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下面说说无意识的反感和回避行为。

不可否认:在经过所有被压迫群体长期的斗争之后,在西方民主国家里,有一个公开的对于平等权利的承诺。我们可以在民权和人权法典以及关于反歧视、同工同酬 的立法以及其他同等待遇的政策中看到这一承诺。

这一公开的对于平等权利的承诺,或者换句话说:对于政治正确性的承诺是不是就意味着:种族主义、性别歧视、阶级压迫等等就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呢?事实并非如此。政治正确性不过意味着:种族主义者、歧视妇女者、反犹太主义者等统治集团必须小心地选择时间、地点、人物来展示他们公开的压迫和歧视性为。

事实上,今天在北美社会里,绝大多数的个人压迫都不是公开的、攻击性很强的那一类,而主要是日常生活中的、对于被压迫集团成员的反感和回避行为。换句话说,大多数个体的压迫行为都转入地下了。统治阶级成员对被压迫者的敌意、恐惧、回避和优越感等大多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手势、言谈、语气和身体语言中。比如,当面对被压迫集团成员的时候,统治阶级成员也许会表现出不舒服、不自然的身体语言,或者避免眼神的接触,自觉不自觉地加大身体间的距离,采用防卫或反感的姿势(如双手交叉于胸前,等等),或者极力避免互动的出现,避免同处一室的情况,等等。

以下情况并不鲜见:男人们有时会在一群女子之中感觉紧张和不自然;一个白人看到前面走来两三个黑人,他/她横穿马路走到街的对面去;一对恩爱的异性恋夫妇在看到一对同性恋者表现恩爱使用类似的行为–比如拥抱、亲吻、十指交缠,等等–的时候会恐惧地连连后退;一个黑人在一家商店的转角被保安跟踪;一个老人像小孩一样被斥骂;一个有色人种成员走进房间的时候,里面的白人好像突然销了音,气氛突然变了;一个销售人员在见到一对夫妻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看着男子并和他交谈,只有在微不足道的细节才询问女子的意见。

以上例子说明了:在当代北美社会里,公开的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等比较少见;更常见的是隐性的压迫行为。这些统治集团成员虽然表现出如上反感和回避的无意识行为,但他们都会拒绝承认自己心存偏见或者他们的无意识行为带有压迫性质。事实上,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很可能有意识地追求人人平等,不论性别、种族等等。这一事实恰恰说明了: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年龄歧视、阶级压迫等等在我们个人的、集体的和文化的精神层面上是如何的根深蒂固;而反抗和根除这类无意识的压迫是何等的困难。不像明显的攻击和排除行为,反感和回避的行为不能通过立法来反对,也没有法律的或者政策的手段可以制约。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