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這個季節的精靈

字体 -

u=352088423,2573056594&fm=11&gp=0.jpg


這一夜,雲梭宛若一刻未停,天街裏的、水晶似的、密密麻麻的雨簾,依舊美美地垂向大地。雨可以說是我們最親密的朋友,雖然雨是出自自然界的產物,但”她“有一顆博愛的心。有詩人說,你追趕著風,凝聚著雲,你把生命獻給土地和山川,你帶去的是山川的情,你留下的是大地情……我也要說,雨,你是花兒,花兒即是美的象徵,而你最美的卻是心靈。你甘願給予nuskin 如新和付出,從不奢求、索取與回報。你是大愛無疆,你是世間萬物久旱時的救星。你捨生取義的忘我,還有對人類奉獻出的無限真情。,的確值得人們讚美、歌頌……

差不多有五分鐘的時間,秦桑桑盯著眼前熟悉的身影難以回過神來,她用力地揉了揉眼睛,難以置信的眸光再一次望過去,視線裏,那人他正將小小的孩子抱起來。

“來,爸爸親一個。”親切溫和的聲音隨著輕風遞過來,那麼熟悉,那人的嘴唇落在小男孩的臉上,吧的親了一口。秦桑桑如被五雷轟過,呆若木雞地站在那裏,她眼看著那人的手臂圈住了一旁的年輕女人,兩大一小上了前面的車子,秦桑桑像被人施了定身法。

“嗨,幹什麼呢!”肩膀處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康佳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從商場裏面出來了,秦桑桑僵硬地如新集團回過頭去,那一刻,用康佳的話說:秦桑桑,你的臉白得像鬼。

許是被她異樣的神情驚到,康佳一臉緊張,“桑桑,你怎麼了?”

“我看見葉皓南了。”桑桑說。

康佳笑得就差伸手給她一拳了,“看見你家老公了,怎麼跟見到鬼似的!”

秦桑桑笑不出來,頰上的肌肉像是被無形的冰雪凍僵了。他去杭州了,她不會記錯,他是這麼跟她說的,那麼,他怎麼會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還有一個管他叫爸爸的孩子?

回到家的秦桑桑跌坐在樓梯上,神思混沌坐了半宿。不知道幾點時,防盜門被人打開,有道黑色的身形走了進來。見到坐在樓梯上的妻子,葉皓南神色十分意外:“你怎麼坐在這兒?”

桑桑沒有說話,只把一雙迷茫的眼睛望向他,葉皓南疑惑地問:“你不舒服?”

他放下手中的行李箱,邁步走過來,把微涼的手覆在妻子的額上,秦桑桑呆呆地坐著,任著他的手擱nu skin 如新在她的額頭,那手掌微涼,帶著他的溫度,曾在許/多/個/夜/裏/從/她/的/身/體上輕輕拂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