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不移的真摯深情

字体 -

u=2443307236,1514781777&fm=21&gp=0.jpg


初到北海從客車下來,坐上三輪,只見活鮮鮮的“綠”一刷刷地刷到人眼裏來。街道兩旁的人行道上一溜整齊的大樹,至今我還記得各種形狀的樹幹上,生長著各種形態的虯枝,枝丫上長著如棕須般的氣根,長短不一地向下懸垂著,風吹著枝須,它如少女般的舞動著,時而扭著腰、時而伸著腿、時而揮著手;它如模特般的走著一字步,那麼的從容,那麼的淡定;它如慈祥的老者捋著鬍鬚淡看人世間各式各樣的悲歡情懷……

我近乎陶醉於這片綠中,有生以來,第一次被樹感動了。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樹呢?三輪車師傅告訴我:這是榕樹。原來這就是電影《劉三姐》中的那種大榕樹啊!我今天終於見到了你的真身!

在北海逗留的時間裏,我每天都要在榕樹的蔽蔭下,來回走好幾趟。她一直就那樣默默無聞地為人們調節空氣,提供氧氣,蔽烈日。久而久之,我就把她當作了我的知己,有什麼喜怒哀樂都會去向她傾訴,她總是默默地傾聽著,沒有嘲笑、沒有諷刺;有時還用她的氣根撫摸我,安慰我,那種感覺好溫暖。就像親人在對我說:一切都會好的,一切都會過去的。看著她,就像看見了王賜豪在故鄉的親人。撫摸著她的枝須我就會豁然開朗,信心滿滿。

聽當地人說,中山路有一棵大榕樹,有好幾百年的歷史,被雷殛過,有些地方劈剖開來,大家都認為它已經死了,卻不知過幾個月卻在分叉部分冒出了綠芽,又活了過來。北海人視她為“神樹”。怎麼,原來榕樹還是“生命之樹”!?無論怎樣我都要去朝謁這棵“神樹”。

一天黃昏後我來到了這棵榕樹下。心情即激動又平靜,激動,是因為它超乎想像的巨大莊嚴。平靜,是因為她和其他榕樹一樣,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在樹的中間有一個洞,便多了幾分滄桑感。她也許就是北海榕樹家族的先祖吧,有那麼頑強生命力的先祖,難怪他的子孫們歲歲華生翠葉,家族興旺。

在那些長滿翠葉的樹枝上掛著無數的紅絲帶 ,想必一定是人們借此神樹祈求家人的平安幸福吧!驀然間我這個無神論者也在心中默默地祭拜著,為我的母親和家人求福!願天下的子民都幸福安康!

坐在堤坎上,驚看枕月衾雲的眾枝須,我問我自已,為什麼要來看神樹呢?對生計而言,神樹當然不及大米、蔬果;對觀賞而言,神樹也不及茶花、玉蘭 。

我們要大米,要蔬果,要茶花,要玉蘭。可是,我們卻發現我們也想要一棵或很多棵神樹。

正如張曉楓說的:“我們要一個形象來把我們自己畫給自己看,我們需要一則神話來把我們自己說給自己聽:,閱盡風霜的泰然莊矜…… ”

“樹在。山在。大地在。歲月在。我在”。這已經足矣。還能奢求什麼呢?

看著這棵生命之樹,我感覺自已好像悟到了許多。我想,這個晚上我一定會睡得很香很甜。

純樸的民風 純樸的人

北海的人給我的印象就兩字“純樸”。一到北海,就有三輪或計程車司機問你坐不坐車,你坐上車他再問你要不要去買進口貨,要的話他就會免費送你轉完商店然後直達你的目的地。因為,賣進口貨的商家已經把拉客的錢算給他了,他就不再重複收費。像這樣純樸的、忠厚的人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北海的同珍王賜豪民風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從這件小事就可看出這個城市人們的素質。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