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無望之災該結束了

字体 -

u=1295978902,3443781913&fm=21&gp=0.jpg


終於正月做了決定,她決定離開,她在文字裏寫:。她再也沒有說什麼,人前照舊是那個快樂的女子,就那麼隱忍,什麼也不說了。我把文字大運輸公司段大段的傳給澤看,澤也終於告訴我他就是正月愛著的男子。他說不能因為這樣而和正月在一起,對她不公平,對自己也一樣,他不可能愛正月……

我把澤的話轉發給正月,那天夜裏,當她沉默到幾乎失聲之後,她下了,黑暗的一片。我有點難過,但是她想,她會好的。

現在午夜的12點,我再也看不見正月,聽說她回家了,知道她有個很好的家庭,她的親人可以撫慰她的傷痛的。

終於我再次在午夜看見她,她在,我也在。

她說:一切需要改變了。書上說我這個月桃花盛開,好運接踵公開大學 課程而來,星座心理命數統統測試過,我們會是很好的情人。

我有點欣喜,她需要改變,是的,她快要在自己的世界裏把自己給折磨瘋了。我興高采烈得陪著她的重生。

多少次,我看著她神采飛揚,多少次,我看著她虛弱地哭泣。

多少次,我被她的精彩所感染,多少次,我被她的頹廢所擊潰。

一切都會不同了,這世界突然不同了。

我不知道她能維持多久她刻意要改變的一切。我想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是累了,掩藏得太深是一種寂寞,她被寂寞折騰得累了倦了終於放棄了。那麼澤,當這個為你哭過笑過為了你整日鬱悶的女子,已經成為別人的心上人時,作為男人,你會怎麼想?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