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第四种武器:迷魂阵。 我们的文明中有一个重要功能是–把水搅浑,以此来迷惑一个普通成年人的原创思维。比如,有一种烟幕是:断言某些问题太复杂了因而普通人理解不了。事实上,许多关于个体和社会的基本问题都是非常简单的,简单到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能够理解。把某些社会问题说成只有”专家”才能理解,其根本目的就在于不让人们信任自己的思维能力,不让他们去思考那些重要的问题。

迷魂阵的效果是:当代人一方面对任何听到的和印刷出来的东西抱以怀疑和冷笑;另一方面却又对官方的陈述像小孩一样深信不疑。或者说,当代人是愤世嫉俗与天真幼稚的混合体。

第五种武器:解构整体世界图景。 当代文明通过解构任何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的整体结构的图景来把人们的思维能力搞残。事实如果不能拼凑成一个整体就是无意义的碎片。广播、电视、互联网、电影、报纸等等媒体都在解构世界。他们告诉我们一些事实,却掩盖世界整体的结构。刚刚谈论过严肃的恐怖轰炸,在下一秒钟,他们又在向你推销快乐的加勒比海假期。他们对待平庸的老生常谈和科学大发现一样的严肃认真(或轻佻无聊)。由于大众传媒的解构作用,我们对于听到的东西不再关心了。我们不再兴奋,我们的情绪和判断力被阻碍了,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对于世界变得漠不关心。

在”自由”的名义下,生活失去了结构;它由许多小的碎片组成,但是这些碎片毫无关联,构不成任何整体。个人面对这些生活的碎片就如同一个小孩面对一桌拼图。不同的是,小孩知道房子长什么样因而可以把碎片拼起来;而面对生活的碎片的人却不知道生活的整体意味着什么,缺乏整体结构的图景,他不知道如何来拼他人生的拼图。这样一个困惑的、心怀恐惧的个体如何能够进行批判性的思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