的科学教育工具. 特别是在调动学生积极性方面,在为不同背景、能力、基础知识和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提供帮助方面, 是很行之有效的, 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但是, 由于过分强调了教学技巧、强调了包容式教育, 却忽略了科目本身的知识与运用, 也使得很多只懂得怎么教书却不懂专业知识的、不称职的教师”混入”了教师队伍. 就使得降低科目要求成为必然. 老师们, 平均地说, 越来越象带孩子们玩游戏的保姆. 教学法是为教学服务的, 是教育的工具, 而不是教学的目的. 什么时候使用什么样的工具, 是要合理安排的, 不能以花样翻新为目标. 可惜的是, 无论是对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的巡查, 都是以文档资料和教学方法为准. 曾经有一个学生对一个本地老师评价说: ”让他做我的老师, 是侮辱我的智慧!” 也有很多专业背景很强的老师, 在教育部官员的巡查中得不到高分. 显然, 鼓励什么, 不鼓励什么, 就很清楚了. 结果就是, 多数学生学的东西少了, 学校生活很轻松愉快.

      学生的学习目的是五花八门的, 不可能要求一样, 这是客观的. 这里的教育系统对不同的目的都予以尊重, 是自由民主的充分体现, 无可厚非. 但是, 不管学生将来想做什么, 学校总应该鼓励他们在他们自己选择的发展方向里成为优秀的一员, 而不是听之任之. 无论他们选择什么, 总应该看做一个挑战, 学校和老师应该帮助他们提高以适应将来的竞争. 面对挑战, 努力获取成功, 总是共同的吧? 可是现在, 虽然支持了学生发展的多样化, 辍学的学生还在增多. 去年, 安省的一个教育部官员还在愚蠢地就这一问题发表高论: “我们要继续提高教师的素质, 把学生们留下来.” 他指的素质就是做更好的保姆的素质, 这样惯下去, 孩子们会继续出走的. 而且, 教师的”出走”率也在不断提高.

      笔者听到一个这样的排行, 在近年的一次科学类科目的高中教学综合考评中, 新加坡得第一、韩国第二, 美国在加拿大之前, 但是也出了前十; 而安省在加拿大排在前五之外. 显然, 这是与国家其他方面的评估水平不相当的. 这些工业化国家投资在教育上的投资, 无论是总体还是单项都是高于其他国家的, 这方面加拿大是名列前茅的. 可是效果却完全不能与之相符. 实际上, 从很多方面都可以预知这样的结果. 比如, 学生们不能面对困难、好高務远, 基础知识不扎实、怕数学, 选课过于自由、避开难修的课程, 过分依赖工具、依赖老师的引导和提示, 等等. 这都说明了问题的存在, 也使得不理想的结果成为必然. 每一种流行的思潮, 都要经过创新、发展、过剩到调整、成熟的过程. 艺术的发展如此, 高技术产业的发展如此, 同样地, 现代教育的发展也应该如此.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