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金正日死后,痛哭流涕的北韩人形象充斥了西方媒体。他们的悲痛是真的吗?有人认为:这种歇斯底里的悲悼是安排好了的;也有人认为是洗脑术。什么是洗脑术?

 

“洗脑术”一词源自韩战:美国中央情报局用以解释美军战俘转而支持共产主义且谴责西方的现象。这些战俘在中国战俘营经过了一个叫做“思想改造”的过程。因为1962年的电影《满洲刺客》出了名的这一神秘的过程,似乎能够把人头脑中先前的信仰干干净净地抹掉,从而对思想达到完全的控制。

 

把西方吓怕了的思想改造术不是什么新技术手段, 而是巧妙地利用了旧的心理学手段的结果。中国文化,较之于西方文化更少个人主义成分,更了解集体如何能够操控个人。他们把这种集体的力量使用在美国兵战俘身上和中国社会里面。北韩现在使用的就是这种手段。从这个意义上说,洗脑术确实存在。人们能够被改造到相信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情。

 

事实上,洗脑术更像心理上的虐待,受害者虽然需要被小心地治疗,但是他们并未丧失心智。洗脑术把发展了几个世纪的劝说术借助高压的环境推到极致。对洗脑术而言,战俘集中营是理想的环境;一个专制的独裁政体也很不错。强烈的社会压力使得接受(或者表面上接受)新的信仰成为最自然的行动准则。

 

洗脑的五个基本技巧为:隔离、控制、不确定性、重复和情绪。这些技巧能够成功是因为我们的大脑不是静止的和自给自足的,而是不断从环境(包括身体)更新信息,制造思想且产生行为。改变摄入的信息、控制个体的行为,你就能改造一个人的思想。

 

首先,把改造对象搬迁到他陌生的地方去。隔离立刻改变了大脑摄入的信息,弱化了旧有的信念。这就是为什么邪教常常要阻止其成员和亲友联络。北韩的民众则已经与世隔绝几十年了。

 

其次,控制这个新环境,特别是控制那些可能诱发旧理念的信息。把改造对象用信徒们包围起来,确保他们的交谈只能限于批准了的话题。禁止媒体和互联网,或者控制他们。想方设法让改造对象的身体无法安宁,或者使用疼痛、不一样的饮食、苦役或剥夺睡眠的方法,或者使用控制的行为,比如游行、死记硬背、各种公共仪式,等等。

 

第三,利用不确定性。人类厌恶不确定性,特别是当我们被威胁的时候。挑战旧的信仰直到他们看上去荒诞不羁;任何理念如果被推到极致都会显得很奇怪。中国式的思想改造使用强化的批判。人们把想法写成日记;日记要被集体审查:从中找出偏离意识形态的蛛丝马迹。这种集体审查会上升到极端的敌对状态,对审查者能够达到心理摧毁的效果。今天的北韩依然在使用类似的方法来对付民众。

 

第四,利用重复。洗脑不会立马见效,需要时间和努力。中国的不同政见者会被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再教育好多年。说教和批判可以持续数小时,日复一日。压力则一天天增大。

 

最后,利用强烈的情绪。如果旧的理念被提及,改造对象就会遭到惩罚;如果他支持新的信仰,他就会被奖励。爱与憎这两种最有效的社会性情绪被使用的最多。

(编译自西方媒体)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