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那個讓心與自然親密接觸的歲月

字体 -

七月,一個蝶舞蓮開的季節。躺在溪山古道,將日久疲勞的心安放於陽光之下,觀清風流水,賞綠柳依依。刹那間,再念起千年的傳說,恰如眼前浮現一幅完美畫卷。遙遠的東晉,風雨江南,梁三伯與祝英臺,相守相依,不離不棄。

彩蝶飛飛,時光流逝。於花香中悟流年歲月;在綠意裏,拾取康泰刹那驚喜。念之,想之,悟之,樂而無窮,收益頗多。也許再過幾百年,歲月都老了,那些人,那些景都換了模樣,但他們的愛卻永久不衰,天涯海角,人人皆知。

攜一路雨絲,穿越時空,走過三國紛爭,來到東晉上虞祝家莊。她,祝英臺,有天仙般的容顏,窈窕的身姿,性格溫和,為人大方。出生於書香門地,從小在江南水鄉裏穿梭。她能歌善舞,琴棋書畫,無所不通;四書五經,略有知曉。她的父親是當地地主,腰纏萬貫,人稱祝員外。田地遍野,童僕成群,談笑間,富傳一方。但是祝英臺這樣好的背景,祝英臺卻不能去上學。因為在那個候,女子無才便是德,女子有才會讓人們鄙視,所以只有男子能讀書。光陰一天天溜走,倚在窗欄上,她望著大街上身背著書箱來來往往的讀書人,想起了,世界這麼大,自己想去看看!

風雨幾度,落花又起。她望著遠方,默默想著,用何種方法,說服父母,偏過哥嫂,順利進入康泰學堂讀書。談笑間,祝英臺迅速回到房間,卸掉紅妝,男扮女裝。跪在地上,請求父母讓她去杭州讀書,品賞山水,接觸凡塵世界。自言藏於深閨多年,似一只籠中的鳥,渴望飛出,渴望展翅飛翔。父母無法,心疼英臺,只得妥協,准許她去尼山書院讀書。但必須好好照顧自己,不讓別人知道她的女兒身。待到學有所成,為家族爭光,為爹娘長臉。

正是春暖花開的季節,清風習習,斷橋唯美。天剛亮,她和書童扮成男裝,風度翩翩,依依不舍地辭別父母。帶著書箱,帶著夢想,踏上通往杭州的船舶。就是那一刻,短暫的擦肩,她遇見了他,梁三伯,一個淳樸善良的小夥子,身高八尺,文采非凡。懂學問而自謙,識真理而不張揚,從行為舉止,就能看出,他的人品出眾。因為船上的相遇,二人一見如故。一起談笑風生,一起看江湖風景,路過梁三伯家,月光明媚,彼此坐於池邊。梁母熱情好客,殺掉自家唯一的小雞招待祝英臺,英臺感動地落淚。

時間緊迫,他們一起匆匆趕到學校。分在一個班,一個寢室。天天在一起,彼此學到很多東西,互相照顧。而梁山伯也覺得與她很投緣,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似乎以前間過她一般,她的容顏,她的微笑,她的背影,她的櫻桃小嘴,讓他不能忘記。於是,他們常常一起談詩作賦,彼此互相照應,兩小無猜。那個春天,桃花盛開,柳絮在空中飛舞。他們兩人結拜為兄弟,立誓朝朝夕夕,相守與共。時時刻刻,不離不棄。

書院的生活很愜意,或是擊劍,或是騎射,或是聽夫子講道。晨起而舞,暮歸而閱百書。那天夜裏,書院起火,三伯為救英臺,彼此困於火中,所有人都很焦急,二人抱成一團,毫無恐懼。救起時也不能分開,三日三夜,彼此才脫離危險。從此,二人關系密切,難舍難分。

那次,二人同棲深山,大雨襲來,奔跑在山間,不得已,找到一間茅屋。原來是一戶農家,自給自足,已經相守到老。在農家,他們脫下濕衣服,換上結婚的衣服。雖然衣服是農人兒子和兒媳婦穿過的,但二人穿上再合適不過。他們吃著簡單的飯菜,在一張床上躺下,靜待時光流逝,月光輾轉在窗臺上。

