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與之我化成了斷點的零星飄蕩在回憶中

字体 -

u=3395450651,2873071688&fm=21&gp=0.jpg

走下天橋,經過那段完全被黑暗籠罩的地段,是無法想象的平靜,沒有昔日裏警覺的波瀾。校園裏的柿子快熟了,在那微弱的燈光下,隱隱約約露出了紅色,那幾棵枝繁葉茂的銀杏樹,估計也快凋萎了吧,被殘敗覆蓋的小路,這是秋的傑作,不得不佩服他的藝術天賦,他使多少人整個秋季維他命B 處於昏昏噩噩,滿目瘡痍的憂鬱中……

我只想找個可以靜靜的說話的人,她不會成為我的戀人,也許也不會成為我的朋友,她,對於雙方來說,只是額外長出的一雙耳朵,既不會擔心她是自己的敵人而糟踐自己,也不會怕她是自己的好朋友而有天會背叛自己。

只是靜靜地聽,在寂寞的時候,在孤獨的夜裏,充當我身邊的耳朵,她會如水般透明,就像路過我身邊的魂靈,帶著我的故事,我的秘密,然後隨風,隨夜,悄然離去……

一直,我並不清楚我喜歡的類型,就像隨風漂泊的蒲公英,永遠不清楚自己的歸宿在何方。

什麼時候看見你,也許只是因為你與我的一位同學有著太相近的名字,不曾對nu skin 如新你刻意注意,只是小貓般柔軟纖細的一聲答應,就深深刻在我心上,讓我忘不了。我又不得不承認,我對溫柔甜美的聲音有著特別的敏感性。曾經在一篇文裏看到這麼一句話:“如果一個女人讓男人看她的第一眼就想到性,那她就太失敗了。”而對你,或說是某個特定的造型,算是高雅的藝術美吧。

往往,我想我很會編故事,浪漫悲歡,而對於你,我卻是編不出來的。就像白雪公主的美,也只是通過妖後與王子來反襯,作者也沒有什麼超凡俗世的詞匯來清晰的描刻出她美在哪裏。我想你是一樣的,我可以用偶像言情小說裏的詞匯來達到我的文字華麗的效果,然而,通篇下來,也不過是琳琅滿目的藝術品,卻失去了純真。就像誰說的:能寫的淋漓盡致的情感就有些做作的嫌疑了。

是兩個世界的人。所以,我說,畢業那年說喜歡你。是的,這是我的計謀,因為那時,與之我,與之你,不過是一句臨別的話,轉身過後,向左走,向右走,我們就成了一生的過客,也許你會先忘了我,也許我會先忘了你,畢竟,不過是生命旅途的一段小插曲。

轉眼之間,一年已逝。一年前的今天我們相遇。現在,好多往事都,思緒,恍然間跳詩琳出回憶,把我帶到了過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