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 的存档信息

這樣的聯系時間已經讓我淡忘了

那會,村裏有很多和我們年齡差不多的男孩兒,女孩兒,他們經常聚在一起跳舞,玩樂什麼的,我從來沒有去過,因為在我看來那裏很亂(這只是我的封建思想)可後來,我發現他也去了我認為很亂的地方,而且他每天都會去,我幾次勸過他,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你是個學生,好好學習為主吧!他也是點頭答應著,我的話並沒有啟到作用,他還是每天都去,後來我就聽說了他的一些傳聞,今天… (阅读全文)

在攀爬間放棄自己所有的行囊去追尋的年代

我們在那片山海間的距離上漸行漸遠的年代,我們夢想著自己的夢想的年代,就在我們到達終點是灰飛煙滅,我們,放棄自我追尋的,或許並不是自我的牆角,自我的城堡,而是自我早已丟棄的影子。我們在那些攀爬的瞬間,忘記了我們約定的陌上,忘記了我們約定的守候,忘記了我們一起鑽石能量水看陌上飄雪的誓言。我們,會行走了,會追求了,卻行走的那麼漸行漸遠,追求的那麼失落了… (阅读全文)

夜晚孤獨的流瀉著寂寞

多年來我一直以為月亮是屬於鄉村,屬於鄉村的寧靜:夜色elyze浩淼,月光輕盈的倒映在潺潺的小河中、掛在柳梢頭、遊走在山脈間,給晚歸的大叔大媽指引回家的路。 鄉間的樹木高大而密集,村莊如漁船,點點燈光如夜捕的漁火,澄淨的空氣,夏夜的清爽,無邊的天籟,飛逝的流螢,偶爾的嬰啼,敞開的心懷,讓月光的柔情綿密起來。 而單一的認為,城市的月亮照在城市的上空,少有樹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