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李昶博士在他最近关于麦考林杂志Too Asian事件的评论中说: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应为)。 

问题是:李昶博士写这篇文章是在捍卫谁的权利呢? 

李博士显然不是要捍卫华人同胞的权利。 

在他看来,华人那种我中华长城的威武精神,那种华人自大到动不动就要抗议示威的行为,已经在逐步失去民心。请注意:华人反种族主义的抗议示威被李博士贴上自大动不动(即缺乏理性)的标签。并且,李博士使用那种把自己和华人反歧视的抗议示威行为拉开了距离。失去民心,我不知道李博士说的是哪些民的心,失去李博士的看来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李博士接着说,我不同意华人以群众运动的方式,或以口诛笔伐的行为,来处理这件本来是民主国家里的一件普通的行为。这个论述很高明,一方面,李博士把麦考林杂志对于亚裔人群的种族主义言论轻描淡写化成民主国家里的一件普通的行为;另一方面,他把华人的群众运动口诛笔伐行为说成是对于正常行为的不当反应。 

李博士忘记了:群众运动和口诛笔伐才是民主国家的普通的行为在主流大众媒体上打着客观报道的旗帜,发表丑化和贬低某个特定族群的言论并不是一件普通的行为,而是一件在性质上违反民主自由原则、侵犯公民权益的行为。这样的行为在民主国家必须被口诛笔伐,甚至于群起抗议。 

联系上下文,李博士在陈述本文开始引述的那句话的时候,他的意思是:他要誓死捍卫麦考林杂志说话的权利。 

这一点则非常滑稽。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麦考林杂志不需要李博士的一厢情愿的什么捍卫。对于麦考林杂志而言,李博士是微不足道的,不仅如此,整个华人社区都是微不足道的。在双方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实际上只有麦考林容忍李博士和华人群体的份儿,根本没有李博士和(或)华人群体捍卫麦考林的份儿。

李博士在对华人反种族主义行为一番口诛笔伐之后,还不忘使用心理盲点”“成熟的个人什么的标签,就更加滑稽了。李博士应该知道:心理学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具体到不同文化、族群、宗教等等,心理学的所谓成熟标准都会不同。

李博士指责华人群体不成熟,他自己所谓的成熟的个人或群体是以哪一种人,哪一个群体为标准的?答案:白人。李博士把白人的标准拿过来套用在华人身上,不论动机如何,这么做在效果上是在帮助白人种族主义者强化他们对于华人同胞的歧视和压迫。

最后,来看看李博士的结论:海外华人,要真正站立起来,是大家都要在心灵上进行重新洗涤,重新更新,重新建立。要能够抓住把握时机进行自我的心理行为的调整。李博士的意思是要把所有华人的心理改造成和他一样,即接受白人的所谓普世价值,包括白人种族主义。如果海外华人在心理上接受了白人至上,那么当然,麦考林的Too Asian根本就不会遇到任何反抗。问题解决了。

 

李博士这是要华人自己给自己洗脑啊,并且用的是白人制造的漂白剂。 

 

结论很清楚:李博士要捍卫的不是华人同胞反对种族歧视的权利,而是麦考林杂志继续弘扬白人种族主义的权利。李博士的文章虽然长,归根到底也就一句话:他要誓死捍卫麦考林杂志对他的同胞们进行种族歧视的权利。 

 

李博士这么做不是在锄强扶弱,而是在助纣为虐。 

 

华人同胞们:请擦亮你们的眼睛!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