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简单的说,是因为种族压迫对统治阶级(即白人统治集团)有好处

首先,种族压迫保证了白人统治集团的公民权能够凌驾于其他种族之上。

其次,种族压迫保证了白人统治者们能够在北美社会享有特权,比如,更多的机会获得那些报酬高、社会地位高的工作,以及在社会机构中能够获得优先待遇的可能性,等等。

再次,被种族压迫的群体(比如华人和其他亚洲人、黑人、犹太人,等等)的社会功能主要有:其一,从事卑微的和危险的工作所需的劳工。其二,在社会经济、政治等的困难时期充当统治集团的替罪羊。比如,有色人种经常被指责要负起通货膨胀、政府财政赤字、犯罪率、经济衰退、社会矛盾激化等问题的责任。

一言以蔽之,种族压迫能够为白人统治集团执行某些社会的或政治的职能,从而保证白人主导的社会自我复制且保持既有的统治-被统治的关系。

白人统治集团的成员们通常不会承认他们利用种族压迫或歧视来保证自己的特权地位。其中的许多人甚至于不承认自己是压迫者。事实上,其中的大多数人可能还相信:民主社会不应该存在种族压迫。那么,为什么白人还要从事种族歧视和压迫的勾当呢?

巴西著名的教育学家保罗·弗莱雷(Paulo Freire)是这样解释的:

压迫者们不认为他们对于“占有更多”的垄断是一种特权,一种把其他人群和他们自己非人化的特权。相反,对于压迫者们而言,“占有更多”是他们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一权利是他们通过自身的“努力”、带着“冒险的勇气”去争取来的。如果其他人没能够占有更多,那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无能和懒惰,而最坏的是他们这些人对于统治阶级的“慷慨姿态”不讲道理的忘恩负义行径。就因为他们是“忘恩负义的”和“嫉妒的”,被压迫群体被看作是需要被监视的潜在敌人。

因而,绝大多数压迫者们倾向于把被压迫群体视为危险的阶级;为了社会整体的利益,他们相信,这些危险的阶级需要被监控。在这次“Too Asian ”事件中我们看到:主流媒体又一次把亚裔移民及其后代(虽然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贴上“危险的阶级”的标签。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