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涼的寂夜把一顆真心摧殘

字体 -

滄海桑田,紅塵幽夢,把一段柔情纏綿;完美夢幻,無盡悲哀。

冷酷的世界,淒涼的寂夜,無奈的思緒繚繞在幽暗的心間。驀然回首,夢醉至夢碎,這個穿越時空的情結無法打開。也許,今生只有生活在相見不如懷念的糾纏中,回味著昔日那片片情景,把它寫成詩,做成畫裝進大腦裏,記在心坎裏,放進夢幻裏;更想把它譜寫成一曲悠揚的音樂,讓它永遠縈繞在耳際,並且讓它美麗的音符每時每刻都跳動在眼前,這首曲名就叫做“紅塵幽夢”吧,當然這是我的心曲,心詞,心語是:在溫暖的懷抱裏沉睡;在溫柔的月光下私語;在溫存的歲月裏瀟灑;在溫情的節日裏浪漫;在溫和的春風裏飄逸;在溫馨的蝸居裏纏綿;在溫煦的綠野上奔跑;在天賴般的音樂中陶醉;在清澈的湖水中蕩漾;在無垠的大海中徜徉;在巍峨的高山上呐喊;在茂密的森林裏呢喃,很美吧!然而,我將承接的是陰霾一片,愁緒萬千。

我的日子遲緩地滯重地流著,每過一刻在我沉鬱的心上,那不幸的愛情的悲哀就增多,並勾起種種瘋狂的幻想,但我沉默著,誰也聽不見我的怨訴,誰也看不見我的淒苦,我暗自流淚,淚就是我的慰安,淚就是我的夥伴,我的心被斷腸的思念所俘獲;被失落的愛情所折磨;被無形的恨所包圍,真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情無計可消除,此恨綿綿無絕期!

有誰能用隨意的絮語將我受傷的心靈慰藉?又有誰能用真愛的鑰匙將我緊閉的心扉開啟?滾滾紅塵,我在陰界的彼岸苦等,等來的卻是一片淒涼,萬般寂寞。我蜷縮著身體,躲在陰暗的角落裏,把所有的愁緒點燃;把所有的情思斬斷;把所有的痛苦獨攬。

在經年的等待中,流水般的思念將永遠凝滯,只有含泣在明靜的水邊,最後一次聆聽溪水潺潺,森林底語,秋蟲呢喃,然後揮拳擊碎幽夢;舉刀砍斷思念;隨手埋葬愛戀,與墳墓彙成平靜的一家;與繁華的世界隔絕;與一首千古梁祝作伴。視野中再也看不到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風景,再也看不到出入成雙的倩影……

人生就是一場夢,愛情就是《一簾幽夢》》,我的心中只有逝去的紅塵幽夢和N個惡夢,這個夢沒有人能詮釋。

讓幽夢隨靈魂飄蕩,讓幽魂隨大氣遊移。

篇三:蝶穀幽夢

曾經的曾經,我做過這樣一個瑰麗的夢,夢裏,蝶穀,我唱著一世悲歌,只為等一個懂得這歌聲,這蝴蝶般翩飛不落旋律的歌者。最終,這個韻律回響在蝶穀,恍世不滅,一如當初。

沒有人尋夢路過這裏,依如我守著蝶穀,一世不離。不知道是這與世隔絕的穀底誤了我,還是無人有緣窺見這室外的桃花源地。

穀裏,滿山遍野的蘭花草,開了一地微笑。彩蝶飛舞,留戀於錯錯落落的花間。花是含羞的,耷拉著面頰,眉目流轉間,留雲成霞,裂風為容,隱隱約約間,散了一穀芬芳。這兒沒有稀稀落落的樹影,有的只是一片一片的陽光,和溫暖陽光裏飄揚的優美旋律。穀底,有一曲清澗,明理流徙,沒有源頭,亦無窮盡,譬如做在這兒的夢般奇異。可惜,這裏只有我,只有我還在歌唱。

在無數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裏,靜靜地歌唱,靜靜地守望,靜靜地想那個懂我的人。

蘭夢如蝶,翻飛了多少重天,多少次輪回。可是,依舊只有我一個人。

沒有遺憾,因為在一世不醒的夢裏。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