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经常听网友说:我们要从自己做起,通过个人奋斗或素质的提高来改变其他族裔对华人的看法/歧视。这个似是而非的观点和北美盛行的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有关。 

多元文化论是现今在北美流行的政策,它强调压迫的多元化,即传统的三大压迫:阶级压迫、性别压迫和种族压迫被认为是彼此分离和地位同等的。并且,他们还加上了年龄压迫、残疾压迫、性取向压迫等其他形式的压迫。他们把所有的压迫形式视为互不相关的“平行的压迫”

多元文化论的致命伤在于:其平行压迫的观点会导致保守的政治取向,这种取向反对被压迫集团之间的团结,反对不同的集团联合起来改变压迫性社会结构的努力。

比如,多元文化论不支持被种族歧视的团体,如有色人种,和被阶级压迫的团体如工人阶级,以及因为性取向被歧视的团体如同性恋者团体等之间的团结协作。

相反,多元文化论导致的社会现实是:不同的被压迫集团在资源、媒体关注、公众支持等各方面产生竞争,比如,反种族歧视团体、反性别取向歧视团体、女权主义团体、残疾人维权团体,等等,都可能在实际反压迫的斗争中互相竞争;而这种竞争状态显然是有利于统治集团的。

为什么多元文化论在北美能够流行?本·雅戈认为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多元文化论不反对自由资本主义的框架。

其二,多元文化论不是把社会变革而是把自身作为其首要的政治目标。它把注意力放在个人的主动性和个人利用社会、经济机会的行为如何导致个人美国梦的实现上面。 多元文化论强调个人主义、个人奋斗。

其三,多元文化论认为:人们的主体地位被他们的性别、种族影响的程度和受阶级影响的程度是一样的;并且,这些变量(即种族、性别、阶级等)是独立发生作用的。由此,多元文化论把人们分裂成不同的种族、性别和阶级集团,具有不同的身份且坚持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

事实上,我们清楚的知道:一个人可能身受多重压迫:比如,一个黑人、女子、工人阶级成员,她身上就同时具有种族的、性别的和阶级的三重压迫。同时,一个人可能在种族上压迫他人,却在性取向和性别上被他人压迫,如一个白人女同性恋者。因此,种族、性别、阶级等出现交集的现象才是常态。多元文化论对不同压迫形式的割裂是人为的、有政治用意的。

那么,多元文化论如何应对以群体为基础的压迫呢?

多元文化论者认为:由于每一种压迫的形式和/或根源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相信:每一个被压迫集团应该被鼓励去“讲述”该集团对压迫的体验;并且,唯有该被压迫集团的成员才能够讲述他们的故事。非集团成员是不能够理解或领会这种体验的。

这些叙述的政治目的是让被压迫集团的成员们依据自己的成员身份来创造一个连续的个人身份;换句话说,借助于听到和读到同一集团成员的叙述来重构自我。这个过程其实是一个觉悟的过程;然而,批判社会理论的觉悟是一个达到政治行动的手段;在多元文化论这里,觉悟或重构身份的工作本身是一个目的。

比如,前美国政府要员科林·鲍威尔,就是一个多元文化论的案例。从多元文化论的角度看,鲍威尔对非裔美国人身份的认同本身就是一种有效的社会变革,他作为一个美国马赛克的一个主要玩家,成功地强化了他个人的自我认同。然而,鲍威尔并没有成为社会变革的代言人,他没能帮助非裔美国人反抗文化的和体制上的压迫。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很可能步他后尘。

多元文化论是一个保守的理论,它企图在多元文化的断片之间去改善个人的处境,但是却不触及社会的根本结构。多元文化论也许会要求些许改良使处于从属地位的文化能够在社会上占据一席之地,但是它丝毫不会触及统治-被统治(优越-低劣)文化的等级体系。

同理,只强调个人奋斗或许能够改善个人的经济、社会、政治的处境,却未必能(常常是不能)触动现存社会的体制性压迫,遑论改变任何一个群体的偏见或歧视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