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国人素有“文人相轻”的传统。以前,中国的文人还少,相轻的情形也少。到了网络时代,情况大为不同,凡是会打字的恐怕都上了网,做起了“文人”。于是,“相轻”的情形就多了。

 

凡是在网上口气冲一点的,大约都要经历被扔砖头,谩骂、辱骂、人身攻击,不一而足的种种经验。看一下网络华人社区,哪一个没有经历口水战?

 

我的假设:网络华人社区的历史就是一部华人大打口水战的历史。

 

中国人爱看热闹,或者说中国人爱充当看客,那是出了名的。“看客”的特性是我对于中国人中的“贱民”的定义。

 

在这个坛子上,我看到的更多的是贱民,或者,“看客”;在海外华人圈子里,我也可以负责的说:大部分人都是贱民或者“看客”。

 

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华人到哪里也不见得能改得了其“看客性”。(这一点,鲁迅早就认识到了。)

 

于是,顺理成章地,海外华人中的贱民们:

 

他们出国前讨厌中共政府,但是出国之后,反倒不讨厌了。因为中共政府管不到他们,而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利,反倒更亲近中共政府了。

 

他们出国前向往民主,抱怨自己没有投票权,没有民主权利;出国后,到了民主国家,有了投票权了,反倒不去投票了,也不参与民主活动,同时还在抱怨:民主制也不见得比专制强多少。

 

他们出国前同情海外民运,出国了在网上大骂海外民运。

 

他们出国前抱怨中国国内之腐败,出国后不抱怨了,还后悔没有留在国内一起腐败。

 

。。。。。。

 

这样一种华人,朋友们,你一定不会觉得陌生,除了生活中随处可见,在网络上也是一抓一个准。

 

我沿用鲁迅的说法,称他们为“看客”。我也借用过一个网友留言中的说法,称他们为“贱民”。我同意,这是一个标签,是有偏见的。因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以用一个标签来概括?因此,我修正一下我的说法:

 

“狗”也好,“贱民”也罢,或者“看客”,我是在描述或概括某些中国人的某些行为(包括言论)。

 

比如,我说“老夫子”是“丧家的红色资本家的乏走狗”。他自己的言论可以为证。

 

比如,我认为,seaweed 网友是一个典型的看客/贱民,有她的“狗与贱民”为证。

 

又比如,我说中国有六亿贱民,实际是说,六亿中国人在社会生活上,特别是在政治上表现出“贱民”的特点。

 

某些人因为自己被贴了标签,比如“贱民”、“看客”、“狗”,于是气愤地也要给我也贴个标签;我很可以理解。

 

但是,在政治问题上,从来就没有第三条道路,没有什么中间路线。

 

对于一个专制的强权,人面前只有两条道路:反抗,成为暴民;不反抗,成为顺民/贱民。

 

Seaweed似乎以为自己既不是暴民(民运分子、法轮功分子、藏独、疆独、持不同政见者),也不是贱民。

 

那么,我倒要斗胆问一下:Seaweed 是个什么东西?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