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几天多伦多星报和麦考林杂志对于华裔学生和父母以及其他亚洲移民家庭的诽谤和丑化在华人社区的部分人群中产生强烈反响。不少人尖锐地指出:种族主义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形式又一次在公共媒体上亮相。于是,作为被丑化和歧视的华人群体中,有一部分人说:我们要团结起来,我们要行动起来,让公众和媒体都知道:我们被所谓的主流媒体歧视了!与此同时,同样作为被丑化和歧视的华人群体中,有另外一些人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别老拿种族说事!感觉上,这后一种声音好像还要大声些。这让我不禁要问:

中国人移民加拿大,难道就是为了做三等公民?

难道加拿大的华人不仅自己做了三等公民,还希望自己的孩子、孙子也做三等公民?

如果对于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我才能够理解为什么华人中居然有这么多人能够在加拿大做“模范移民”且自得其乐。只是,希望自己孩子、孙子在加拿大做三等公民这样的愿望还是有点太变态了吧?!

如果对以上两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我无法理解一个华人既不愿意做三等公民,却在被歧视的时候不敢或不愿意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甚至于在情绪上连生气都不敢?!

种族主义是北美社会的一个主要社会矛盾,从前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对于这样一个现实,北美华人的主流,或者说,绝大部分北美华人,不论是移民过来的,还是土生土长的,一直使用逃避的心理机制来应对。典型的就是否认种族主义存在的现实,否认自己以及自己同胞被歧视的现实。

稍微了解一点华人移民历史的人都知道:华人到北美一百多年的历史就是华人遭受北美社会种族歧视的历史。一百多年过去了,历史有没有进步?有,自二十世纪末以来,种族主义从公开的、显性的歧视行为转变为私下的、隐性的。政治上的正确性原则被主流社会普遍接受,其结果是反种族主义变得更加困难。于是,在加拿大的华裔社区,像平权会这样的组织越来越式微,越来越无足轻重。更为严重的是,新一代的华人移民既缺乏政治上的敏感性,又对北美主流价值体系的盲目崇拜。其结果:今天的华人社区较之几十年前的还不如,在政治上非常的不成熟(看看多伦多市最近一次的市长选举就知道了!),即使是被歧视了,还不知道自己被歧视(或者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歧视),还以为自己做个“模范少数民族”(=被压迫的顺民)就可以免于被压迫被歧视!

华人移民在北美社会对种族歧视和压迫采用的精神胜利法和鲁迅笔下的阿Q一脉相传,我说过:贱民移民到北美,还是贱民。阿Q留洋了,依然是阿Q。

阿Q当然是活该被欺压,被砍头。如果阿Q的子孙不能学会斗争,他们也活该被欺压,被砍头。

我不是预言家,我不知道反种族主义何时能够胜利,但是有一点我深信不移:

作为三等公民的我们这些加拿大华人,今天如果不能直面种族主义的现实,一百年后,我们的子孙后代依然要被歧视被压迫,依然是三等公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