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ford.jpg

现在你们许多人也许听说了多伦多市长罗博•福特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这位市长大人和几个贩毒分子谈笑风生、甚至窃窃私语;据说他还和他们一起吸食可卡因。在一段手机录像中,福特还对加拿大一个主要政党的年轻党魁满嘴喷粪,说人家是同性恋;他还对自己任教练的高中橄榄球队队员的种族出身大放厥词。

这家伙是什么人?他真的干了那些人们说他干过的事儿吗?虽然我们处在资产阶级政治荒诞世界的新自由主义时期,这样的事儿是不是有点,嗯… 出格?

福特其人

他是北美第四大城市多伦多的右翼民粹派市长。多伦多有近三百万人口,也是世界上文化最为多元的城市之一。

福特当选于2010年11月。当选前他担任了十年的多伦多市市议员。他的家庭来自加拿大资产阶级的主要集中区域,右翼政治倾向源远流长。他的父亲是九十年代安大略省(以下简称”安省”)进步(别被名字骗了!)保守党政府的部长之一。那一届政府对于安省政坛进行了重大的新自由主义重组,对穷人和工人阶级发动了攻击。福特家族拥有DECO标签公司。这是一家在多伦多和芝加哥都拥有基地的跨国标签和印刷公司。该公司生产供给日用品塑料包装使用的胶带标签,年销售额约有一亿美元。

福特和他的哥哥道格(多伦多市市议员)依然和进步保守党过从甚密,尽管该党在安省现在是反对党。该党党魁提姆•胡大科兜售美式工作权利法案【1】和大规模裁减公共部门工作人员和服务的政纲。不论下一次安省选举是什么时候,道格将是进步保守党的省长候选人。这对兄弟和加拿大首相史蒂文•哈勃在联邦一级的保守党政府关系紧密。福特兄弟和多伦多市的右翼主流媒体关系良好;他们还在一家右翼电台定期播出谈话节目。

福特就像在家庭聚会上那个性情乖戾、惹人厌烦的亲戚,在饭桌上打嗝和放屁,让所有人都觉得尴尬。然而,不知怎么地他居然成了家族的领袖。

作为市议员,福特把自己精心包装成一个”纳税人”的保护神,他强烈反对除了花在警察部门之外的政府开支,反对其它(那些没有他有钱的)市议员的办公室支出,反对任何反对城市扩张、建议用公共交通替代车辆的人。当他选区的民众投诉市政府官员和服务的时候,他坚持追查到底;这为他赢得了高效”维修工”的名声。他同时还继续在怡陶碧谷(多伦多市西部城郊)一所高中担任橄榄球队教练。

一直以来福特似乎总有些令人尴尬的反社会行为和小的违法行为。一次在观看多伦多枫叶队的冰球比赛时,他因为醉酒且对坐在他周围的观众出言不逊而被保安人员押解出赛场。还有一次,他在市议员的会议上扬言:不应该资助防止艾滋病的计划,因为”只有同性恋者才会染上”艾滋病。他还说,”骑自行车的人是眼中钉”且含沙射影地说他们迟早会受伤。数年来,他数次因为和毒品滥用有关的小违法事件而被指控。

当选市长后,情况更糟了。他2010年市长选举中的对手说他在一次政坛聚会时摸她的屁股。人们看到他驾车在高速路上时还在手机上读报纸。他在自己的青年橄榄球基金会一件事上被判存在利益冲突,但是他最终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大家都知道他经常性地因为要履行橄榄球队教练之职而从市政厅翘班。人们还发现:在他自己的公司五十周年庆典前,他让多伦多市市政维护部门维护该公司总部门前的路面和水沟。还有一次他和妻子发生”内部纠纷”而叫了警察。那份清单太长了,我不能在本文中一一列举。

