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圣诞节那天,中国最出名也是最天真的自由知识分子刘晓波被中共政权用法律武器给镇压了;不是杀害,而是被判刑,罪名:颠覆国家政权。中国人民一点也不惊讶。我一点也不惊讶。

这两天,看了一部记录片《蛛丝蚂迹911——一个美国妙计(Loose Change 9/11: An American Coup)》,对于八年前发生在美国的恐怖袭击事件进行了细节性调查,发掘了诸多疑点,全面否定了布什政府的所谓本·拉登恐怖袭击的结论。

西方谚语说: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如果迈克耳·摩尔的《华氏911》是对于美国政府的911故事打了一个大问号的话,《蛛丝蚂迹911——一个美国妙计》就是有力的运用细节颠覆了美国政府的911故事,直指布什政府为911事件幕后黑手。

更要命的是,利用类比手法,该片把911故事和臭名昭著的德国国会纵火案(希特勒导演的,帮助纳粹党在德国实现一党专政),杜鲁门在位时的越南威胁事件(越南战争导火线,美国政府无中生有的炮制)相提并论,根本颠覆了布什政府发动反恐战争的合法性。

毫无疑问,这样的借助“喜闻乐见”的大众媒体——电影来参与政治的方式要比某些读书人签名的所谓《零八宪章》那样的宣言性质的东西更加有影响力,更加具有“颠覆性”的。我琢磨着:怎么没听说该片的导演、解说什么的被判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个叫迈克耳·摩尔的家伙好像也活的好好的。

想来想去,一句话:国情不同。换句话说,刘晓波之不幸在于他和中国国家政权较劲;所以不仅他和那些知识分子签署的所谓《零八宪章》不能得以公开发行,而且他自己还要身受囹圄之苦。而迈克耳·摩尔以及《蛛丝蚂迹911——一个美国妙计》等电影工作人员之幸运在于他们是和美国国家政权唱对台戏,所以他们的电影可以公开发行,言论可以达于民众,他们自己也没有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之虞。

难怪直到今天,我们伟大的中国依然有成千上万人对美国如此向往,把美国视为自由与民主的圣地。也难怪今天的中国成千上万人把“政治(其实是民主和自由)”两个字抛在脑后,一门心思往钱眼里钻。像刘晓波这样不知道“与时俱进”的傻瓜在中国估计也就那么三百多人,无怪乎中共要用“杀一儆百”的手段来恐吓他们,恐吓普通中国民众。

回到美国,圣诞节的时候出现一个恐怖闹剧,我们可以怀疑:这是不是美国政府的又一“妙计”?考虑到竞选时声称要撤军且领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打算增兵海外这一实际情况,美国民众有理由怀疑圣诞节恐怖袭击事件是又一被美国政府导演的闹剧,好用以支持奥巴马增兵海外的计划。

同样要用在民众中制造恐惧来达到政治目的,美国政府能够容忍言论的批评,中国政府不能(因而压制一切批评的言论);美国政府要处心积虑用尽计策来获取民众对政府政策的支持;中国政府不需要,因为国家机器在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你可以认为美国的民主自由是虚伪的(虽然民众的投票权是真实的),而中国的专制统治是赤裸裸的、真实的(虽然民众的民主自由权利甚至基本的投票权都是虚伪的)。

 

问题是:虚伪的民主和真实的专制相比,你会选择哪个?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