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他们说我们是失败者,但是真正的失败者在华尔街那边。我们以数以十亿记的钱帮助他们度过难关。我们被叫作社会主义者;但是在这里有钱人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他们说我们不尊重私有财产;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摧毁的人们辛苦赚来的私有财产的数量要比假如我们这儿所有人不分昼夜几个礼拜摧毁掉的要多得多。他们说我们在做梦。真正在做梦的是那些认为现状将一成不变的人们。我们不在做梦。从一个即将变为噩梦的梦中,我们刚刚醒来。

我们没有破坏什么。我们不过是见证了资本主义在如何毁灭自身。我们都知道卡通片里的一个经典镜头:一只猫从绝壁上往前走,忘记了它脚下什么都没有。只有当它往下看的时候,这只猫才意识到自己在空中,它才掉了下去。这就是我们今天在这里的原因。我们在告诉华尔街的那些家伙:“喂!看看你们脚下!”

在2011年四月中的时候,中国政府禁止在电视、电影和小说中一切关于不同的世界或时间旅行的情节【译注】。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好兆头。中国人依然梦想着别样的现实,因此政府不得不禁止关于别样现实的梦想。在这儿,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禁令,因为统治制度压迫我们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做梦的能力都被压制了。看看我们都看些什么样的电影吧。想象世界末日很容易,比如一颗小行星毁灭了一切生命之类的故事;但是想象资本主义的末日却很难。

我们为何在此集会?我要讲一个共产主义时期的特棒的老笑话:一个东德男子被送到西伯利亚做苦工。他知道自己的信件会被审查,于是他告诉自己的朋友们:“我们要有一套密码:如果你收到的我的信是用蓝色墨水写的,我说的是真话。如果信是用红色墨水写的,我说的是假话。” 一个月后,他的朋友们收到了第一封信。一切都是用蓝墨水写的。信中说:“这里一切都很美妙。商店里满是质量上乘的食品。电影院里反映的是西方电影的佳作。公寓很大间且非常舒适。这儿唯一买不到的东西是红墨水。”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有我们想要的一切自由。但是我们却没有红墨水,那用来表达我们欠缺自由的语言。我们被教育来谈论自由的那种方式,诸如反恐战争什么的,制造了自由的假象。而这就是你们在此集会的原因。你们给我们大家带来红墨水。

这里有一个危险:你们不要自我陶醉。我们在这儿挺开心的。但是请记住:狂欢节很廉价。真正重要的是狂欢之后的那一天,当我们不得不回到日常生活中去的时候。那时候有没有变化呢?我不希望你们像这样记住这些日子,你知道的,就像“噢,我们当时很年轻,一切都很美好。”

记住,我们最根本的信息是:“我们可以思考(和资本主义)不一样的未来。”如果这个禁忌被打破了,我们就不是生活在最美好的世界里。但是道路是漫长的。我们将要面对许多真正的难题。我们知道自己不想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可以取代资本主义?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新型的领导者们?

记住:问题不在于腐败或贪婪。问题在于整个制度。资本主义制度迫使你走向腐败。我们不仅要提防那些敌人,也要小心伪装成我们朋友的那些人;他们已经在淡化占领运动的效果。就像你喝不含咖啡因的咖啡、饮不含酒精的啤酒、吃不带脂肪的冰淇淋一样,他们将会竭尽所能把占领运动变成一次无害的、关乎道德的抗议:一种去掉咖啡因的抗议。但是我们在此集会的原因是:我们受够了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或者回收可乐罐、或者捐点钱给慈善机构、或者买一杯星巴克的卡普奇诺咖啡,其中1%的钱被用来帮助第三世界食不果腹的孩子们,而我们就自我感觉良好起来。在把工作和折磨外包之后,在婚姻介绍所把我们的情感生活外包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让自己的政治参与也外包好多年了。我们要拿回自己的政治参与。

我们不是共产主义者,假如共产主义意味着1990年崩溃了的那个制度。记住:今天那些(曾经的)共产主义者是最有效、最无情的资本主义者。今天中国的资本主义比你们美国的还要活跃,但是中国依然没有民主。这说明了:当你们批判资本主义的时候,不要害怕他人威胁你、说你是反对民主。民主和资本主义的联姻已经结束了。变革即将到来。

今天我们看到什么样的变革即将到来?只要跟踪媒体就行了。一方面,在技术上和性方面,一切看来都有可能。你可以去月球上旅行,生物遗传学可以让人永生,你可以和动物或别的什么东西性交。但是看看社会学和经济学领域吧:几乎一切都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你想要向富人多征点税,他们说:不可能,我们会丧失竞争力。你想要在医疗保健上多投入点钱,他们告诉你,“不可能,这样我们会变成专制国家。”这样一个世界很有问题:你被告知能够永生却不能多花点钱在医疗保健上。也许我们需要重新设定社会的优先目标。我们不想要更高的生活水准。我们想要更好的生活水准。我们只在一个方面是共产主义者,那就是:我们关心公共之物。我们关心自然界的公共事物、关心被知识产权私有化了的公共知识、关心生物遗传学的公共发现。为了公共之物,只为它,我们要斗争。

共产主义彻底失败了;但是公共之物的问题依然存在。他们说:我们不是美国人。但是我要提醒那些自称是真正美国人的保守党原教旨主义者们一件事:什么是基督?基督就是圣灵。什么是圣灵?圣灵就是一个信众组成的人人平等、相亲相爱的社区,其中每个人都只有自己的自由和责任来达成它。从这个意义来说,圣灵就在这里。而在华尔街那里,有许多对异端的偶像顶礼膜拜的异教徒们。因此,我们只需要有耐心。我唯一担心的是:有一天我们都回去了,然后我们每年聚一次,喝啤酒、怀旧且感叹我们在这儿有过的美好时光。你们要向自己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发生。我们知道:人们常常渴望自己并不想要的东西。不要害怕去追求那些你们真正想要的东西。非常感谢大家。

{本演讲是齐泽克2011年10月9日在纽约祖寇地公园所作。}

译注:这里指的是《广电总局关于2011年3月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的通知》,其中说,“个别申报备案的神怪剧和穿越剧,随意编纂神话故事,情节怪异离奇,手法荒诞,甚至渲染封建迷信、宿命论和轮回转世,价值取向含混,缺乏积极的思想意义。” 在2011年三月底到四月中,这则新闻被西方媒介广为报道。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