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样的人, 膜拜强者, 却又嫉恨强者; 表面同情弱者, 内心却是冷漠,蔑视的. 这就是所谓的精英情结,一个在没有自我的人群里的产物.”这句话说得很好,请躲在“普通人”面具下的主自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精英情结是不是很深?

如果说我的小文是“谩骂”的话,那么你的回答是当之无愧的“泼妇骂街”。领教了。

你说你要让“QQ们自己去争取”,你没说争取什么。阿Q以为革命了他就可以随便耍流氓。红卫兵以为革命了可以看谁不顺眼就斗争谁。不知道海带认识的QQ们有什么不同? 如果没有海带鄙视的精英,谁来启蒙乌合之众?当然,海带还有五毛们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们觉悟很高,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们我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的就是强权和专制。这样看来,海带和五毛是同一阵线了,那么,不是贱民是什么?

说到宽容,我快笑掉大牙。宽容是社会既得利益阶层的统治手段,在西方,是中场阶级提倡的东东。德国曾经对纳粹宽容;西方曾经对纳粹德国宽容;抗战前后,国民党曾经宽容共产党。。。结果如何?宽容是为了稳定,为了维持既有的社会秩序,也就是今天中共说的“稳定压倒一切”。

海带的宽容是什么?是对中共宽容?对五毛宽容?对压迫老百姓的专制政权宽容?请问“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不是一种宽容?如果是,我对海带你很宽容了。如果不是,你可以说我蔑视你。那么,我蔑视你好了。我,一个普通人(海带你是否申请了“普通人”的专利?),蔑视海带,另外一个普通人,以及许许多多和海带一样的普通人。我蔑视你们,确切地说,我对你们的态度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你们有权利生我的气,不过请先反省一下自己:考虑一下要不要生自己的气。

其实,你的回答除了篇幅长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骂街。而出了骂街之外,你没有回答我前一篇文字中的核心问题:你海带也好海草也好,你如何在反抗与屈膝之间找到中间地带?这个中间地带是什么?历史上,反抗压迫的斗争中总有人跳出来说什么“折衷”、“妥协”、“第三种人”、“中间路线”,请问:海带自己是什么?对强权既不反抗,又不屈服,难不成是在海上漂着,真做海带啊。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