因此这些吸食可卡因的恶作剧不过是罗博•福特漫长而悲哀的历史中最新的篇章罢了。

福特的群众基础

在2010年竞选市长的时候,福特采纳的是右翼民粹主义的竞选纲领。和这类政客的大部分人一样,他吸引了一定范围内的人口和政治集团:居住在与市区毗邻的地区的郊区民众,他们依然习惯于依靠车辆的生活方式;房地产、金融业等商业界的利益集团,他们希望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路线来重组多伦多市的治理机构,他们担心劳动力价格的问题,他们关注到新的领域投资的问题;关心税收和治安的小生意人;还有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人,很多人来自多伦多地区多元化人口中不同的种族。后者,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城郊核心地带的人们认同了福特反对(浪费在市中心区的)所谓”油膏列车”【2】的夸夸其谈,因为历史上他们的社区往往不被重视。

福特之反对缴税、反对政府出钱帮助穷人,以及他妖魔化(有工会的)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等都是为了吸引那些没有稳定工作和失业的人口;这类人把减税看作对自己微博收入的贴补。福特想要去掉的几种税,比如车辆交易税和购房税等,则触动了打工人口想要拥有私家车和房产的欲望。

像许多右翼民粹分子经常干的,福特还利用自己脾气暴躁、邋里邋遢的伪装,把自己设计成”平民出身的人”。尽管他个人的财富以及他和统治多伦多市和安省的经济政治精英分子的密切关系说明了他并非平民。他声称自己一旦当选将在不削减服务的情况下消灭浪费。

福特的胜选意义重大。他在多伦多市的许多地区(包括市中心区)、许多不同阶级、不同族群中都有支持者。在福特看来:胜选是对他推进右翼政纲的授权。

福特市长

过去两年,福特着手进行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他把多伦多城一半的垃圾回收行业私有化了;他取消了运输工人罢工的权利;他减少了公共汽车运营的线路;他强迫公共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关键性问题上让步;他拒绝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必需的庇护所;他反对在新的、多伦多急需的交通上投入资金;他辩称如果合适的伙伴关系能够形成的话,私营部门将会心甘情愿地买单。他反对任何新型的地面轨道交通,认为这是”向私家车宣战”。

在多伦多市,存在来自社会运动和工会对福特计划的不同形式的抵制。在市议会里面,也存在社会民主派对福特计划中度的反对。

但是在他任市长以来,他的无能、虚伪、令人恶心的行为和对持不同意见者的轻视态度甚至于让他的右翼盟友都感到愤怒和尴尬。这些人包括了市议会里一群右翼联合阵线的人,即所谓的中间派;还包括许多资产阶级最重要部门的权贵阶层,他们中许多人想要发起新的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入,但是这么做需要的征税却是福特反对的。

未来?

非常有可能发生的是:福特令人尴尬的最新丑闻标志着他的支持者联盟的主要成员撤出了,特别是大资本家里的支持者们及其媒体发言人;也许这一形势会迫使福特辞职,而他们会寻找新的人选来支持他们的议程。更有可能的是:福特会坚持下来,想办法巩固他最忠实的选民(他们看来不管怎样都支持他)的决心,同时期望在2014年的下届选举中能够分裂潜在的反对派(而获胜)。像福特这类政客在政坛生存上是有一套的。

社会运动和工会依然很软弱;社会民主派政客试图寻找机会用选举的方式挑战福特。不幸的是,多伦多市的社会主义左翼阵营数量有限且力量分散,目前不具备单独挑战福特的能力。

对福特的许多批评都集中在他的个人缺点上。要把目标指向他宽泛的政治纲领且解散这一纲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一根吸食可卡因的烟枪和一段模糊的手机录像带不足以把多伦多从福特毁灭性的右翼计划中拯救出来的。

{原文作者:赫尔曼·罗森菲尔德;原文发表于2013年5月20日《雅各宾》网站}

【译注】 1. 工作权利法案(right-to-work laws)是美国的一种法律;该法律禁止工会的工作稳定性协议,或者工会与雇主签订协议规定已成立的工会在何种程度上可以要求雇员(不论是受雇前还是受雇后)成为工会的会员、缴交工会费或者作为雇员条件的费用。工作权利法案不像听上去那样是为保证总体就业而设立的。

2. 油膏列车(gravy train)本意是很容易得来的不义之财,这里指福特批评的市政府的所谓”铺张浪费”。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