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上周五,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了关于崔万•马丁一案判决的讲话。不少媒体报道称此举”令人惊讶”,他们认为奥巴马本不必就此事发表演讲的,但他选择了演讲的做法。究竟是什么事情让牛气冲天的美国总统如骾在喉不吐不快呢?

—-种族歧视。

17岁的黑人少年崔万•马丁被28岁的乔治•齐默曼怀疑且跟踪、最终枪杀身亡。这一事件发生在2012年,发生在美国出现了历史上首任黑人总统,许多媒体扬言"超越种族的”时代已经来临之后。

而事实上,崔万•马丁事件表明: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问题依然十分严重;严重到身为首任黑人总统的奥巴马感到难受的地步。因为身为一名黑人,他也曾被歧视过,也曾痛苦过、愤怒过。成为参议员后他的政治地位让其免遭或少受歧视,成为总统更进一步减少他被歧视的机率。但是美国社会总体上的种族主义依然根深蒂固。如果真的存在超越种族的社会的话,美国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要走。

奥巴马痛苦地意识到这一点。他指出,虽然美国新一代人对于种族的态度在转变中,"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了超越种族的社会,也不意味着种族主义已经消失。"

不仅如此,他还意识到:不釆取行动,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性质不会有变化。所以他在演讲中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意见。这些意见虽然不错,但是也有很大的局限。这些意见似乎把草根的、自下而上的群众运动视为不能带来实际影响的政治行为,而把重点放在了体制内自上而下的变革上。

问题在于:从种族主义体制,或者说种族歧视的现实中得益的上层阶级人士(白人占多数)为何要反种族歧视呢?

从这个角度看,奥巴马的三点建议有点像无本之木。相反,判决出来后,美国各地的群众抗议示威运动才让我们看到了反种族主义真正的力量所在。

许多年前,我在读硕士的时候,班上一位很強势的黑人女生在课堂上扬言:她打算攀爬体制内的阶梯,等到坐上高位之后再来推进社会变革。我疑心奥巴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看看他如今的高位和权势,他对于和自己肤色相同的美国黑人依然被歧视的现实又做了哪些实事呢?

和体制内自上而下改革的思路(或者可以称之为”改良”)相反,从古至今,一直存在着自下而上打破现存体制(或许可以称之为”革命”)的思路。虽然主流意识形态一再渲染革命之可怕,但是所谓主流,都是现存社会秩序的既得利益者。革命对于他们而言必然是恐怖的事。对于非主流、被边缘化、被底层化的人们来说,革命带来的恐怖未必比不革命维持的悲惨现实更可怕。

要反种族歧视,我们需要一切推动社会总体变革的力量。对于美国的有色人种来说,奥巴马总统自上而下的变革如果能落到实处,当然好;但是他卸任之后呢?或者,他的想法无法实现呢?已故的历史学家霍华德•辛认为,群众和群众运动才是推动人类(包括美国)历史前进的主要力量。要消灭种族歧视,动员和组织群众,积极推动自下而上的政治性运动,也许才是正道。

{本文首发于独立新闻网,原文链接在此 。}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