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童年自己生活的那一個圈子

字体 -

u=2741510772,3769991017&fm=23&gp=0.jpg

作為一個60後,從自己記事起,平湖城關,讓人最初的記憶,是我們從鄉下乘3噸的小木船,沿水路進入平湖城關的過程中,路途上首先映入我們眼簾的,就是矗立在寶塔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圩上的報本塔,從船上朝報本塔望去,塔尖尤如沖入雲端,讓人感覺是那樣的神奇與高不可攀。

平湖報本塔,近距離最初的第一印象,是在自己念初中的時候,也就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一天,我隨初中的一個同學,從鄉下走了約五裏路,才到了一個直面報本塔的機會,那時,因為同學的一個同姓叔叔,正好在這個報本塔邊上的鑄鋼廠工作。

走近報本塔,看到表面是破爛不堪,作為工廠的一部分,是不允許進入塔內的,我們兩個人,繞塔的四周,作了一個粗糙的觀察,由於那時資金缺少,塔身如一個得病的老人,顯得陳舊,塔身也有一定的傾鈄,隨時有倒塌的危險,讓人感覺唏噓。

小時候,聽父親講過,我們同一個族的三叔,年輕時,有一年春天,去平湖的報本塔登塔遠眺。

一次,三叔正從報本塔底層盤旋而上,時間已近中午,人少了起來,這時,從塔頂傳來一個女子雋景課程的呼喊:救命!三叔一聽,跑步往上沖,到頂一看,原來,是一個流利流氣的男人,在對一個姑娘耍流氓。

剛剛從部隊回來的三叔,上去一把抓住那個男的,男人看到是一個身高的男青年,掙開了三叔的手,一溜煙似往塔下飛奔而去。

通過這一小插曲,三叔認識了三嬸,後來,三叔將三嬸娶了回來,那是解放前的事,但三叔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

那時的報本塔,是可以登上去的,可以憑塔望四周,北面的自然搜尋母親河東湖,河流四通八達,田野一片連一片

以詩為證:

春風吹皺東湖水塔頂遊人滿眼醉

近來,在讀鐘成寫的一篇文章時,寫到了這樣一件事,久居北京的一個老乍浦人,在給鐘成的一封回信中,依然在問起,乍浦那已經達千年的古樹,現在如何?因為那位老先生,小時候,曾經,在乍浦的古樹旁生活過,在那個地方,留下了他童年的許多美麗的瑣事,以前的東西今安在?
歡聲笑語頻頻現踏青時節見義為

三叔春遊識三嬸的故事,讓我對平湖的報本塔,多了一份神秘,又多了一份聯想,因為從報本的樸素原則中,讓我感悟了許多。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