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怪论之一:资源有限论。资源有限,所以有色人种把白种人能够享用的资源抢走了。可是,在北美社会,我们很清楚:是少数统治集团成员占有了不成比例的绝大多数社会资源。而这些少数人中,有几个不是白皮肤的?

怪论之二:客观信息说。一个群体(主要是白人、央格鲁-萨克生人种、中产阶级男性)有可能客观地观察人类,并从而成为权威力量。结果就是:白人统治者把自己对社会的观察视为代表了全人类的观察。而许多被压迫群体也接受了这一观点,认为白人统治者的看法总是更为客观也更有权威的。

怪论之三:强权即真理。如果多数人认为对的,就一定对;即使意味着对少数人的专政。请注意:这一怪论好像在中国被中共奉为瑰宝,被洗过脑的华人可能还觉得字字珠玑也说不定。如果按这一条,少数族裔被多数族裔歧视一定没有错,因为多数人认定的就是对的。

怪论之四:类型化。一个群体的所有成员都是一样的。看到媒体的报道如何把“亚洲人”全部类型化了,类型化的核心在于不把人当人看,人变成了一个抽象概念。比如,媒体报道中华人学生被看做了一个类型,亚洲人的家长也被归为一类。个性被抹杀,人变成了一个类别,一个抽象概念。

怪论之五:责备受害者。被压迫的人们要为自己被压迫负责。这是典型的为压迫集团利益服务的诡辩。根据这一条,种族压迫者们(即白人们)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那些有色人种、黑人、华人即亚洲人、等等自己愚蠢、懒惰才造成了他们的下等人(或二等、三等公民)的地位。我们惊讶地看到:许多华人同胞也支持这一看法。可见白人统治阶级的洗脑多么成功。

怪论之六:分离、竞争和等级制。人类的本性是分离的、竞争的、倾向于等级制度的。所有人都想把他人踩在脚下。这个问题也是许多华人同胞容易被洗脑的问题。如果真要说明,需要古生物学的、人类学的、心理学等方面的研究才能说透。可以简单说明一下:人类的本性不是分离的、竞争的、也不是倾向于等级制度的。这一观点已经被历史证明了。

怪论之七:西方文化至上论。由于占统治地位的教育系统强调的是西方文明,结果是白人的、西方的和男性的文化被奉为至高无上的。 看看华人网上的发言就能看出:有些人还是很崇拜西方文明的,对于洋人的言论虽然自己英语不够好理解能力有限,却总是心怀恭敬,要”有则改之,无则嘉勉”哩。

怪论之八:阶级调和论。大多数人都属于中产阶级,都和比他们更优越的资产阶级和谐共处——这一怪论要求并且支持一个统治阶级和一个被统治阶级。事实上,本世纪以来的阶级分析表明:北美社会的中产阶级在大幅度缩水,其中一部分跃升到资产阶级,另一部分跌落到中产阶级以下。贫富分化和阶级的分化都说明了社会矛盾在进一步激化,“和谐社会”越来越成为一个幻像。

怪论之九:机会平等说。由于公民的和政治上的平等权利被法律保证下来了,许多人认为:如果一个人努力工作,并且充分利用(对所有人都开放的)各种机会,他应该能够获得成功。如果一个人没有成功,结论通常是:这个人没有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机会(因此,他不值得帮助,更不用说同情了)。事实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同等程度地利用所谓的机会,因为人们不同的社会地位和资源会赋予某些人以优待,当他们使用那些所谓的“平等的”机会的时候。在北美这个不平等的社会里,机会平等是一个假象。可惜,不是所有人能看透这个假象,特别是某些在企业混了个中层或低层领导职位的,常常比白人还卖力地为这一怪论辩护。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