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弄舟此文有点混乱,一方面,好像在说,我们,少数民族们如何强大,因而无需政府的照顾政策也能活得好,可能活得比占统治地位的多数民族暨本地白人还好。另一方面,他又好像说:我们需要一种政策,比如少缴税的政策。而且好像把这一政策看成是对所有人不管穷人富人都有利的政策。

对于第一点,我建议弄舟去加拿大统计局看看关于移民的统计数据,结论很清楚:如果政府不修改政策,少数民族特别是我们华人就在收入、就业等事关经济基础的层面上比本地白人混得差。如果弄舟因为自己和身边的某些老移民们混得人五人六就以为少数民族特别是移民总体上混得较本地白人还好,那就大错特错了。社会学上讲究的是大视野,也就是说不能只局限于自己和身边的人,而要考虑一个族群、或者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总体状况才能够看出社会问题的严重与否。

既然少数民族依然面对社会分配不公、人权、阶级等方面的压迫,既然现实在告诉我们:少数民族包括我们华人在加拿大社会依然没有获得平等的权利,因而也就没有被真正的民主和自由沐浴,换句话说,我们少数民族在社会的政治层面上地位和孩童、老人、同性恋者、残疾人等实质上是相当的。

弄舟不这么看,他认为:我们是高过孩童和残疾人的,我们是和他们不同的。我不理解:弄舟对他们的歧视从何而来?弄舟以为:他们之应该被照顾,是因为他们是低劣的人种吗?而弄舟之所以高于他们是因为弄舟是成年人、有工作、是异性恋者、是正常人吗?如果是这样,弄舟之优越性是不是建立在他作为社会多数派的基点之上呢(成年人较孩童之为多数、有工作者较之失业者之为多数、异性恋者较之同性恋者之为多数、正常人较残疾人之为多数、)? 同样的逻辑,本地白人既然是占统治地位的多数,当然可以认为自己是优越于少数民族。弄舟的逻辑为什么和白人种族主义者的逻辑如此相似?

对于第二点,所有的政策都是由受益者和受害者的。统治阶层制定的政策通常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如果一个政策对所有人都有利,在今天的世界上将是非常罕见的事,我怀疑在历史上是否有过这样的事。因此,减税,真的对穷人有利,也对富人有利吗?历史证明了:政府的减税从来都是有利于富人胜过有利于穷人和不穷不富的工薪阶层。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减税了,政府提供的许多免费服务和设施都可能消失,其结果是穷人和中间阶层被迫自掏腰包去买服务;而同样是自掏腰包,富人不见的感觉肉痛,穷人却更加窘迫。请问:弄舟要如何鼓励这样的穷人和中间阶层?他们要如何自强不息?如何一分钱掰成两半使?

我不反对弄舟成自觉地加入右派阵营,但是,我不同意弄舟把右派的政策看成是对于普通工薪阶层、对于移民和少数民族都有利的政策。

弄舟以为:我们少数民族不需要被照顾,他是混淆了少数民族要求社会公正、平等的正当性和我们少数民族自身在精神上不自轻自贱的两个完全不同角度。弄舟,书读太多了吗?知道:人生识字糊涂始吗?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