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媒体一向标榜自己的客观性,虽然做过媒体的人都知道媒体的客观性不过是婊子的贞节牌坊。问题是:老是看见一些被洗脑的人人云亦云:是啊,媒体是客观的。所以如果媒体说 “too asian” 当然也是客观事实,我们怎么能和客观事实较劲,要求新闻媒体为他们的客观性而道歉?!于是有人甚至写文章对华人同胞要求麦考林杂志道歉一事表达他的“道德义愤”。

这样的丑剧在加拿大华人社区上演不是偶然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丑剧?为什么华人中有些人非要用自己的热脸去贴白种人的冷屁股?与此同时,他竟全然不顾自己同胞们的利益?

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样的华人已经站在了大多数华人同胞的对立面上,他们的利益和白人种族主义者是一致的,却和自己的同胞们的反种族歧视立场背道而驰。

回到媒体,媒体说白了都是工具,在中国,是XX党的“喉舌”;在西方所谓民主国家,是资产阶级的“喉舌”。研究媒体的女权主义者、黑人解放哲学家、后殖民主义学者有一个共识叫文化帝国主义。而媒体就是文化帝国主义的主要手段之一。

文化帝国主义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独尊某一种文化而把所有其他文化打入“亚文化”的冷宫。比如,在北美,媒体研究学者发现:主流媒体总是在有意无意“弘扬”某种文化,而这种文化碰巧就是北美的主流文化,也就是白人的文化。文化帝国主义通过媒体包括新闻媒体和电影、电视、互联网等等无孔不入地弘扬白人文化,贬抑有色人种的文化,这样的事在北美社会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有人要问:什么是白人文化?很好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我们周围的一切。我们生活的北美社会的整体就是白人文化,一个没有“民族特色”却包容万有,超越于所有被压迫群体的文化之上的占统治地位的文化。

从某种程度上,我们所有人都受到北美社会的白人文化的影响。我们中的不少人因此而成了这种文化的皈依者和辩护士。请注意他们的用词:“民意”,“常识”。他们总是用某种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标准来看问题。比如,媒体的客观性就是无可争辩的;北美社会的民主和自由也是无可争辩的;于是,如此民主和自由的社会怎么可能存在压迫和歧视呢?推论:当然不存在。

就像媒体要把客观性举得高高好卖到一个好价钱一样,白人至上论或种族主义的皈依者们也要把自己的华人身份举得高高,好在白人主子那里讨到一块大一点的肉骨头。问题是:他们得到的通常不是一块骨头,而是一只臭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