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道德是一个非常混乱的东东。在后现代的今天特别明显。因为宏大叙事被解构了,道德被绝对的相对化了。

从后现代的维度看,没有绝对的普遍的唯一的道德,只有相对的个别的多元的道德观。因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绝对的。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公和婆谁都有理,谁也不比谁占理。

可是现实是,现代主义幽灵不散。当代社会建构在现代主义到基石之上,现代主义相信绝对真理,从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层面,我们许多人依然在现代主义的帷幕之内。特别是乌合之众们。

乌合之众是现代社会的产物,其特点就是对强权俯首称臣,对弱小专横跋扈,从众,缺乏判断力,容易沦为”暴民” “群氓”。在个人素质层面上表现为欺软怕硬,势利,爱用大帽子扣人,爱表现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特别是在道德问题上。

换句话说,乌合之众特别喜欢占领道德的制高点。

比如,鲁迅笔下的阿Q就是乌合之众的一员。他狭隘的目光被革命的宏大叙事吸引了,立刻就觉得自己占领了道德或革命的制高点,摆出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开始了对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他人的道德批判。

又比如,华人网络世界的所谓爱国愤青们,他们狭隘的视界被民族主义之类白痴理念吸引了,立刻就觉得自己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点,开始对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华人同胞进行道德批判。

其实,喜欢占领所谓的道德或其他宏大叙事(比如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等等)的制高点的人们,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生活中的可怜虫。通常都是被社会、生活压迫奴役的特别严重的人们,才特别喜欢占领某种虚幻的制高点,那感觉就像太监手上有了尚方宝剑,何等美妙!

说到底,阿Q是普世的,乌合之众是中国民众的一个主要特征。为什么?我猜主要是和中国普通百姓遭受的剥削和压迫太过酷烈。被重重压迫的底层民众在心理上容易扭曲变态,可怜的是,乌合之众的特点是心理变态者人数众多到变态成为常态。于是,谁还知道常态是什么?变态是什么?当变态成为常态,常态反倒成为变态。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阿Q万岁万万岁!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