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多伦多星报》六月十二日报道:

一开始说要建,结果没戏;然后又说要建,结果又没戏。

但是现在联邦政府又一次提出在皮克林(Pickering)修建一座大型机场的计划——而反对派们也再一次做好了准备。

联邦政府说:这一座机场将在2017年动工,2027年通航。该提案是一个历经四十年的有争议的提案。

从1980年起居住在皮克林的玛丽•德朗尼说,”我哀痛欲绝;但是我也怒火中烧。我们准备好了要大干一场。”

德朗尼是民间组织”要土地不要机场(Land over Landings)”的创会元老之一。该组织的宗旨是保存农场的土地,反对任何类型的开发,以及希望能够保住150户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家庭。

本周一该组织听到了风声,听说联邦政府要宣布什么事,但是他们以为说的是胭脂公园(Rouge Park)的事。结果是令人震惊的消息:政府打算在四年内破土动工建机场。

联邦财政部部长吉姆•弗莱赫提说,”哈勃政府就皮克林的那片土地提出了一个负责的和均衡的开发和保存方案。”

“要土地不要机场”的几名成员在得悉此事后开了秘密会议。但是如今消息外露,用这个组织的话说,部队在集结中。

自1986年就住在此地的加布里埃•翁特曼说:”这是值得我们斗争的事情。当然,我想要继续我的生活,这事儿占用了我太多时间了。但是如今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是战士。”

短信、电邮和电话纷至沓来,人们在盘算什么时间集会、做些什么和如何再次赢得胜利。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1972年,联邦政府征用了皮克林北部的一大片土地,准备建机场。

由此揭开了地方与联邦之间长达41年的战斗。那时候,要土地不要机场名叫”人民重于飞机(People Over Planes)”。

他们发动了大规模的、形式多样的示威活动:有在公共场合”吊死”当年的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和省长比尔•戴维斯的示威活动,也有示威者黑袍加身、抬着棺材、一言不发缓 步在大学路向北走,到皇后公园去埋葬”自然母亲”的示威活动。

1975年9月24日,安省的少数党戴维斯政府通知渥太华:安省不需要也不想要另一座机场。安省本该为该机场铺路、安水管、建地下水系统等。戴维斯说:安省将拒绝提供以上设施。两天后,联邦政府决定搁置建机场的计划。

如今,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

“要土地不要机场”组织的成员正在用战斗的话语来谈论此事。

不住在皮克林,但是住在附近不远的帕特•瓦伦丁说,”敌人再次冒头出来;打仗没有对手很难打起来,现在我们又有了一个对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