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有个别人说:他个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种族歧视。我就来说说个人的压迫行为。个人的压迫是基于先入之见的对被压迫群体的负面的想法、态度和行为。个人的压迫通常是建立在呆板的类型化(Stereotypes) 基础上的,可以分为两类:有意识的攻击和/或敌意行为;无意识的反感和回避行为。

先来说说有意识的攻击和/或敌意行为。

对身体的攻击: 有意识的攻击和/或敌意行为常常表现在对(被压迫群体)身体的攻击。也就是说,有意识的压迫行为最常见的是攻击被压迫群体成员的身体类型,通常把他们说成低劣的和/或丑陋的。

比如,非裔北美人就被白人强加了许多侮辱性的词汇用来指称他们的皮肤,如nigger (黑鬼),等等。类似的,北美印第安人被称作”红皮(redskin)”,”野人(savage)”,等等。亚洲人的侮辱性称呼有:”日本鬼子(Japs)”、”黄鬼(gooks)”、”斜眼鬼(slanty-eyes)”, “中国佬(chink or Chinaman)”,等等。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听到男性在谈论女性时粗俗地指称她们女性的特征。

这类侮辱性质的贴标签行为有的时候会直接向被压迫群体招呼过来,有的时候你可以在衣帽间的笑话中听到,或者在涂鸦中看到。无论何种形式,对身体的攻击都是在负面地突出统治群体和被压迫群体间的区别, 从而达到贬低被压迫群体的效果。这种对身体的攻击反映了一个根本的理念,即统治集团的身体特征,如肤色、眼睛的形状、男性的体格等,是正常的、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标准,任何其他人(种)没有达到这个标准的就是可以被嘲笑和侮辱的。对身体的攻击是要传递给被压迫群体一个信息:因为他们没能达到统治集团的这些标准所以他们是低等的。

虽然今天我们有法律保护人们免受这种骚扰,以上对于身体的攻击已经被视为社交场合不能被接受的行为了,这类行为依然很常见。如果到任何大学的卫生间里去走一遭,你不难发现一些最极端的种族主义的、性别歧视的、同性恋歧视的、以及反犹太的观点被书写在厕所的墙上和门后。这些无名的表达清楚地表明:尽管我们今天的社会承诺要人人平等、尊重所有人,那些对于被压迫群体的歧视性的想法、信念和态度依然存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