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本文首发于独立新闻网

 最近,互联网上一首名叫《亚裔女孩(Asian Girlz)》的歌曲激起了很大争议。有许多批评人士指出,这一音乐录影带除了在音乐形式上极为陈腐外,内容上更充斥了种族歧视与女性歧视,让人极为反感。许多评论称之为“最种族主义的”歌曲。

音乐录影带是洛杉矶一支名叫Day Above Ground的乐队在YouTube网站上贴出来的,结果互联网上骂声一片。该乐队被迫把这一录影带撤了下来。7月29日,他们又重新贴出来,同时登出了一段话作为对批评的回应(见下文第一个回应)。

音乐录影带的主要情节如下:一整支“迷你”版的乐队被关在一个鸟笼中。鸟笼外一个亚裔模特慢慢脱下了一本正经的服装,露出了里面的性感内衣和身上的纹身。鸟笼里的乐队唱着“黄色的大腿”、“眯缝的双眼”、“整夜从后面…”等轻佻不雅的歌词;在歌词的最后一部分,则是罗列一大堆白人对亚洲人的偏见,从“李小龙”、“云吞汤”、“炒饭”、“豆腐”到“春卷”,等等。与此同时,录影带同时给我们看每个乐队成员和某亚裔女孩约会的一系列宝丽来快照的镜头。最后,音乐录影带的女主角拿起鸟笼(和鸟笼里的乐队)到卫生间里和她一起玩泡泡浴。

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批评声浪中,Levy Tran,音乐录影带中的那个“亚裔女孩”,在其推特上对自己参与了该录影带的拍摄道歉,她说,“我真诚地向所有认为我让亚裔妇女倒退50年的人们道歉。我知道我失去了许多人对我的尊敬。那不是我的本意。”

而乐队本身呢,以下是他们的第一个回应(或辩护)。

“我们感谢所有的批评和支持。我们写的歌曲《亚裔女孩》不带任何恶意的、仇恨的或伤害人的意图。我们知道这首歌内容不雅,也确实比其它歌曲更加大胆。请理解:我们不宣扬或支持种族歧视或暴力。不论你是什么种族的、信什么教的、性取向如何,我们都喜欢你。我们删除了暴力的、不敏感的或者伤害人的评论,以及一条支持种族主义的评论;请尊重我们的决定。我们希望能够带着爱和安宁继续自己的生活。”

在这一道歉的企图失败之后,他们又试了一种不同的辩解:

“这首歌是我们,Day Above Ground乐队,嘲笑我们自己(以及很多很多男子)对于总是很可爱的亚裔女子的痴迷。这首歌把这一痴迷发展到荒唐可笑的地步,但是同时又是可爱和温驯的… 我们不是种族主义者,哈哈!我的意思是,看看我们的乐队,很多元文化的!那个戴着领结、可爱的贝斯手就出生于印度尼西亚,他可是里面最出彩的一个!!请不要把这一对地球上某些最美丽的女子半开玩笑的致敬歌曲看得太认真!你们会毁了它好玩的地方的!谢谢观赏,真的!”

听上去很真诚,不是吗?但是批评人士认为这支乐队是“最种族歧视的”的乐队。

那么,这首歌究竟是不是充满种族歧视内涵呢?

批评人士的共识是:这首歌的歌词充满了种族偏见,最常见的对亚裔人士的种族偏见比如“眯缝的双眼”,“鲨鱼汤”、“李小龙”等。

什么是种族偏见?就是把人归类的做法,把同一种族的人用一个或几个特征来概括,比如亚裔学生被认为死读书不交际的书呆子,华裔司机被认为车技很差,黑人被认为运动神经发达,华裔被认为都会功夫,等等。

于是有人说了:有的种族偏见也不坏,算不上种族歧视吧。比如,华裔人士会功夫、数学好,等等。这个看法很短视。正面的、甚至是积极的种族偏见也是种族歧视的一种形式。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所谓积极的种族偏见也会有消极的作用,比如,对于运动神经不发达的黑人、数学不好的亚裔学生来说,他们该对那些所谓积极的种族偏见作何感想?

更重要的是,把人归类的做法本身就是不尊重个人的做法。一旦个人被归入某个类别(不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个人就从活生生的个体被异化为非人。

如果你留心主流媒体可以看到,白种人被当作个体尊重着;而有色人种、少数族裔,不论是原住民、黑人、亚裔、拉美裔在很多时候被当作一个群体、一个类别来对待。所以,当“非典”爆发的时候,华裔就被歧视了,因为主流社会没有把华裔当作个体来尊重。当麦考林(McLean)杂志在封面报道加拿大的大学“Too Asian” (太亚洲化)的时候,亚裔大学生作为整体被歧视了,因为加拿大主流社会没有把亚裔学生当作个体来看待。当2001年911事件在美国爆发之后,美国的穆斯林人士整体被歧视了,因为白人主流社会对穆斯林人士整体的种族、文化、宗教上的偏见。而相反,当爱德华•斯诺登被美国人批评为“叛徒”的时候,没有人会把所有白人看作有“叛徒”的嫌疑。当我们听到某个白人是系列杀人狂或绑架犯的时候,没有人把所有白人归入“系列杀人狂”或绑架犯的类别。相反,媒体和公众倾向于把斯诺登、那些个杀人犯、绑架犯都看作个人。

媒体对白人与有色人种这一微妙的区别对待,说明了美加社会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的本质。

同样的,在《亚裔女孩》的音乐录影带中,那位可怜的亚裔模特不再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而变成了一个类别,变成了那些种族主义者(整个Day Above Ground乐队,也包括那个印度尼西亚出生的家伙)用他们的种族偏见刻画出来的一个类别。她被性感化、异国情调化和种族化了。实际上,这首歌和这则音乐录影带把所有亚裔女子类别化、非人化了。而这么做的原因就在于他们都是亚裔女子,都属于亚裔女子这个类别。

乐队成员的两份辩解更加说明了他们内心深处的种族偏见,特别是用其中一个成员的种族身份来辩解更是如此。在反种族主义阵营中,那个老掉牙的“我不是种族主义者,因为我有好多有色人种的朋友”往往证明了说这话的人种族主义的态度。还有,有意歧视与无意歧视都是歧视,只要是歧视就是反人道的,和你有意无意无关。

又一次,这不经意出现的一则音乐录影带证明了:美国种族主义根深蒂固,甚至深入到你不经意听到的一首歌中。作为有色人种的我们又一次被提醒:反种族主义任重而道远。

分享博文至: