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靈付給了明月青山

字体 -

u=3889602248,1259593826&fm=21&gp=0.jpg


紮燈籠是一個複雜而繁瑣的事情。

首先得把品質上乘的高粱桔杆用水浸泡一段時間,然後才能使用。

當時,父親花費了整天的時間才把燈籠架子紮好。

為了使外殼紙能夠牢固的粘貼在燈籠架子上,父親只能用牛皮紙條再依次把框架纏繞好。

然後把紅色的紙裱糊在框架上。最後父親用小木板製作了一淚溝價錢個精緻的底座,一個凝聚父親心血與愛的漂亮兔子燈就算做成功了。

在翹首企盼中終於迎來了元宵節,到了晚上,我和弟弟妹妹們嘴裏吃著爸媽烹炸好的食品,手裏提著父親紮好的燈籠,心裏甭提有多幸福了!

時光飛逝,自製燈籠的時代已經定格為遙遠的記憶,各種款式新穎的電子燈早已取代了古老的燈籠。而我的父親也因病離世多年,但是,那閃爍在大紅兔子燈盞裏的慈父之愛依然在光陰隧道裏無限地延伸著!

我的記憶長廊裏永遠有一盞縈滿父愛的燈在閃亮!有人說,愛是孤獨的,愛是寂寞的,愛也是自私的。

曾經天真的以為,愛上了你,就等於擁有了整個世界,可到頭來發現那只不過是一紙的寂寞,一紙的無奈,一紙的猶豫……

因為愛,我早已習慣了那在浩瀚蒼穹裏孤獨的寂寞,習慣了在蒼茫的夜色下品位孤獨,習慣了讓空氣中散母乳餵哺發的寂寞將自己靜靜的包圍,習慣了一個人安靜的躲在黑暗中享受思維停頓住的那個瞬間,無邊的落寞之中會有一種刻苦銘心到絕望的無奈在四周彌漫,帶有一種經久不息的想念會不期而至。

在平常的歲月裏,你是否有過這樣的念想,是否有過因為一章字,一幅畫,一首歌,或者是其他,而想念一個未曾謀面的人?而且是那麼迫不及待,那麼的痛徹心扉……也許你不願輕易的承認,也許你不願過於牽念,但好多時候,卻總是那麼的身不由幾,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讓你不經意間想起,且還有幾次夢中的邂逅。但那決不僅是南柯一夢的美好回憶,而是真實存在的現實。

只不過,可惜的是,這些美好的片段,只能存在記憶的夢裏,倘若一旦喚醒,不僅驚擾了別人,更攪亂了自己的安寧,所以,它是一段淡淡的苦相思。

誰又曾想到?曹植那篇名垂千古的《洛神賦》裏的那位絕世美女,確實活生生的存在於當時的那個世界裏,不過命運的陰差陽錯,卻始終沒有把他們栓在一起,只留下一曲曲無限的哀思!

曾經有過剪一段夢中的記憶,織一件緣分的毛衣,但未必如夢中心意。無情的時光永遠不可能屈服於你,蹉跎的歲月也不會處處遷就你,所以,脆弱的你,也只能無奈的接受著殘酷的現實。靜靜地,一個人,在無邊的塵世裏來回遊蕩,在綠水青山,雲卷雲紓流走千年的睡夢裏,編制那一段唯美的剪影,撫平那不該有的悸動。

獨愛寂寞,因為有了你,迷戀上了寂寞的山,寂寞的水,寂寞的竹林,在清風雲淡,朦朧了眼眸,也模糊了多少傷心往事,那些不堪回首的艱苦歲月,漸漸的消失了。但沉澱下來的那些滄桑往事卻值得祭奠,又有多少沉浮的記憶支撐著你我,倘使沒有砥柱,生活豈不是行屍走肉索然無味。在這裏,有的人,喜歡寧靜,;有的人,喜歡喧鬧,將心靈放逐於清風浪濤;還有的人,情意濃濃,深陷與情愛的泥潭裏為那俗世糾纏的聚離而心傷;有的人情淺,遊弋於紅塵市井,一味的麻木自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