還有那一次,英臺被盜賊帶走,投於河中,生命危在旦夕。恰好三伯趕來,跳進水裏,救出英臺,多方救治,才恢複。這些細節,每每想到,英臺心裏都非常高興。

時間太匆匆,三載同窗,刹那而過。由於母親的牽掛,家人想念。英臺學年已滿,不得不含淚而別。月光落在窗前,書院前柏樹康泰默默無語。無奈的打點著行裝、拜別老師、准備返回家鄉。同窗共燭整三載,一起賞月,一起遠行,一起同塌而臥,祝英臺突然發現早已深深愛上了梁三伯。

還記得剛入書院,而今卻要依依而別。梁山伯雖不知祝英臺是女生,但也對她十分傾慕和關心,以後找心上人,就要像賢弟祝英臺的所以,他一夜未眠,親手制作英臺最喜歡吃的燒餅,靜靜回憶著曾經的點點滴滴,不覺在炤火旁睡著,英臺看著他熟睡,不想打擾,淚滿衣襟,悄悄而去。待他醒來,英臺已經離去。他奔跑十裏,終於趕上,燒餅都是壞的,但英臺知道他的心意,彼此吃得很香。戀戀不舍,懷念曾經,送別十裏,不忍相思如淚。

又是春天,三伯當上縣令,憂國憂民,新修水利,整頓吏治,遂而人民豐衣足食,過上好的生活。送別之時,英臺告訴三伯,稱家中有九妹,忘兄來提親。所以,梁山伯騎著高大的馬兒,帶著隨從,以及禮品和禮金,前往祝家求親,風光無限。

萬事都不可預定。此時他才恍然大悟,原來英臺是女的,同窗三載而沒發現,面對這樣一位年輕美貌的女子,不敢仰視而望,含情脈脈的交談,彼此之間的感情暴露,他們的心早已經連在一起,再也分不開。品茶聊天,彈琴歌舞,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那個黑暗的時代,做任何事,喜結情緣,都講究門第,門不當戶不及會被天下人嘲笑。祝員外看不上梁三伯,沒有出身,沒有地位。早已把女兒許配給了當朝太守的兒子馬文才。梁山伯知道心愛的人要嫁給別人,吐血數鬥,萬念俱灰,一病不起。獨自走在江邊,桃花開得正好,想起去放風箏,拿著英臺送給他的玉佩,望著遠方,含淚而逝。

執子之手,相守到老。梁山伯去世的消息傳來,英臺暈倒數次,深思熟慮,終於平靜下來。為了家族,為了年邁的父母,她套上紅衣紅裙,走進了別人的花轎。拜別家人,請求父母,花轎必須經過三伯墳墓,她要拜祭兄長,不然就不願出嫁。就這樣走著,忘記走了多久,走出一看,馬文才走水路,不經過子龍虛。英臺大哭,跪倒在船頭:上天呀,你開開眼吧,為什麼我就要拜祭兄長而不得。遂而風雲巨變,電扇雷鳴,刹那間,飛沙走石,船來到子龍虛,她一越而起,奔跑著,向三伯墓趕去。心裏默默念著:三伯,我就要來了,我就要嫁給你了。

脫去紅裝,一身素服,丟掉金釵,緩緩地走到墳前,跪下來放聲大哭,三伯,你在那邊可冷,可寂寞。拍打著墓碑,而三伯無語。霎時間手指出血,她寫上自己的名字,於是雷聲大作,一聲巨響,墳墓裂開,英臺似乎又見到了三伯,相守相依,不離不棄。她看見三伯在召喚她,縱身一跳,墳墓合上了,馬上長滿青苔。

那個時候是寒冬,萬物荒蕪,百草枯死。但這時卻風消雲散,雨過天晴,桃花含苞而放,青草發出清新的味道。各種野花在風中輕柔地搖曳,一對美麗的蝴蝶從墳頭飛出來,在陽光下幸福的翩翩起舞,直到永遠,不離不棄。

時間流逝,每個人有一天都會隨風消失。但真愛都是經得住考驗的,十年,百年,千年。待到山花爛漫時,終會看到蝶夢雙飛,那種綿綿的情誼,千年不忘,百年散發芳香。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